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政治

新冠病毒究责 专家:经济和安全手段逼中国谈判

Vol de chauves-souris en Birmanie, le 1er mars 2020
Vol de chauves-souris en Birmanie, le 1er mars 2020 © Ye Aung Thu, AFP
作者: 法广
10 分钟

在新冠病毒起源问题上,中国越来越处于重压之下。多国政府都要求北京公开、透明地处理病毒起源问题。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新冠病毒疫情图,去年12月在中国武汉发现的新冠病毒已扩散到187个国家或地区,通报近327万起确诊病例,并造成约24万人死亡,欧洲和美国成为重灾区。

广告

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Anadolu Agency)5月1日引述英国和美国专家就对中国适用的国际制裁所作评析。其中,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法律专家阿姆斯壮(Samuel Armstrong)认为,有多达10种法律途径可以针对新冠病毒而控告中国。

他说:“相关法规要求某国就疾病出现大流行的事态向世界卫生组织(WHO)进行通报,并于72小时内分享特定资料。中国显然没有尽到此一职责,这将会是任何控诉的核心基础。”他表示,选项会因审判地点在国内或国际而异。

阿姆斯壮指出:“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2005))”是任何可能的原告会据以着手的国际法关键文件。

由于经济损失的计算有其复杂性,他认为,如何将损失量化,这会很困难,对开发中国家而言尤其如此。据估计,光是七大工业国(G7)的损失就达到至少4千亿美元。

他表示:中国将试图不去理会这些追诉,在可能情况下对管辖权进行抵制,这从中国在国际海洋法法庭(International Tribunal for the Law of the Sea)的纪录不难得知,中国败诉却对判决不予理会。

阿姆斯壮强调:“为了追究中国的责任,举世必须让中国发现,不接受将会更得不偿失。任何法律追讨都得靠经济和安全手段,把中国逼上谈判桌。”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史塔克顿国际法中心(Stockto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w)教授克拉斯卡(James Kraska)指出,拿新冠病毒造成的冲击能否告得成中国,这要依赖各国对于外国主权豁免的态度而定。

他说:“在美国,外国享有主权豁免,除非该国进行商业活动,否则不能够告上法院。”

克拉斯卡指出,中国将会基于它本身是主权国家而回避管辖权,除非它同意接受裁定的约束。他指出:“中国违反国际卫生条例课以的法律义务,没有通报病毒在中国境内的真实程度。中国蓄意隐匿资讯,因而危害到其他所有国家。”

他认为,中国将不会接受指控并且主张病毒是自然产生。克拉斯卡表示:“中国声称自己对于自然产生的病毒没有责任,但是中国的罪责在于它隐匿病毒的作为,没有针对它具传染性和致命性的影响采取透明态度,导致各国风险大为增加。”但他提到,即使国际法院针对新冠病毒而裁罚,共产党国家中国也不会尊重法治。

美国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华尔希外事学院(Walsh School of Foreign Service)教授米勒(Paul Miller)对于有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因为新冠病毒而告成中国抱持怀疑态度。他认为这是政治事件,不是法律事件。

米勒指出:“各国可能以限制贸易关系、点名羞辱、在联合国通过决议、对双向旅游作出限制、将双边关系降级或采取其他象征性手段来惩罚中国。但是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有意义或是具有强制力的法律机制可以让哪个国家用来反制中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