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民调:多数美国人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

音频 05:06
作者: 古莉
15 分钟

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在俄罗斯圣彼得堡20国峰会期间表示,他下周二(9月10日)将向全国发表讲话,阐述军事干预叙利亚的必要性,呼吁惩罚阿萨德政权对人民使用化学武器的行径。但奥巴马这个任务将很艰巨,因为目前美国所有民调都显示,大多数美国人不同意美国军事介入叙利亚。

广告

美国选民向国会议员施加压力,表明这个意向。

民调:多数美国人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

本台驻华盛顿记者普尔泰(Jean-Louis Pourtet)周五发回报道说,美国国会众议院下周一复会,议员们将前往华盛顿开会讨论奥巴马政府军事打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选项是否站得住脚,并进行投票表决。

此前,美国参议院的外交关系委员会已在9月3日通过授权政府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的决议。但这个决议规定美国对叙动武时间不得超过90天,并禁止美国地面部队进入叙利亚境内。现在奥巴马政府等待国会众议院的投票结果。

然而到目前为止,美国人向议员们发出明确的信息显示,大部分选民都反对美国对叙利亚进行任何形式的武力干预。那些表示自己会投票支持奥巴马对叙动武的议员们受到民众的语言攻击。特别是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力主打叙利亚的资深参议员麦凯恩在集会中受到了与会民众的敌视。

一名叙利亚裔女基督徒表示,她担心叙利亚反对派中的盖达势力上了台,将比阿萨德政权更坏。她说,“够了,我们不能再让叙利亚人流更多的血,不能将叙利亚变成另一个伊拉克或阿富汗。”

尽管这名妇女是在捍卫叙利亚的基督徒社群,而这个社群大多是阿萨德政权的拥护者。但是她反对美国军事干预叙利亚的立场体现了大部分美国人的观点。

而这样的民意是美国国会议员们,特别是众议员们所不能忽视的,因为明年是美国众议院选举年,参议院部分议席也将更换。议员们必须顾及自己选民的意愿。

法新社今天发自华盛顿的报道说,美国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的因素很多,包括2014年的议会选举,还有伊拉克的教训以及纯粹为了反对奥巴马而反对等等。

反对力量主要来自三方面:

一是与茶叶党同属一脉的共和党极端保守派。这一派认为,美国没有任何理由去掺乎叙利亚的内战。代表人物是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Paul)和眼科医生肯塔基(Kentucky),这些人的口号是“首先顾美国”。

第二部分反对派是美国民主党内部的反战议员。他们过去对伊拉克和利比亚战争都投了反对票。这一次仅仅为了坚守其“反战原则”,也准备投反对票。这部分议员具体人数有多少?现在还不知道,但2011年6月美国干预利比亚战争的投票情况可作参考,当时在192个民主党议员当中,有70人投了反对票。

第三部分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的力量是原本主张干预的议员。这些人在共和党与民主党两派议员当中都有。他们这次之所以反对军事干预叙利亚,是因为他们认为军事干预的时机已被错过,本应该在1年前就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而现在美国如果轰炸叙利亚,很可能有利于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坐大。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麦考尔(Michael McCaul)就是这一派的代表之一。他在上周三质问美国国务卿克里:你考虑过在阿萨德政权倒台后,叙利亚的政治真空由谁来填补?他认为,美国打击叙利亚很可能让伊斯兰激进分子从中得利,给该地区留下严重后患。

明年国会选举的民意压力

美国国会众议院的全部435个议席以及参议院中100席的35席,都将在明年11月换届选举。而在明年11月之前,这些到期换届的议员们还需经过初选的考验。特别是美国共和党人很担心他们被更右翼的茶叶党抢走选票,因此不会不考虑到其选区反战的民意。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