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版《国防战略》中俄被列为主要竞争对手

音频 09:51
国际纵横
国际纵横

听众朋友,美国国防部最近发布了新版《国防战略》,这是十年来美国首个新的国防战略报告,明确宣佈美国要恢復军事竞争优势,新版的最大特点是强调“国家间战略竞争,而非恐怖主义,现在已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忧患”,并将中国、俄罗斯列为主要的竞争对象。

广告

《国防战略》是美国三个最重要的战略指导性文件之一,去年12月,特朗普已经发表了新的《国家安全战略》,这份文件是美国政府总体国家安全态势的指导文件。而《国防战略》则是以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名义签发,主要描述五角大楼在《国安战略》框架下的目标;稍后,还将由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签发《国家军事战略》,这份文件将进一步阐述五角大楼如何落实《国防战略》。

新版《国防战略》在其非机密概述部分称, “中国是使用掠夺性经济学来胁迫其邻国,同时在南海地貌实现军事化的战略竞争者” ;“中国和俄罗斯正在体系内损害国际秩序以获取利益,同时削弱原则和‘路规’。”《国防战略》指出:“现在日益清楚的事实是,中国和俄罗斯想要重塑世界,将世界纳入其‘威权主义’模式的轨道  同时‘攫取干涉’其他国家经济、外交和安全决策的权力。” 关于应对中国的崛起,新《国防战略》中称,“中国正通过军事现代化,影响力行动,以及‘掠夺性’经济手段,来‘胁迫’其邻国,重塑印太地区的秩序,使之对自己更加有利。中国正在持续提升经济和军事力量,并将此上升为全国性的长期战略。它将继续推进军事现代化项目,并试图在近期内建立印太地区的单方面优势,最终在未来取代美国,掌握全球优势。本《国防战略》的长期目标是将我们两国、两军导向交流和互不侵犯的关系。 关于俄罗斯,新《国防战略》中指责俄罗斯颠覆破坏东欧国家,并认为其近年来大力增强核武库是对美国最显著的挑战。

该国防战略报告确定五角大楼的目标是,“支持国家安全战略,做好準备保卫国土,保持在世界上超羣的军力,确保有利于美国的力量平衡,推进国际秩序最有益於美国的安全与繁荣。与中国和俄罗斯的长远战略竞争是国防部的“首要优先”,要求更多持续的投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关学院就新国防战略举行专题演讲时,称这个战略“很适合这个时代”,他强调这是大国较量的迴归,同时也要处理当今世界其它威胁。他说:“ 大国竞争,而不是恐怖主义,现在是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焦点。” 马蒂斯说,美国面临著像中国和俄罗斯等大国的更多威胁。他强调,美国要以力量来保证通过外交解决问题,保存和平,从而给盟友以信心,而这种信心来自确保“如果外交努力失败,美军会获胜”。他也强调了盟友体系和美军与盟友并肩作战的重要性。

据美国《防务新闻》报道称,负责国防与战略力量发展的副国防部长科尔比说,这份文件的核心是:“将国防部的核心转为确保美国对中俄的优势地位。”但他同时表示:“这不意味着战略冲突,但这个战略意味着我们认清竞争已经开始的现实,以及强调‘好篱笆带来好邻居’的重要性。”他同时说,虽然在文件中的地位下降,但并不意味着美国会放弃反恐行动,“只是我们需要用更低的成本来进行反恐战争。” 科尔比表示,美国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美国相对於中国和俄罗斯的军事优势在销蚀,如果不应对,最终会损害美国威慑侵略和胁迫的能力,危及美国与盟友羣所承诺的自由开放的秩序”,这个战略“旨在阻止中国和俄罗斯的进攻行為,阻止他们使用胁迫和威逼手段来推进他们的目标,损害美国的利益”。

