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中國/體育

ESPN:經調查NBA中國學校存在虐待學員現象

觀看NBA比賽的中國球迷資料圖片
觀看NBA比賽的中國球迷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作者: 弗林
18 分鐘

美國娛樂與體育電視網(ESPN)7月29日發表報道指,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在中國開設的籃球學校被爆有年輕學員遭到體罰與退訓等不當對待事件。報道並形容這些NBA在中國的籃球培訓中心是“運動員的血汗營”(a sweat camp for athletes)。

廣告

報道稱,該計畫於2016年啟動,是NBA對外戰略的一部分,目的是在一個癡迷於籃球的中國市場中發展本土球員。NBA近年來在中國市場的快速發展使NBA(中國)成為了一家價值50億美元的企業。 採訪中,大多數前僱員都是以匿名的形式發言,因為他們擔心損害未來的就業機會。 報道指,NBA官員要求現任和前任僱員不要與ESPN對相關事件加以談論。 在給一位前教練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一位NBA公共關係官員補充說,“請不要提及NBA已經建議您不要回應(採訪)。”

報道還提到,當NBA決定在新疆設立一個籃球學校時則遭遇了很多問題。聯合國人權官員和國際媒體多次指出,新疆有一百萬維吾爾等少數民族被關押在當局口中的“再教育營”中。消息人士說,在當地工作的美國教練經常遭到騷擾和監視。一名美籍教練曾三次被在沒有原因的情況下拘留,而他們作為外國人的身份則無法在當天獲得住房的安排。一名前NBA僱員更是聲稱,他在新疆的工作環境猶如“二戰中的德國”。負責國際運作的NBA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譚惠民(Mark Tatum)在接受ESPN採訪時表示,NBA正在對該在華學校計畫進行“重新評估”,並“考慮其他機會”。

這些NBA的在華學校被指是在中國政府運營的體育設施中展開的。就在上周,NBA首次承認其關閉了在新疆的籃球學校,但在被記者追問時,譚惠民則拒絕透露人權問題是否是其中的一個考慮因素。他談到在中國開設的籃球學校的項目時說,“我們不得不謙虛一些。” “我們在這裡學到的教訓之一是,我們確實需要提示進行更直接的監督,並且在需要的時候進行適當地人員變動的能力。”ESPN的記者表示,他們是在去年NBA發生火箭隊莫雷事件後開始了相關的調查。NBA球隊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去年曾通過推特轉發支持香港示威者的圖片而引發了一系列的NBA在華風波。

根據NBA學校官網的資料顯示,這些籃球訓練學校的球員年齡在14至18歲之間。ESPN還援引一些匿名的籃球學校工作人員的說法,聲稱學校的球員遭到教練的毆打,被安置在惡劣的條件下,且學校沒有給球員提供受教育的機會,這違背了籃球訓練學校與NBA建立關係時的承諾。一位曾在中國為NBA工作的美國教練將這一項目形容為“運動員的血汗營”。據悉,至少有兩名教練出於他們認為對年輕球員虐待的不滿而離開了崗位。

三位消息人士告訴ESPN稱,在觀看中國教練擊打一名少年球員後,他們其中一人提出要求並獲得了調職。另一位美國教練在合同到期前就離開了工作,因為他發現學校里缺乏教育的態度不合情理,並稱“我無法繼續每天上班看着這些孩子們,知道他們最終會成為出租車司機”。

消息人士稱,在這些學校開放不久後,多名教練曾向NBA副總裁,負責NBA(中國)國際業務的施格睿(Greg Stolt)和在中國的其他NBA官員就學員們受到的身體虐待和缺乏教育的情況進行抱怨。他們指,目前尚不清楚這些信息是否傳遞給了紐約總部的NBA官員。 NBA則拒絕讓施格睿對此發表評論。

兩名前NBA僱員分別告訴ESPN稱,各學校的教練定期猜測有關信息是否已被告知NBA總裁蕭華(Adam Silver)。 一位前教練聲稱,“我說,'如果蕭華出現在這裡,我們都會立即遭到解僱’。”上文提到的NBA副總譚惠民稱,“聯盟收到了少數有關中國教練曾虐待球員的投訴,並立即向當地官方表示NBA對於這種行為持有‘零容忍’的政策,其與我們的價值觀背道而馳。”他並指,這些投訴在當時並沒有上報到紐約總部的官員們,包括他本人和蕭華在內都不知情。

譚惠民說,“我可以告訴你,學校運動員和參加我們項目的每個人的健康和安康都是重中之重。”他向記者提到了四起發生在NBA中國籃球學校中單獨的事件。儘管他稱,其中只有一例是經由一名NBA員工正式提出過書面報告的。而在另三個事件中,教練們曾報告他們目擊或聽到了有關身體虐待的消息。 第四起事件涉及一名身體出現熱衰竭的球員。他續稱,“鑒於我們能做到的監督有限,我們竭盡所能了。”

三個曾為NBA在中國工作過的消息人士則告訴ESPN,中國教練對球員的身體虐待比譚惠民所提及的事件更為普遍。對於這一項目,NBA從發展聯盟和美國大學聯賽中挑選教練和體能訓練師將他們派往中國的籃球學校工作。 一位前教練說,曾目睹過一名中國教練在零距離將球扔到一名年輕學員的臉上,並“腳踹他的肚子”。這名前教練說,“想象一下,你有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一個40歲的成年教練在打你的孩子”。其稱, “我們是(這一現象)的一部分。NBA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文章並提到,中國的教練員,特別是老一輩人習慣用體罰和虐待作為訓練和懲罰球員的一部分。

據三位消息人士稱,這個問題在NBA中國的各個籃球學校中十分普遍,以至於(美方)教練們反覆向包括施格睿在內的NBA中國官員詢問,如何處理他們所認為是對球員的身體虐待。教練們則被告知要向位於上海的NBA辦公室提交書面報告。 一位教練說,他在提交報告後再也沒有遇到過任何問題,但其他教練則說,這種虐待還在繼續。

譚惠民則表示,“我們不對當地教練們負責,我們沒有這樣的權力。” 他說,“我們沒有監督當地教練,學術課程或生活條件。可以公平地說,我們的參與程度少於我們想要的程度。”他並指,事後看來,NBA可能“有點天真”,以為這種結構給了聯盟足夠的監督。報道稱,在新疆,球員們住在狹窄的宿舍里。房間是為兩個人準備的,但是一位前教練說,通過在房間中放置雙層床,有時一個屋子會住着多達8至10名球員。

球員們每天要訓練2到3次,並且很少進行課外活動。 NBA教練和官員們開始擔心,儘管文化課已被宣布作為學校計畫的支柱,但體育局並未提供正規教育。當球員(有些年僅13歲)不進行訓練,飲食或睡覺時,常常不會受到監督。一位教練說,訪問中國的NBA官員在得知NBA學校的球員沒有上學時,似乎顯得措手不及。

NBA制定了一項安排,通過該安排,NBA浙江學校的球員可以在當地一所國際學校接受教育。但是在新疆或是山東的類似努力都沒有獲得成功。這一超長篇報道還包括其他很多內容,是由曾獲得過普利策獎的《華盛頓郵報》前記者史蒂夫·費納魯(Steve Fainaru)和其兄弟瓦達(Mark Fainaru-Wada)進行的聯合報道。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