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来鸿

中国的北极金矿收购案

音频 04:51
Podcast
Podcast © FMM

今年5月山东黄金集团以2.074亿加元收购加拿大金矿一案,现正处于加拿大联邦政府审查阶段,此收购案因为涉及疫情期间、中国国企、北极地区和矿产资源等多重敏感因素,在加拿大国内备受争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月发出的中国北极投资警告,也为中国收购加拿大北极金矿带来不确定因素。

广告

2019年生产黄金32290盎司的希望湾金矿(Hope Bay)位于加拿大人烟稀少的努纳武特地区,距北极圈仅160公里,由一个驳船码头通过潮水连接具有高度战略性的西北通道进入太平洋或大西洋。今年5月8日买卖双方通过视频分别在济南和多伦多签约,一星期后加拿大前情报局长理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就提醒渥太华认清北京控制关键金属和矿物资源的战略,严格审查这一北极金矿收购案。他认为尽管黄金不是加拿大和美国关键矿产战略的一部分,但黄金是动荡时代的避险投资,还广泛用于核电站和核武器设施的控制系统中,对世界经济非常重要,他甚至认为有必要把黄金纳入关键矿产战略。5月18日加拿大《环球邮报》指中国在加拿大收购金矿,令担任过哈珀和杜鲁多两任总理国家安全顾问的法登担忧“中国人似乎对监管门槛非常了解,而且正处于监管门槛之下”,他透露加拿大国家安全机构对中国“低于监管门槛”谨慎投资加拿大的做法越来越关注。

加拿大矿业协会会长皮埃尔·格拉顿(Pierre Gratton)表示由于山东黄金集团是中国国企,收购案已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如联邦政府最终否决,则是“发出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即加拿大严重担忧中国国企收购加拿大的资源产业。卡尔加里大学军事、安全和战略研究中心北极问题专家罗伯·休伯特(Rob Huebert)指加拿大应该假定中国国企在加拿大的每项投资都有战略意义,因为“这完全是一带一路的一部分”。不过他认为该交易可能会被批准,因为加拿大别无选择,很难拒绝。

休伯特所谓的“难以拒绝”大概指的是“黄金是一种投资产品,而非国家安全产品”,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全球政治与国际法项目学者迈克尔·拜尔斯(Michael Byers)称这次中国只是想在加拿大北极地区寻找赚钱的机会,“交易的商业属性、小规模金矿和必须获得因纽特人的合作以及位于西北通道深水路线之外”是这一收购案有可能获得联邦政府批准的有利因素。《努纳武特新闻网》指希望湾金矿收购条款中有一特别内容涉及因纽特人,因为努纳武特地区土地谈判确保了因纽特人拥有诸如希望湾等矿产丰富地区的土地。拜尔斯相信因为条款确保了因纽特人的参与,联邦和地区政府才不会担心金矿会变成中国工人的作业区。拜尔斯是《谁拥有北极》一书的作者,他认为这一收购“警示了加拿大人,一波新的收购潮正在到来”,加拿大对来自中国的投资要“小心谨慎”,但“不是关门“,加拿大与一百多个国家有经济关系,它们并非都是民主国家,“中国是新兴的经济超级大国,加拿大需要找到与之合作的方式,做到既获利又自我保护”。

加拿大《环球邮报》认为“因疫情压低了交易价格,渥太华会对期间的外国收购加强审查”。联邦政府将评估此次收购对加拿大是否会产生“净利益”,并将研究工作机会、收入以及对当地土著社区的影响等因素。政府还将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对交易进行审查,如果怀疑该交易可能损害国家安全,则会根据《投资法》第25.3条对交易进行更彻底的审查。加拿大过去曾以安全为由拒绝交易,其中包括两年前中国交建以15亿美元收购加拿大建筑巨头爱康集团(Aecon Group)的交易。自2012年以来,根据投资法第25.3条,渥太华已审查了22项外国收购交易,其中14项中国公司收购案中的绝大多数被否决或被中国公司主动撤回。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