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台湾学者严震生谈卡扎菲政权垮台之后

音频 11:57
卡扎菲资料照片2009年11月16日
卡扎菲资料照片2009年11月16日 路透社
作者: 夏榕
26 分钟

班加西的反对派用了5个月的时间推翻了非洲强人卡扎菲的统治,掀开了“后卡扎菲”时代的序幕。利比亚先前在卡扎菲统治的42年当中,长期处于无党派、无议会的国家形态,军政大权都集中在“革命领导人”卡扎菲一个人的身上。虽然卡扎菲一手把利比亚变成了非洲头号强国,但是国内贫富差距悬殊,部族矛盾凸显,失业率居高不下。在过去的42年间,“革命领导人”在绝对权力下日益腐化,成谜的钜额资产更使得他成了这个国家最大的“蛀虫”。有消息说,估计卡扎菲在海外的资产可能高达500亿美元。

广告

因此,当班加西的民众决心进行新一轮革命时,卡扎菲用枪口回应了民众的诉求,这种背离并伤害人民的做法也就替他敲响了丧钟。相较于此前突尼斯、埃及的“软著陆”,利比亚反对派是使用武力彻底地进行了一场革命。不过,革命之后的利比亚一盘散沙,“全国过渡委员会”并无合适人选出任国家元首,这使得利比亚的政治局势格外令人担忧。为此本台特地邀请到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美欧所研究员严震生教授,来谈一谈利比亚当前情势。

法广:利比亚反对派现在已经把领导机构从班加西迁到首都的黎波里,那么是否可以说卡扎菲真的就无法东山再起了?

严震生:我觉得很难,以伊拉克为例,萨达姆垮台后,虽然他藏匿了一阵子但最后还是被绳之以法。除非卡扎菲流亡海外,或是回到南部的家乡,休养生息后再回来,但现在他身处风声鹤唳之中,这两者看来都不太可能。他的第三种选择是真正藏起来,不过能藏到何时?萨达姆一年后被捕,本拉登十年后也被狙击而死。因为不可能不对外接触,然后身边能信任的人越来越少,尤其现在又有赏金,他周遭的人,或者为了利,或者为了获赦,保命,都有可能出卖他,他留在利比亚其实并不安全。对他最有利的还是流亡海外,只是卡扎菲不同于过去伊斯兰教领导人,他现在的选择并不多。之前本阿里到了沙特阿拉伯,更早被推翻的阿明也去了沙特,不过,卡扎菲并不受阿拉伯世界的欢迎,他只能考虑拉丁美洲的盟友--古巴或是委内瑞拉。但现在看起来这两个地方也不是他最想去的地方。因此,流亡海外的选择不多,留在国内继续奋战的机会也不大,甚至他在逃亡过程中,就需要担心会被亲信出卖了。

法广:本来就想请您分析卡扎菲目前的选择,那他不可能与国际恐怖组织有所联系吗?

严震生:国际恐怖组织本身平常也在藏匿当中,除非像是伊朗与西方世界作对的国家。但问题是只要有人提供奖金,你身边能信任的人就很少,到国外也一样,另外就是说,他一离开利比亚,就会被国际法庭通缉,那更容易被抓到了。像是利比里亚被通缉的泰勒,他虽然成功到了奈及利亚,最后还是被引渡到海牙受审。因此卡扎菲到海外会有当地人为了奖金线报,还有国际刑警有权逮捕他,卡扎菲与其儿子都受到国际通缉,处境其实满危险的。

法广:那他和他的家族还能把利比亚石油的控制权掌握在手里吗?

严震生:恐怕很难了,因为利比亚的石油大部分在东边,他的家族则在西南方,那里虽然有石油但量不多,现在比较希望的还是,有一个国际协商的结果,让他能有个像流亡海外的出路,以便结束利比亚动荡不安的局势,终止内战。让利比亚早日进入重建,不仅是产业、都市民生的部分、还有宪法,需要修宪建立新的政府,需要选举等等…一连串我们所称的后冲突社会的整体重建工作。那今天如果一直抓捕不到卡扎菲,或者这个程序没有走完的话,那么我相信利比亚重建的工作就很难开始。

法广:利比亚会不会变成第二个伊拉克?

严震生:伊拉克有个号召,那就是“反美”。当时是美国强用武力不是伊拉克人民起义将萨达姆政权推翻,因此后来伊拉克境内萨达姆的支持者就可以用反美的理由集结起来对抗美军。利比亚的情况不太一样,虽有有北约的空袭以消除卡扎菲的制空权,当没有地面部队,没有外国势力的直接介入,看起来,就是利比亚本身的人在掌控政府,但接下来的挑战当然是有,因为目前握有大权的部族主要来自东边,原来就与西边有些隔阂,将来他们必须启用西边部落的人,变成一个比较大的联合政府,也必须与卡扎菲的家族作出区隔,以避免出现区域对抗,以及部族之间的冲突,不过在没有外国势力介入之外,应该处理上会容易一些。

法广:卡扎菲在华人世界也颇为知名,您觉得他 倒台对亚洲会有什麽样的影响?

严震生:当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周遭比较左倾的教授,那时对他的评价还不错,将卡扎菲认为是反美帝反西方资方主义的开发中国家的英雄。我相信在60年代他刚开始执政时,到70年代,他都还是做得不错的,利比亚的人民教育程度是非洲最高的,人民授命也是最常的,贫富之间的差距刚开始也不是那么大,但都是因为长期执政的结果,造成腐败,然后家族势力介入,由于感到不安,开始采用压制手段。卡扎菲倒台,就会让这种“父家长式“的政权,受到考验,人民会开始产生质疑,例如北朝鲜领导人难免开始担心。也就是说,受高压统治的人民开始觉醒,英雄崇拜的时代会渐渐过去。另外,之前普遍认为以伊斯兰教为主的国家与民主社会相冲突,现在这个理由也站不住脚了,我相信,亚洲原本不是民主的国家,也都会变变产生变化,迈向民主。

各位听众,在下次节目中,严震生教授将和我们继续就卡扎非政权倒台对于中国、台湾的影响等方面深入交谈,欢迎您届时收听。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