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法国

卢旺达大屠杀:马克龙坦承重要责任但没有道歉 卡加梅呼吁接受

2021年5月28日,卢旺达总统Paul Kagame接受法新社与法国国内电台专访。,
2021年5月28日,卢旺达总统Paul Kagame接受法新社与法国国内电台专访。, Simon Wohlfahrt AFP

法国总统马克龙日前访问卢旺达时,发表长篇讲话,坦承法国对上个世纪90年代的卢旺达胡图族政权对图西族种族灭绝大屠杀负有重要责任,请求原谅。马克龙说,当时的法国没有沾染大屠杀的罪恶之血。马克龙没有道歉。卢旺达多有批评谴责法国没有道歉。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在接受法新社和法国国内电台专访时,评论马克龙的承责已经是法国对卢旺达大屠杀的认知重要进步。卡加梅呼吁国人接受。

广告

据法新社今天报道说,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在接受法新社和法国国内电视台采访时说,"这是迈出的一大步,我们应该接受"。卡加梅说他选择了接受法国承认在1994年种族灭绝大屠杀中负有重要政治责任,即使这并没有导致道歉。

法国总统马克龙本周四访问了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并承认法国在这场悲剧中的责任,这场悲剧导致至少80万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图西族人。但法国领导人强调,法国 "没有参与其中"。

法新社说,卢旺达幸存者和受害者家属所期望的法国道歉或请求宽恕并没有发生。

作为图西族叛乱的前领导人,卡加梅总统经常指责法国是1994年春季种族灭绝的同谋,但现在他对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言论表示欢迎,他认为,这些言论 "比道歉更有价值"。 卡加梅称,在这个 非常复杂的问题上,"没有完全令人满意的答案。"卡加梅是在周五晚间接受法新社和法国国内电台采访时解释说:"但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我们必须承认它,接受它,并努力采取其他步骤"。

据卡加梅说,"有人可以过来说'我很抱歉,我道歉',但总是还会有人说'这还不够'。他说:"这是他们的权利(......)我不认为有一个快速解决方案,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据卡加梅说:"我不认为有一个快速解决方案,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东西。""它是否回答了人们的所有问题?我不这么认为。幸存者是否有权利提出质疑?他们有这个权利。”

据卡加梅说,"我从未声称自己是法官,是应该说什么或做什么的最终仲裁者,"他断言,但 "我们决不允许围绕真相的尖刻或误解继续下去,我们必须能够直接、具体地对幸存者的感受和意见保持敏感,也要对每个人必须面对的未来保持敏感。"

除了马克龙访问卢旺达时所发表讲话的内容外,卢旺达领导人还表示认可法国近年来所做的努力,包括建立一个由文森特-杜克雷领导的历史学家委员会。在今年3月底提交的一份报告中,该委员会得出结论,法国承担着 "沉重的、令人震惊的责任",当时的社会党人总统密特朗及其随行人员被巴黎当时支持的胡图族人政府的种族主义和种族灭绝的倾向 "蒙蔽"。几周后发表的另一份卢旺达报告指出,"法国国家对可预见的种族灭绝成为事实可能负有重大责任。

据卡加梅说,这两个委员会确定了事实,说的几乎一样,但方式不同。

卢旺达总统卡加梅要求马克龙履行他在星期四作出的承诺,即落实 "任何涉嫌种族灭绝罪的人都不应逃避法律制裁“的工作。

卡加梅没有要求引渡。他说,"如果在法国对这些人落实伸张正义,我将会很高兴。我不必说'只有你把他们交给我,让我们在我们的法庭上审判他们,这才是正义'。正义就是正义"。

卡加梅说:"我不具体说明形式,但要明确具体说明这些人有严重的罪行,他们必须对此负责。”

然而,卡加梅拒绝就巴黎检察官要求撤销比塞洛对大屠杀案件发表评论,该协会指责法国军队是 "种族灭绝的共犯"。卡加梅说,"这不是由我决定的。"

卢旺达现总统卡加梅说,周四的这一步骤,尽管不完美,但为 "卢旺达和法国之间更好、更深的关系 "奠定了基础。

据法新社说,然而,卢旺达政权的一些反对者认为,这种和解是以牺牲人权为代价的,他们指责法国对卢旺达目前活动家和非政府组织所谴责的侵权行为(新闻自由受到蔑视、反对派被封杀、在拘留中死亡......)保持沉默。

卡加梅对法国记者反驳说:"我不认为这里发生的任何坏事在你的家乡不会发生,""当它发生在其他国家时,没有人介入。当它在这里时,我们的问题必须从外部解决,或者由外国肇事。“

卡加梅还指控说,"我们每天都会遭到谴责。” 他说:"有很多谎言,有数百个。”

据法新社说,卡加梅自1994年以来一直是卢旺达的强人,自2000年以来一直担任总统,他在2015年修订了宪法,理论上允许他继续执政到2034年。据卡加梅断言,2024年的下一次选举还很遥远,目前他正致力于解决他的国家和非洲大陆的问题。对总统选举,卡加梅说,"我不怎么想它,我也不担心它。“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