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社會

前無古人,散戶抱團向華爾街發動互聯網“金融起義”

網民製作的電影《大空頭》與該事件主角遊戲驛站合成圖
網民製作的電影《大空頭》與該事件主角遊戲驛站合成圖 © 網絡圖片

新年伊始之際受到全球關注的重大話題頗多,這些事件卻在近日無法蓋過一場正在發生於華爾街的革命。如果說四年前,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打着平民主義和經濟民族主義的大旗,開始了對美國傳統政治建制派的歷史性衝擊,不少觀察家則認為,目前正在美國股市上發生的散戶抱團對大投資人和對衝基金的討伐,其歷史地位或將不亞於四年前的那場革命。

廣告

如果您是曾飾演過電影《蝙蝠俠》的好萊塢巨星克里斯蒂安·貝爾(Christian Bale)的影迷,您一定看過2015年上映的講述華爾街的投資人們,如何在利益和貪心的驅動下造成了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的電影《大空頭》。這部電影以改編真人真事介紹了在美國房地產業的巨型泡沫破裂前,有發現問題的敏銳投資人,如何通過做空房地產類金融產品在危機中從華爾街的銀行們手中大賺一票的故事。誰能想到在那場全球金融危機發生的近13年後,有着成千上萬的散戶也開始了一場歷史性的針對華爾街投資人和大型對衝基金地討伐。

故事大約是這樣發生的,遊戲驛站(GameStop)是一家美國的電子遊戲連鎖實體零售商。如果您生活在美國,您一般在購物商場都能看到這一向顧客出售遊戲及其周邊的商店。但隨着線上遊戲下載平台和亞馬遜等線上訂購平台地快速發展,遊戲驛站這一依靠上世紀經濟模式盈利的公司也在近年來越發受到互聯網發展地衝擊。這一可以說是“老古董”的公司股價也一直呈現頹勢。加上2020年的新冠疫情爆發,公司更是雪上加霜,不得不永久性關停近500家門店。

遊戲驛站在現實中業績暗淡的趨勢也引來了諸多華爾街對衝基金的注意。坊間傳言,不少對衝基金已經在做空遊戲驛站的股價。做空是股票期貨市場常見的一種操作方式,操作為預期股票期貨市場會有下跌趨勢,操作者將手中籌碼按市價賣出,等股票期貨下跌之後再買入,賺取中間差價。但近日發生的令這些橫行華爾街數十載的精英投資人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一次金融大佬和他們的對衝基金不但沒有得逞,還翻車了。

近日,遊戲驛站的股價並沒有按照做空機構們所希望的那樣不斷下跌,忽然卻成為全美最熱門的投資對象,股價從1月12日的19美元,29日當天收盤309美元,其股價在過去兩周中曾一度暴漲了1000%。關於到底發生了什麼,最簡單的解釋是,這場“韭菜”起義的“大澤鄉”起始於著名網絡貼吧Reddit網站的“華爾街下注”(r/WallStreetBets)版塊。相關報道指,該板塊日前傳出了多家大型對衝基金正在做空遊戲驛站的消息,有好事者便在該論壇上呼籲網民集中資金擡高遊戲驛站的股價而與這些華爾街巨頭們進行對賭。

相關報道指,在股價暴漲之前,做空遊戲驛站的機構非常多,據FactSet的數據顯示,遊戲驛站的空頭凈額一度達到股票流通量的138%,一度成為美股市場上被賣空最多的上市公司。美國時間1月26日盤後,世界首富馬斯克發布了一條推文,高呼“Gamestonk!”,並附帶了“華爾街下注”板塊的鏈接。馬斯克的推文,給原本瘋狂的行情再加了一把火,27日盤前遊戲驛站的股價最高飆漲至143%,股價一度升至360美元/股。28日美股交易時段,遊戲驛站股價更是一度漲至483美元的歷史新高,隨後經歷17次熔斷,最終收跌超過40%。此前,華爾街知名大空頭——香櫞曾對遊戲驛站發表看空報告,認為其合理股價只20美元。

投資遊戲驛站股票的呼聲則得到了大規模相應,散戶們以集體大規模的方式,指定擡高遊戲驛站的股票價格來“軋空”,也就是快速擡高股價,使做空投機者們不得不以高價買入,從而獲取暴利。這些散戶們在通過互聯網抱團後,誘使那些下注的大型對衝基金落入圈套,後者本想做空遊戲驛站股價的企圖因此並未得逞,而且還遇到了一場前所未有的“金融起義”和沒有硝煙的階級鬥爭後所帶來的巨額損失。華爾街精英們長期對資本市場的掌控也讓這些散戶們在這次的革命中喊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呼聲。

但為什麼網民們能跳過傳統的投資門檻來直接投資股票,甚至影響股市,這則離不開他們對“零傭金”的在線券商羅賓俠(Robinhood)等新型軟件的嫻熟使用。這種所謂“對決”情況在舊時往往被認為是不可能的。因為雙方資本力量實在過於懸殊。不過,疫情加速個人生活高度網絡化。散戶在論壇上聽取投資建議、作出買賣動作等個人投資面向也高度網絡化。過去一年,羅賓俠等新創網上零售證券應用程式迅速盛行,加上網絡論壇催化討論,令以往難以想像的散戶協調方式變成可能。

