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赵越胜谈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后的世界(上)

音频 14:25
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解封之后人们开始上街购物
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解封之后人们开始上街购物 © JOE KLAMAR / AFP

法国五月十一日逐步解封,很多人都在预测,经过这么大一个疫情,从个人到国家到全世界,都会有些哪些改变。本台特约撰稿人赵越胜谈了他的看法。

广告

问:从个人到国家到全世界,您认为疫情会带来哪些改变?

答:你是抓新闻眼的内行,一定会注意到这个问题。看看世界各地的报纸,各类预测已经大量涌现,甚至已经有人预言,人们日常交往的习惯都会改变。比如法国人不再贴脸打招呼,而改成中国式的作揖了。我对这种预测最不关心,你问我,我就谈一点想法。有些是长久以来的思考,在疫情后更深入了,有些是新发生的事变,让人免不了会问,这会带来什么后果?其实只要你读世界史,几乎必然碰到人类瘟疫史。罗马帝国被史书详细记载的大瘟疫就有四次,但自公元300年戴克里先朝的大瘟疫,至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罗马帝国灭亡,还足足有一千多年的时间。美国生物演化学家贾雷德·戴蒙德有一部名著《枪炮、病菌与钢铁》。他在书中甚至断言,“不同民族之间相互作用的历史,就是通过征服流行病和灭绝种族的大屠杀,来形成现代世界”。戴蒙德给流行病下的定义是,“所谓流行病,在一个很长时间里,可能连一例都没有,然后是一大批病例,接着又有一阵子没有任何病例”。这是流行病的一般规律。马赛的那位Raoult教授断言,到了六月份新冠病毒就会消失。他作为地中海流行病研究所所长,大概是经验之谈。而且,像大家现在讨论的新冠瘟疫之后,是不是法国人把贴面的习惯都会改掉?我倒认为不会。因为人类习惯和遗忘的力量极其强大。法国人贴面致意的习惯,是玛丽·美第奇从意大利带来的。她当年嫁给亨利四世,到了法国发现,不论男女致意都是亲嘴,她不乐意,只愿意贴面,所以就改成了行贴面礼。这也是四百多年的习惯了。而一场流行病也不过几个月时间,长至年把。流行说的就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它不会让几百年的习惯就此消失。

问:而且你说的人的忘性,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人的天性。一解禁,大家可能注意,些日子就又恢复老习惯了。

答:当然,这前提是人们制止了新冠疫情的流行。对这一点我毫不怀疑。世界遭了这么大灾难,一定会找出彻底预防瘟疫重演的手段,比如疫苗的研发,现在真是一日千里的进展。但是瘟疫过后的世界,一定会有所改变。这个改变首先是政治上的,由此引发地缘力量和经济活动的一些改变。要说政治改变,就一定要认清这次大灾难的根本原因。现在全世界除了中国政府,基本上都认定这是一场人为灾难。我这里并不涉及病毒是不是从武汉病毒所泄露出去的,但从中国政府发现病症后所用的处置方法,就逃不掉人祸这个判断。它基本上就是一个字,瞒!直到瞒不住了。总结一下可以说,这是一场以维稳思维处理公共卫生事件所引发的人类大灾难。所谓维稳,有这么几条原则,一,从言论到信息传播到社会组织,绝不给人一丝一毫自由的空间。这次李文亮医生群组刚刚传播一点疫情消息,立即就被查办,而且在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就是为箝制天下之口,压制真实信息的流通,使防疫丧失了宝贵的时间。二,应对机制,不是由专业人员负责,而完全由党的系统操控,专业人员的意见,只在符合党的要求时才会被采纳。甚至专业人员的意见,也要符合党的要求,这才有了“未见人传人”这样危害极大的弥天大谎。三,党的系统不对国民负责,只对最高统治者负责,这就必然造成应对行动迟缓僵化。四,除了那些已被中共控制的国外组织,如WHO之外,严控其他外部力量的介入,哪怕是纯粹专业性的介入,把外部力量看作有碍稳定的因素,把有可能危害世界的流行病,看作有碍自己脸面的家务事。当前这届中共领导上台后,这种维稳的思维模式恶性发展,越来越具有攻击性,所以可以判定,这次瘟疫的世界大流行的主要原因,恰恰是中共领导所自豪的所谓中国治理模式。正是这个模式,给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带来空前灾难。

