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避国内禁令 新加坡女性纷纷赴海外冻卵

广告

(法新社新加坡4日电) 尽管数十年来新加坡政府为了拉高生育率,发放生育现金津贴、提供已婚夫妻生育治疗补助,但去年新加坡生育率仍降至历史低点的1.1人,低于全球平均生育率2.4人。

虽然倡议人士表示,冻卵可能有助提升生育率,当局依然仅允许特殊状况的女性冻卵,例如需进行癌症治疗的女性。许多国家则不需任何医疗理由,就允许女性冻卵。

以新加坡一家广告公司高阶主管艾莉卡(Erica,假名)为例,她因为工作繁忙,目前对于成家没有多余心思,因此决定赴马来西亚冻卵,规避国内禁令,让她能够晚一些生孩子,近年来赴海外冻卵的新加坡女性越来越多。

现年40岁的艾莉卡说:「(禁止冻卵)对这里的女性相当不公平,没有给新加坡女性在40多岁生小孩的机会,因此她们觉得自己在30多岁就必须定下来了,因为时间并不站在她们那边。」

但在社会风气保守的新加坡,政府和宗教团体都对冻卵可能鼓励女性延后结婚和生育表达疑虑。

女性生育能力通常在30多岁开始下降,但冻卵可以让她们未来有怀孕的机会。

艾莉卡不是新加坡人,但拥有永久居民身分,往来马来西亚吉隆坡5次进行谘询,36岁时决定在吉隆坡助孕中心(KL Fertility Centre)进行取卵手术。

吉隆坡助孕中心表示,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大流行关闭边界前,来诊所进行取卵手术的新加坡人日益增加,一年有3到6名来自新加坡的女性进行冻卵。除了马来西亚以外,新加坡女性也选择赴泰国和澳洲等国冻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