要闻解说

移民大军压境奥德欧盟起分歧

音频 05:23
作者: 珍妮特
23 分钟

地中海偷渡的难民不断大批涌入匈牙利,匈牙利已不知所措,欧洲也跟着受震荡。但面对欧盟提出配额收容移民,成员国意见分歧。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五表态,愿意收容难民后,今天(5日),有近3千名难民从匈牙利抵达奥地利。

广告

奥地利警方今天(5日)说,约3千名难民搭乘一百多辆大巴士,从匈牙利抵达奥匈边境后下车,继而在大雨中徒步穿越边界、抵达奥地利;预料今天全天抵达人数将增加超过一倍。地中海偷渡的难民不断大批涌入匈牙利,仅今年八月,就有五万人涌入该国。

奥地利、德国因“情势紧急”,于周五4日晚上表示,接受在匈牙利未能搭上火车出发的地中海移民。

周五晚,一百多辆大巴士载着这些生活困顿却被困在布达佩斯的移民前往奥地利,某些人则打算继续前往德国。奥地利东部布尔根兰州警察局长多思科兹勒向法新社表示,有2500至3000人已抵达奥地利。他说,已住进尼克斯多夫音乐厅改装成的临时接待中心的约400移民,于破晓时分已经搭上第一辆开往西部大火车。他并指出,第二列火车即将出发,第二批的400人团正前往火车站。之前,雨下得很大,现在是毛毛细雨,这些人都全身湿透了。

截稿前的法新社最新消息指,德国当局表示,周六将等候匈牙利来的5000到7000难民。奥利里也宣布,等候一万名匈牙利来的移民。

在法新社周六报道第二批1000人的移民徒步从布达佩斯前往奥地利后,中午十二时半左右又快讯报导,另有500人也从布达佩斯徒步前往奥地利。

由于欧盟各国之间没有签证的限制,因此想前往欧洲其他国家的地中海难民因而借道匈牙利,让布达佩斯人满为患,仅今年八月,就有五万人抵达匈牙利。

一张相片改变情势

起初,对收容移民迟疑不决的欧洲,所以会出现态度的转变缘起于一张相片。那张叙利亚3岁小男童亚蓝(Aylan Kurdi)的脸趴卧在土耳其海滩上冰冷身躯的相片,周五很快传遍社群媒体,登上欧洲各地媒体头版,已沸腾了数月的地中海人道悲剧,终于打脸般地摊在世人眼前,导致人们的想法似乎开始改变。根据小亚蓝的父亲叙述,亚蓝的哥哥及母亲都因船进水而被淹死在海里。这相片可说迅速成为欧洲难民危机的决定性影像之一;如同当年越战中那张被火烧光衣服逃难小女孩的相片,转变了美国对越战的策略。
法国“世界报(Le Monde)”是唯一在头版刊登这张照片的法国日报,但政治人物立刻感受到冲击。数小时内,犹豫数週的法国和德国周五(3日)立即同意,欧洲联盟应实施具有约束力的成员国难民收容配额。

根据法国民调机构OpinionWay的工作人员容坝(Bruno Jeambart)表示:“有些事物会引发民众意见,使事情改变。”他指出,法国舆论的讨论直到现在对接纳难民都相当无法接受,尤其右派。他并认为,小男孩亚蓝的照片无疑已对政治界带来冲击,可能影响、改变政治立场。

同样受到这张相片震撼的还有英国民众,开始谴责首先卡梅伦对这些移民的不作为、不人道;英法加来欧洲之星隧道偷渡移民长期以来也汹涌不断,死伤频传。

根据英国周六报纸的社论显示,这张照片是重要转捩点,“泰晤士报”(The Times)指出,“民众对英国旁观者的形象出现了晚到的愤怒”。

匈牙利移民处理受奥地利警方质疑

奥地利奥国勃根兰省(Burgenland)警察局长多斯科齐尔(Hans Peter Doskozil)向路透社说,布达佩斯当局拒绝奥地利的车辆进入他们的领土,以便接走难民。匈牙利当局不顾奥地利建议可以将难民直接送至列车,或到(奥国设置的)庇护所,坚持只把移民车停在匈国领地,因此所有难民都必须再下车淋雨,穿过边界进入奥地利。”

这名局长还指出,搭载难民由奥国边境城镇尼开斯道尔(Nickelsdorf)开往维也纳的2列专门列车即将启动。

根据法新社现场记者报导,被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东方火车站多日的数千名移民,有超过1000人离开车站,希望走路到奥地利边界。

这批庞大的人群中,有人坐着轮椅,也有人拄着拐杖,还有些父母亲将小孩子放在肩上,所有人都准备徒步175公里前往奥地利边界。

路透社摄影记者也报导,数以百计的移民已开始从布达佩斯东方火车站(Keleti Station)徒步走往奥地利。

他们是在无法登上开往奥地利的火车后,开始用徒步的方式。当时,匈牙利已取消从布达佩斯开往西欧的列车。

就在欧盟理事会提出欧洲各国非配移民人数建议后,欧盟各国开始意见分区。尤其欧洲国家是以基督教为立国背景,许多人已经质疑,收纳这么多的穆斯林移民并不合适。

欧洲国家目前所分成的两个不同意见集团,反对集团是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ORBAN)为首的东欧国家。欧尔班自诩自脱离苏维埃联邦以来,努力不懈地维护匈牙利民族认同,他不赞成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接收移民意见。他的上述“欧洲是基督徒背景论”立刻受到如:斯洛伐克、捷克及波兰等邻国,甚至其他成员国的支持。这四国为移民议题另外举行会议。

欧尔班担心地指出,今天我们说“成千上万”的移民。明年,一下子就会变身“几百万”移民。最后,我们欧洲人会成为自己领头上的少数民族。

今年初以来,已经有超过30万移民搭船从地中海抵达欧洲领土,其中有2600多人葬身海底。

联合国难民署最高首长古特尔周五呼吁,欧盟国家分担至少20万庇护申请者。欧盟委员会建议成员国分摊接待12万难民。

奥地利外长库兹尔周六在卢森堡参加一项欧盟会议时呼吁欧盟国家要睁开双眼。他说,虽然周五晚,这个问题终于可以人道方式解决。但大家要睁开双眼看看,此时此刻欧洲是到了如此乱糟糟的地步。他还说:“我希望这能唤醒欧洲领袖们,不能再因循下去了。”

周五晚在布达佩斯火车站里,响起用阿拉伯语广播的呼叫声:“匈牙利政府免费为你们预备了大巴士,把你们载到最靠近奥地利边界的城市。”这个匈牙利火车站成了移民“过渡区”,杂乱、肮脏,到处可见临时搭建的避难所、帐篷;他们当中有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巴基斯坦及伊拉克的偷渡移民,还有五十多名其他国籍者。

德国政要斯泰因迈尔说“欧洲面对这个调整,无权分裂。这是另一个我们要团结一致面对的问题。” 一些非常强调宗教信仰的中欧国家,也面对一个矛盾,亦即:面对移民大军难以承受,但在宗教信仰上,又想做一个好的基督徒:有爱心、善心、乐于助人的基督徒。德国政府计划今年收容八十万叙利亚难民。

本身是牧师的女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天也说,德国就道德的及人权考量,要求欧洲各国消除彼此间的不信任,勿挑起彼此的仇恨。她呼吁,欧盟28国应该共同找出一个永久的人道救援机制。

与此同时,法国媒体周六指出,由于大批叙利亚难民涌入欧洲,法国打算改变过去仅在叙利亚境内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做法,准备进入叙利亚境内打击该恐怖组织。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