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全球连线

陈增涛:中国拖不起 尽快解决是回应贸易战上策

音频 11:33
中美贸易报道图片
中美贸易报道图片 网络
作者: 法广
30 分钟

中美新一轮贸易洽谈无果、APEC峰会或成就的“习特会”泡汤,为中美贸易战短期解决又添悲观,中国是否可以寄盼“共克时艰”、“熬过贸易战”制胜?以史为鉴,美日贸易战可以获得哪些借鉴?如何走出当前的困境?一位曾在中、法、港执业过的财经业界人士陈增涛先生向本台谈他的看法。

广告

法广:有提出要“熬过贸易战”,时间是否对中国有利?

陈增涛:“熬过贸易战”这个说法我觉多很可笑,我不是为美国说话,我们分析一个事情的时候最好现实一些,你说怎么样“熬”?对于中国政府的有些智囊团来说,可能会觉得11月份有美国中期选举,如果特朗普共和党输了的话,他就会很头疼了,得不到共和党支持,民主党也会向他发难,因为他有 “通俄门”等等,可能使特朗普到时候会焦头烂额,就不会与中国打贸易战了。我想他们是完全错了,这么多月来中国的智囊团不停地误判了中国与美国这次贸易战的原因,没有分析清楚了解清楚为什么会打贸易战。

“俢昔底德陷阱”解释中美发生贸易战原因

其实发生贸易战的原因很简单,如果熟悉古希腊历史,可以知道有一个叫俢昔底德的历史学家,他在分析希腊本土战争时,曾说,如有一个老大,如果有个老二来挑战老大的时候,两者之间很容易会发生战争,这叫做“俢昔底德陷阱”,我说,很可能中方把美国逼得太厉害,一不小心,战争就可能发生。

为什么中美会打贸易战?第一,打贸易战,实际上不是美国与中国打,而是中国已经与美国打了很久了,不过美国由于有两任总统,一位总统由于没有时间,本身也不是一个政治家,即小布什,他在任时碰上911, 为此给中国很大的空间,能够自由发展…,中国在进了WTO之后,有一些没有遵守贸易规则的地方,美国也没有怎么理会,因为美国自己都顾不过来,所以就没有太多理会到中国。再加上后来的八年碰上一个非常软弱的总统,就是奥巴马总统,他太过软弱,有时候中国欺负他,他就觉多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举个例子,他去杭州参加会议(G20)时,杭州的官员竟然不给他下飞机时铺红地毯,后来他也无所谓,给一个非常低阶的官员这样来“欺负”,居然也就算了,不与你过不去了,因为他太软弱。

特朗普“有一套”

到了特朗普的时候,中国人觉得他是个商人,所以有什么事情,比如他说要解决贸易的问题,认为给他甜头就行了,反正他是商人,可以很容易收买,大家都好来好去,给你点好处就过去了,所以为特朗普的女儿在中国商标注册、特朗普访问中国时请到故宫“好好招呼”一下….。但是特朗普到底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他实际上是很厉害的,一开始我也觉得他没怎么样,后来感到他真的是“有一套”,是一个有头脑的人。他这次决定了要打开中国的市场,他所讲的也是比较简单的,就是要公平贸易,不是要占你的便宜,而是要公平。但是中方因为以前太容易了,就好像特朗普也曾说过:你们这帮人都被奥巴马总统惯坏了,不看看现实的问题,以为可以忽悠过去…,他说了好几次(类似的话),但中方没有听到这一点。

日美“广场协议”的借鉴

美国实际上也不是真的要特别对付中国,在很多年前就(与日本)有一个“广场协议”,那是大约在1980年代,那时日本对于美国也有很多贸易顺差, 美国就与日本谈判,后来不是说美国赢了,而是日本最终觉得如果不与美国签损失会更加大。之后,日本经济经过了多年的不景气,也有称作“丢失的20年或者30年的”等等,就是因为这个“广场协议”。在我看来,这么解读也不是非常到位。为什么日本经济后来发生问题?因为之前日本的外散性经济,再加上后来日本房地产泡沫爆了,(都与之相关),不可能把这些都算到美国人的头上。美国那时也就是要求日本不要进口到美国过多,其实美国是否真的要解决贸易问题?也不见得。因为美国人就是喜欢消费,自己又不生产,美国不在日本生产也会在其他的地方生产,但是那时有一种说法,是说日本太厉害,传东京的房地产甚至可以把整个美国买下来,日本太强大了,所以美国人就有点怕,觉得这个老二会追上来等等,美国觉得应该和日本好好把这个问题解决。

法广:这个情况与现在很像。

陈增涛:与现在的情况完全是一样的,现在情况还更加严峻。因为日本还是比较守规则的,尊重知识产权,但中国不会,也不是全部不会,但会做些小动作;也并不是说是政府的行为,企业就这么干,可能政府也管不了,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美国到日本投资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到中国,就有金融业不开放等等,所以诸多问题比日本当年对美国的问题更难,更加要解决。再加上中国还是一个专制政治,有很多国家企业,政府大量地给予补贴等等,使得美国感觉:如果有一天中国用举国之力来与某个美国企业竞争的话,就会失败。所以特朗普现在要好好地与中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中国目前情况比日本当年更加严峻

特朗普的视野并不是长远的,他是个商人,希望彼此做一个deal(交易、 协议),签一个合同就行了,解决问题了,他不会看得很远。但是中国没有看到这一点,如果中国看到这一点的话,解决了这个短期的问题,实际上会有利于发展长期的东西,但是现在(贸易战)打了一段时间之后,美国朝野、共和党也好,民主党也好,再加上美国的精英慢慢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他们已经差不多下了决心,要好好地对付中国了,把中国看作一个竞争敌手,所以与日本的情况还不一样,现在中国的情况比日本当年严峻得多。

中国拖不起,尽快解决是回应贸易战的上策

法广:在这种情况下,您分析未来贸易战走向如何,会有几种可能?

陈增涛:我想我不是算命先生,很难看得到,不过现在来说,美国特朗普是先手,就像围棋中的先手一样,他先下了一步棋,就要中国中南海来回应。回应可以分上、中、下三策。上策对我来说,是不要等到11月份,也不要拖了,美国可以拖,中国拖不起,美国不要说总统是四年制,希望拖四年,拖到11月份中期选举失利就可能放弃….,我觉得(这种可能)是不会的。上策应是尽快地把这个事情解决。

但是这个可能性非常低,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人在与美国谈判的时候,把谈判的内容分为三部分,一部分仅是贸易。我向你多买些货物,不是要减少对美贸易顺差吗?这个很容易,对中国、对美国来说都很容易。第二部分是知识产权等等,中国人说,我们需要好几年来谈判这个事情,(我说)你就别好几年了,你送个大礼给他,其实也不是送礼,你给他不就好了吗?了结了一个事情,这样就爽快了,彼此谈话就有了契机,比较容易谈了,这一点中国可以做得到。还有第三点,是最困难的,包括市场的准入等等议题。我想可以送一部分,对于国家非常重要的、涉及保护金融稳定的要抓住,这种情况下我想美国也会放一手,特朗普也不想真的把贸易战打下去,因为打下去对他寻求第二任期没有什么好处。

这是上策,但是(实现)的机会很少,最理想的是中国在表面上好像是吃亏了,让步了,实际上是以前拿来很多很多东西,比如我拿了你100元,(现在)还给你80元,也就是这么回事。

但是对于中南海来说,最重要的实际上还是保持政权稳定,如果真的想保持这个政权稳定的话,我想这(尽快解决)才是上策。

感谢陈增涛先生接受本台采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