问:确实现在世界舆论多把这场瘟疫称病毒,并且对专制制度在全球化中的危性,有了相当的共

答:所以要谈疫情过后世界的的变化,你说的这一点就是最大的变化。这个发生在国外的变化,一定会在国内引起变化。我想中国内部的变化,就是在政治上进一步回归毛时代的一些做法,甚至在文宣领域,刻意鼓励文革返潮。这我们从对“方方日记”和支持方方的人,以及对一些有良心的知识分子的文革式围剿中,已能看出端倪。这一届领导人上台以来,中国社会明显非邓化、亲毛化,这是同一个逻辑。我想这和最高领袖的价值取向是一致的。看他的路线取向,最重要的是要懂他所念念不忘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究竟要说什么?用中共自己的话说,“初心”就是共产党建党的宗旨,也就是实现共产主义。他们说,“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传承红色基因,忠于马克思主义”。其实,中共离马克思远得很,喂养它的真正乳汁是列宁、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本人的思想,是在其中加入了一些法家思想的元素。所以可以说,当今中国最高领导人,是一位忠于列斯毛思想的原教旨主义者。他掌权八年以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所确立的党的政治路线,已被悄悄改掉,现行的政治路线在一些关键点上重复了毛泽东的路线。当然这和这一代领导人的思想素养分不开。应该说这一代人没有接受过完整的教育,在他们青春勃发,最需要接受知识的时候,他们只能得到毛在文革中提供的那些思想,使他们的思维模式深深打上了红卫兵的烙印。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最高领导人本人的语言风格中看出来。因为语言的结构反映出思想的结构,用拉康心理学的术语说,它甚至反映人的潜意识解构。所以最高领导人讲话,常常会熟练地使用一些我们在文革中听惯了的习语、套语,而这类语言的背后是一整套思想路线。所以中国在疫情之后,会使一些先前就开始了的变化,更为明确。这些变化,可以从当年毛喜欢采用的措施中推测一二。这些措施主要表现在政治领域,因为经济上中共党内的那些负责经济的官员知道,回到计划经济是死路一条。况且党内权贵在市场化中获利巨大,也会抵制经济上的毛化。但是中共会通过政治手段,牢牢控制住私有经济的命脉,比如在私有企业中成立党组织,来控制私有经济的行为。所以在政治上毛化的氛围下,中共完全操控私有经济。我想这些政治手段不外乎实施更为严酷的控制,言论和思想空间进一步收窄,党对社会实施全方位管控,大力发展高科技,利用其监视社会与民众,使监控更有效率,动员社会中的左倾力量,和社会底层的义和团情绪,甚至打造一支网络红卫兵。从疫情以来,中国互联网的情况看,这群人已渐成气候。并且会不遗余力地加大个人崇拜的力度。近来习主席已经比肩孙子,下一步超越孔圣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问:确实主席不忘初心的表是很明的。去年他去圣彼得堡,特意去参了阿芙乐尔号巡洋

答:你提的这件事儿,确实很典型。他去参观时对普京讲,“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所以阿芙乐尔号对我们中国人意义非凡,很重很重”。从他不断强调很重很重,你就可以看出他对十月革命一往情深。所以他在苏共垮台后说出那句“更无一人是男儿”,这反映出他青少年时代心中的理想,也反映出他手握重权后要拯救红色江山的骑士情怀。不过很可惜,他对俄国历史,对苏联历史的认识,仍停留在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练成的》那个时代。他对普京的思想也欠清醒的判断,似乎他的幕僚没有人告诉他,普京对十月革命早已嗤之以鼻,而俄罗斯早已不是苏联了。先不要说俄罗斯那部相当完备的肯定民主制度的宪法,只要看过2017年十月革命100周年时,普京在俄国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揭幕式上的讲话,他也万不该在普京面前夸十月革命。普京早已把那段包含大清洗的历史看作俄罗斯民族黑暗而悲伤的历史。俄国人把这座纪念碑修在卢比尔扬卡广场,就是前克格勃总部旁边,他们将这座纪念碑称之为“哭墙”。普京在揭幕的讲话中,引用索尔仁尼琴的话,“了解、记住、审判,然后原谅”。普金说,“我们再也不会回到那个黑暗的时代了”(上完)。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