据透露,新版国防战略著眼于建设更加致命和机敏的美军部队,从“后沙漠风暴”模式转型,寻求关键能力现代化,创新技术和行动概念,以寻求“在所有领域的主导性”。战略也要建设“无与匹敌的盟友和伙伴族羣,将来还要寻求新的伙伴”。美军官员表示,五角大楼所以需要新战略是因為中国和俄罗斯过去25年一直在研究美国战法,试图阻止美国最先进的军事优势,所以美国要反制俄罗斯和中国的“反介入和区域阻绝”方法。美军联合作战部队必须做好準备“竞争、威慑,如果必要,战胜对手”。 经歷了紧缩开支的五角大楼再度提出了推进美军现代化的重要性,特别强调要将其核能力、太空战和网络战能力现代化,同时实现指挥和控制体系现代化,增加新的情报监控侦察能力。马蒂斯在讲话中,强调“胜利不属于首先开发某种新科技的国家,而是首先将它更好整合到系统中,并首先快速将其融入战法的国家”。

《金融时报》 的文章指出,面对日新月异的技术进步和中俄日益咄咄逼人的姿态,美国现在需要把精力集中于应对较大规模的常规冲突,推动军力现代化。内部人士表示,五角大楼新的防务重点将推高要求增加国防开支、加强白宫支持的军备建设的呼声。一位了解该文件起草过程的人士表示:“这份文件必然超越奥巴马政府国防战略  非常明确地承认,我们正处在一个大国竞争的时代,而对美国构成最大挑战的两个国家是俄罗斯和中国。另一位人士表示,“考虑到中国和俄罗斯的投入,文件试图让美国的防御建立在更具竞争力的基础上,” 并补充说,该战略的意图是,“在中国和俄罗斯做了投入、寻求利用对自身有利的非对称战争手段的领域,增强美国的竞争力”。专家们警告称,尽管美国拥有优良的军事装备(美国有11艘大型航母,中国仅有两艘),但五角大楼越来越容易受到对手专门针对美国发展的特定能力的攻击。

前五角大楼官员、现在供职于智库兰德公司的戴维•奥切曼尼克称:“我们可能输掉下一场战争。”他去年曾就北京和莫斯科在军事上的快速进步在美国国会作证。他指出,“中国和俄罗斯在实战(技术)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这是我国军队在后冷战时代从未遇到的,”他提到了两国已经造出了数千颗可以打到美国空军基地的高精度远程导弹系统,还有可能威胁美国空中优势的外国战斗机。奥切曼尼克说,“通过网络战和电子战,他们有可能威胁到我们的天基系统,扰乱我们的指挥和控制,这是复杂的现代军事行动的大脑。”

特朗普提出的预算案要求将防务部门的基础预算提高到6030亿美元,只比2016年提高3%,少于2010年阿富汗站战争打得最激烈时的7700亿美元。国会已经批准了数额更大的2018年国防预算,为7000亿美元,但这依然受制于5490亿美元的支出上限。作为整体预算协商的一部分,这一上限尚未被解除。

一些批评人士表示,发展军备对抗其他大国可能导致军备竞赛,这只会使核大国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上升。反对扩大军备的全球安全基金会的主席奇林乔内表示,中国和俄罗斯要在军事上缩小与美国的差距“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说,“我们的军费要比排在后面的10个国家加起来还多,其中包括中国和俄罗斯:我们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能力最强的军事力量。” 他补充说,就算中国“可能”要建造第三艘航空母舰,也无法与拥有11艘大型航母和9艘较小航母的美国航母舰队相比。奇林乔内表示,“俄罗斯人正在研究一些有趣的新武器,但不管是武器的先进程度还是数量,他们都无法赶上我们,”

北京方面,中国国防部在强烈抨击美国的国防战略报告,指责这是一份“冷战色彩极浓”的报告。中国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1月20日称,美国的国防战略报告罔顾事实渲染中国军事威胁。他说,中国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无意称霸争霸。他还说,中方在南海部署必要防卫设施属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而某些国家打着航行自由旗号耀武扬威、横行霸道。有中国军事评论员认为,所谓”长期战略竞争”,事实上也是此前美国正式文件对于“冷战”的正式描述,从这个角度看,美国的新国防战略也可以描述为:重启冷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