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

跌入谷底的魁北克独立运动

音频 05:39

4月,加拿大漫长的冬季即将结束,而对魁北克独立运动来说,政治上的寒冬刚刚开始。在4月7日的省选中,主张独立的魁人党遭到了自1968年建党以来最惨重的选举失败,在125个省议员席位中仅占30席,选民支持率跌至25%,创历史新低,从魁人党分离出去的魁北克未来联盟以不谈统独只谈经济的策略为自己赢得了22席。戴马雷家族支持的联邦主义政党魁北克自由党获得70个议席,其领袖、新任魁北克省长库雅(Philippe Couillard)在被问及“魁北克主权运动是否死亡”时明确回答“主权是一种思想,而思想是不会死亡的”,不过他就相信在魁北克“分裂已经结束,和解正在到来”。

广告

执政18个月的魁人党发动此次选举是想改变少数党执政的弱势,争取多数席位,其明星党员、独立派传媒大亨佩拉多(Pierre Karl Péladeau)高调参选,声称胜出后立即公投,导致多数选民把票投给了主张留在加拿大的自由党,连魁人党党魁、省长马华在自己的选区里都败给了自由党对手。加拿大《国家邮报》称这不是继1980和1995年两次独立公投后,魁北克人第三次对独立运动说不,而是魁北克独立运动连续遭遇的第22次失败,其中包括两次独立公投,七次联邦大选和十三次省选,在这22次选举中,主张独立的魁人党从未获得超半数选民的支持,在03年的省选中,魁人党喊出一千天内公投的口号,结果获得33%的选票,07年省选,魁人党提出尽快公投,结果支持率跌至28%,魁人党也由第一大党沦为第三大党,4年后,代表魁北克独立运动的联邦政党魁人集团在联邦选举中也遭遇惨败,以四个席位由众议院第二大反对党沦落到失去主要政党地位,而在1993和2004年它曾占有54席。

公投是主张独立的魁人党成败所在,最近一项对7万名中学生的调查表明,只有17%的人支持魁人党,这与1995年第二次公投时校园飘满独立旗帜形成强烈反差。在此次选举中,18岁至44岁的选民多数支持自由党,对魁人党的支持来自55岁至64岁的选民,这说明魁北克年轻的一代已不热衷独立。此外,独尊法语的政策和导致族群分裂的价值宪章也加速了魁人党的溃败,它曾规定25至49人的小企业以法语为工作语言,甚至闹出了要求把意大利语面条PASTA改成法语的笑话,在双语教育问题上,自由党主张从小学6年级开始强化英语教育,魁人党的反对引起家长们反感。13年9月,魁人党政府向省议会提交《魁北克价值宪章》草案,提议禁止教师、医生、法官、检察官、警察和托儿所雇员及政府公职人员佩戴面纱、小圆帽、头巾和大十字架等明显的宗教饰品,包括穆斯林在内的民众为此走上街头抗议,令魁北克社会面临严重分裂,支持和反对宪章者旗鼓相当,选后有分析认为这一提案至少令魁人党失去了包括少数族裔和英语人口在内的20%的选票。

此次败选并未改变40多年来屡受挫折的魁人党在主权问题的立场,前魁人党籍省长朗德利强调“主权主义者应继续走向独立”。魁北克大学政治学者拉姆罗(Andre Lamoureux)认为选举失利并不代表独立运动死亡,未来魁人党要扩大群众基础,争取青年和少数族裔的支持。

前魁人党籍省长吕西安的弟弟、魁北克社会和历史学家热拉尔•布沙尔(Gérard Bouchard)提出重新塑造魁北克的七大核心问题,这位哈佛大学加拿大问题客座教授在戴马雷家族属下的《新闻报》上撰文,从经济与社会、发展与环境、公共事务和私人领域、魁北克与全球化等角度阐述在他眼中具有远见的魁北克重塑政策,他希望魁北克社会能避免激进,重新找到平衡,并要求魁北克人在“认同魁北克及认同多元文化”这一问题上进行严格的集体反思。

本期《当今世界》是由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特约记者潘卫制作,感谢收听。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