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浅谈曼德拉的精神遗产

音频 05:44
作者: 肖曼
16 分钟

南非前总统纳尔逊 曼德拉 2013年12月5日在家中去世,享年95岁。尽管这不是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但全世界都为曼德拉逝世而感到悲痛,好像同时送走了一个时代,送走了一个最能代表人类自由理想,道德勇气,牺牲宽容和解精神的伟人。

广告

曼德拉的名字,已经成为一种精神的象征。他首先是自由的象征。曼德拉也是一位伟人,而真正的伟人都是谦虚的。为了南非黑人的自由权利,曼德拉在监狱度过27年,但当1980年3月,全世界发起“让曼德拉自由”« Free Mandela »的宣传请愿运动时,身在狱中已经17年的曼德拉对这一运动提出的口号并不满意,认为这个口号太集中于他本人的自由,而同时被监禁的南非黑人还有许多。

曼德拉没有宗教信仰,曾经信奉马克思列宁的理论,但他对“个人崇拜”非常警惕。曼德拉完全意识到他在世界上的广泛影响,但他谨守伟人谦虚的美德。一直到生命的最后,曼德拉都强调自己是一个人,不是圣人,他也有错误。从南非内部来说,对曼德拉的批评,主要针对其担任南非总统时期的一些政治抉择。

1993年10月15日,曼德拉与当时南非白人总统德克勒克因在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贡献,而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这之后到成为南非总统之间,曼德拉发表了《通往自由的长征》,以及后来发表的《自我对话》等著作。在这些著作中,曼德拉清醒地写道:“我在监狱时最担心的问题是我可能给外界世界带来的有误差的形象,而这并不是我所希望和追求的。人们把我当成圣人,而我从来不是一个圣人,即便圣人的定义只是:一个试图完善自己的人。”

1997年12月,时任南非总统的曼德拉把南非黑人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主席的位子交给姆贝基,他在演说中谦虚地表示:常常是时代造就和营养着个人,个人只是顺着时代长河的湾流而走。一个人的名字就这样成为了一种象征。我知道:给我的爱和尊重是对“非洲人国民大会”及其理想的爱与尊重。

谦虚的曼德拉也具有幽默感和自嘲能力,同时,他个性中又有某种超乎常人的自信,这种自信曾经在年轻曼德拉当律师时被认为是高傲,但事实证明:曼德拉是一个原则之人,他的最高原则就是在南非实现多种族的民主。

曼德拉在黑人世界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在西方世界甚至南非白人中也受到极大尊重,原因是他南非白人中明智开放的总统德克勒克在1991年谈判,就南非民主转型达成了共识。曼德拉作出的和解妥协最终使南非在1994年4月27日举行多种族参加的总统大选,使白人官员体制仍然存在一段时间,在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框架下,一些白人官员在种族歧视政权时代犯下的罪行得到赦免。

曼德拉虽然只当了一届总统,并在任期中犯下一些政治错误,但他在南非历史转型中发挥的决定性作用,已经奠定他的历史地位,这是他受到东西方欢迎尊重的根本原因。在曼德拉出狱前,包括西方在内的全世界对南非走出种族歧视体制非常悲观,原因是黑人和有色人种占据人口绝大多数,白人在总人口中仅仅占据百分之八点九的比例,一旦进行一人一票的选举,白人必败,并将出现受压迫黑人清算复仇的悲剧。但由于曼德拉发挥的作用和他对黑人的权威,使得这一几乎不可能的转型得以实现。

当然,曾经备受压迫的南非黑人的一部分人,对曼德拉的立场不能理解。对曼德拉总统任期间的批评主要集中于他对白人大资本集团所作出的让步,放弃国有化,采纳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没有进行大型的国有经济投资和在教育上的投资。虽然为黑人建设住房,5岁以下孩子免书本费和免费医疗,但失业率仍然高达百分之二十五,其中大多是黑人,社会问题严重。

尽管曼德拉不是圣人,但他的一生是波澜壮阔的,他的政治感召力和精神遗产也是无价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