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公务员大规模参与罢工 拒为军政府工作

广告

(法新社仰光26日电) 公立医院被弃置、政府办公室熄灯、火车未驶离车站…尽管生命和生计可能面临风险,但许多缅甸公务人员拒绝为军事执政团工作,希望藉由瘫痪政府部门,来迫使军方交出权力。

以假名接受法新社访问的公立大学讲师提达(Thida)表示:「军方必须证明他们能像政府一样做好治理国家的工作。但如果我们…公务人员拒绝工作,他们夺权的计画就会失败。」

自1日发生军事政变以来这3周,提达拒绝继续她在网路上的授课。她加入最先由医疗人员发动的全国大罢工,之中许多人已躲起来逃避当局追捕。

从首都到港口,民间企业停工使得办公室和工厂空无一人,并迫使许多银行分行关门。

然而公务员纷纷加入抗拒行列,才真的开始让军事执政团紧张。

没有这些公务员,政府无法收税、寄出电费帐单、进行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筛检,或仅仅是让这个国家维持运作。

由于疫情造成经济衰退与外资减少,缅甸原已看似将出现金融危机,如今情况更令人忧心。

缅甸公部门大约有100万员工,目前仍不清楚有多少人参与罢工。

根据一项群众外包(crowdsourced)调查,缅甸政府所有24个部会都有人参与;而联合国的缅甸特别调查员也估计,约有3/4公务员参与罢工。这些人缺席工作岗位正冲击整个缅甸。

政变领袖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将军本周表示,近1/3医院不再运作。

国营媒体23日报导,敏昂莱斥责不愿意执行任务的医疗人员,他并暗示,仍在工作的医生和教师将很快会收到现金奖励。

一位医生告诉法新社,人力不足代表他的医院必须拒绝新的病患。但医疗人员已成立「掩护小组」,专门为遭当局开枪而受伤的示威者提供紧急治疗。

一位分析家表示:「军方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公务员参与罢工,导致国家机器停摆。」由于缅甸军方至今已逮捕超过700名批评者,因此这位分析家要求匿名。

他说:「不合作运动要造成影响,不一定得依靠所有机构都参与,而是要靠主要机构瘫痪军方取得税收,以及发送到全国机构的能力。」

政府瘫痪的程度今天会更为明显,因为缅甸军方的所谓国家领导委员会(State Administration Council )在这一天必须支付全国公务员薪水。

负责支付政府人员薪水和退休金的缅甸经济银行(Myanmar Economic Bank, MEB)因为罢工而陷入困境。但国营媒体却驳斥政府发不出薪水是「没有根据的谣言」。

有个迹象显示军方领导人愈来愈感不安,就是国营媒体几乎每天都对公务员喊话,要他们回到工作岗位,否则面临法律制裁。此外,当局也连夜逮捕参与不合作运动的人。

缅甸经济银行的员工表示,参与不合作运动的公务员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曾领导1988年反军事统治示威的敏哥奈(Min Ko Naing)呼吁政府员工继续罢工。他在脸书(Facebook)表示,这是迫使军方下台最重要的因素。

但是这项策略也必须付出个人代价。在可预见的未来,大学讲师提达可能领不到薪水,她说:「我有一些存款,将先拿来用。我了解,要对抗军事执政团,我们必须做一些牺牲。」

已有一些协助公务员的团体成立,包括对他们提供粮食和住所。此外,被罢黜的文人政府也誓言,一旦民选政府恢复执政,将会补偿他们失去的薪资,这也让包括提达等人燃起希望。

提达说:「我并不担心失去工作,因为我坚信,缅甸一定能重建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