這次散戶的抱團出擊令至少兩家做空遊戲驛站的華爾街對衝基金“繳械投降”。隨着媒體的集中報道,以羅賓俠為代表的各大券商交易平台紛紛暫停暴漲股票的交易,除了遊戲驛站之外,其他在“華爾街下注”板塊中被點名要集中投資的諸如AMC、黑莓等暴漲股票也被限制交易,投資人只能賣出現有的倉位而不能買進。“華爾街下注”板塊的服務器還一度被封,理由是其違反了反仇恨言論政策,而非交易行為。

與此同時,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等親華爾街媒體也開始質疑,散戶們抱團哄擡股價的作法是否合理合法,並指涉嫌操縱市場。參與這次“金融起義”的“華爾街下注”板塊的一名用戶則發布了一封公開信,寫給被迫平倉遊戲驛站空頭頭寸的對衝基金Melvin Capital、CNBC以及所有該論壇板塊用戶。信中這名散戶斥責以Melvin Capital為代表的華爾街機構,稱他們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給數以百萬的普通民眾製造了莫大的苦難,卻沒有受到任何懲罰,反而得到救助,如今又公然非法做空遊戲驛站這樣的股票,沒有從危機中吸取絲毫教訓。

該散戶還指責CNBC受大企業的贊助,為他們發聲,將散戶的熱炒遊戲驛站等個股“妖魔化”,稱這類媒體吹捧機構是短視的牟利行為。現在,散戶就是在把握一生難得一次的機會懲罰這些機構。其支持者強調,華爾街巨頭們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他們質疑羅賓俠等在線券商與對衝基金們同流合污。

一些民眾相繼前往華爾街抗議,還有人向法院提出集體訴訟,指責羅賓俠“操縱市場”。據《紐約郵報》29日報道,當天有幾十名抗議者聚集在紐約股票交易所外,抗議羅賓俠限制交易的行為,其中有人喊道“無恥”、“吃了有錢人”。報道稱,這些人舉着“向華爾街交易收稅”的標語,大聲喊着“我要我的錢,現在就要”、“我們要自由市場”。

對此,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們怎能放任這個機會不管,例如紐約州眾議員,左派激進人士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呼籲國會對羅賓俠應用展開調查。AOC在周四發布的推文中稱,羅賓俠阻止散戶投資者購買遊戲驛站和黑莓等公司股票的決定是不可接受的。另外,她還表示,如果有必要她會支持舉行聽證會。AOC是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的成員,該委員會有權對股票市場和證券與交易進行更廣泛的監管。

右派激進人士,代表得克薩斯州的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則轉發了AOC的推文,並罕見地表示自己完全同意她的說法。特朗普的兒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也發推文批評稱,“不到一天時間,大科技、大政府和企業媒體就開始行動起來,開始合謀保護他們在華爾街的對衝基金好友。這就是一個被操縱的系統的樣子,夥計們!”羅賓俠首席執行官弗拉德·特內夫(Vlad Tenev)28日則否認這家券商是空頭對衝基金的“幫兇”,並稱限制購買一些遭遇集中投機交易的股票“是為保護公司和我們的客戶”。

特內夫告訴CNBC記者,“我們面臨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凈資本要求和清算所存款需求。我們必須把這些錢存入多家不同清算所。其中一些要求隨市場波動而變化。在當前情況下,這些要求變化顯著,因為社交媒體病毒式傳播的這些股票波動相當大,並且顯現許多集中行動。”他同樣否認其公司出現流動性問題,稱公司借貸是出於防範。彭博新聞社當天報道指,羅賓俠公司借款至少數億美元。報道認為,對於一家幾個月前估值為大約120億美元的企業而言,這筆貸款數額相當可觀。貸方包括摩根大通公司和高盛集團。

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提到的電影《大空頭》的原型人物布里(Michael Burry)去年4月就在新冠疫情導致的市場暴跌期間大膽出擊,買入了價值約1500萬美元的遊戲驛站股票。布里旗下的賽恩資產管理公司(Scion Asset Management)在當時披露,以每股2美元至4.2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境況不佳的遊戲驛站的5.3%股份(3400萬股),總計花費約1500萬美元。不過,監管文件顯示,布里在遊戲驛站股價真正開始爆發之前就開始出售他的股票了。截至去年9月底,他已經出售了一半的持倉,還剩170萬股,而且很有可能在進入年底前進一步減持了倉位。

同樣就這一話題,電影《華爾街之狼》的原型人物貝爾福特( Jordan Belfort) 28日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表示,他認為現在進場對一些散戶而言非常危險,“實際上一般人能通過炙手可熱的股票來賺錢,但卻也很容易全部虧損。”他說,“這確實是一種改良後的拉高出貨騙局,因為它歸根究底肯定會回落。遊戲驛站並沒有以任何合理的基本價值進行交易。”

貝爾福特警告稱,“切記,每當市場上漲時,遊戲驛站都會上漲,這將使得下次上漲變得越來越難,因為市值是不可持續的。”對此,他還形容參加派對尾聲的人,通常會是最大受害者。他也認為目前法律很難證明 “華爾街下注”版塊正在進行非法活動,儘管所謂倡導團結在理論上可以被看做屬於非法,但他仍懷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會試圖以此為由提起訴訟。

值得注意的是,得克薩斯州檢察長帕克斯頓(Ken Paxton)29日公布,發出13份民事調查要求(CID)函,調查了解有關禁止購買某些個股、對交易某些公司的股票要求提供更高的保證金,以及暫停網上聊天平台活動的事宜。他在推特上寫道,“今天,我將對羅賓俠、@discord展開調查,還有那些為了華爾街精英利益而操縱我們自由市場的對衝基金。”他稱,“美國的經濟應該是透明的,公開的。本周寡頭集團的協調腐敗表明它不是。我將幫助解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