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展览

拿破仑,沙皇与瑞典国王

在贡比涅(Compiègne)城堡博物馆举行“君王的命运”展览
在贡比涅(Compiègne)城堡博物馆举行“君王的命运”展览 RFI

本月23日至明年1月9日在贡比涅(Compiègne)城堡博物馆和马尔迈松(Malmaison)约瑟芬皇后博物馆同时举行以“君王的命运”(Destins souverains)为主题展览。在皇家度假城堡贡比涅的展览以三位帝王为主(Napoléon I er, le Tsar et le Roi de Suède),在马尔迈松城堡围绕拿破仑皇后约瑟芬与瑞典和俄罗斯(Joséphine, la Suède et la Russie)展开。在贡比涅城堡展以拿破仑开国元帅贝尔多特(Bernadotte),瑞典国王和君王与艺术最为引人注目。展览以法国18世纪著名作家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的名言“拿破仑之后,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是代表拿破仑风格最重要的一位君主”开始。

广告

拿破仑善于用巨幅油画宣扬自己的战绩。帝国专职画家(Français Gérard)为他画巨幅画像。
拿破仑善于用巨幅油画宣扬自己的战绩。帝国专职画家(Français Gérard)为他画巨幅画像。 RFI

称雄欧洲的法国皇帝拿破仑(1804-1815),与俄国的沙皇亚历山大一世(1801-1825),还有瑞典国王(1810-1844),19世纪初这三位欧洲强人传奇的命运交织在一起。这三位重要人物在书写了欧洲历史的同时为后人留下了灿烂的帝国装饰艺术。他们在军事和政治上曾经结盟,但又互不信任,直到成为敌人。虽然他们不同的政治理想导致在战场兵戎相见,但崇尚艺术又把三个人紧紧联系在一起。虽然拿破仑最后被沙皇击败,瑞典国王选择了中立,但是从拿破仑时期流行起来的帝国装饰艺术却深深影响了俄国沙皇和瑞典王国。

瑞典国王,法国帝国元帅贝尔纳多特

贝尔纳多特从法国波城(Pau)一位普通检察官的儿子,到成为拿破仑皇帝任命的18位法兰西第一帝国的帝国元帅之一,最后成为瑞典国王,他充满传奇的一生与拿破仑征服欧洲的沉浮交织在一起。

贝尔纳多特与拿破仑互相敬佩又互不服气。与拿破仑富有征服欲,胜利至上的性格截然不同。贝尔纳多特为人老练沉稳,富有计谋,政治上富有远见。他虽然被拿破仑封为帝国元帅,但他在政治上始终与拿破仑保持一定距离。贝尔纳多特率领萨克森军参加了1809年6月的瓦格拉姆(Wagram)会战,为了减少手下的伤亡而按兵不动,战后被拿破仑免职。

幸亏贝尔纳多特的夫人德茜蕾•克拉里(Désirée Clary)曾经是拿破仑的未婚妻,拿破仑与克拉里订婚后去巴黎闯天下,迎娶了约瑟芬,但是拿破仑对克拉里一直非常尊重。拿破仑看在贝尔纳多特妻子的面上才没有杀了他。

1810年瑞典王室没有继承人,当时大部分瑞典军人考虑到可能与俄罗斯发生军事冲突,倾向于由一位军人出任未来国王。特别是贝尔纳多特在丹麦作战中对瑞典战俘相当友善,这为他在瑞典赢得了口碑。通过选举,贝尔纳多特成为瑞典国王。展览有当时贝尔纳多特成为瑞典国王巨幅油画和雕刻精美的佩剑。特别是贝尔纳多特为了争取选票分发给选举人的身着军装英俊的素描像,从而证明他深知艺术传播很重要。

展览找到了当时拿破仑赠送给沙皇的这套蓝色餐具,拿破仑向皇家专用瓷器场塞尔夫(Sèvres)定做的盘子上绘有在埃及风景。
展览找到了当时拿破仑赠送给沙皇的这套蓝色餐具,拿破仑向皇家专用瓷器场塞尔夫(Sèvres)定做的盘子上绘有在埃及风景。 RFI

入侵俄罗斯,拿破仑帝国的末日

拿破仑与亚历山大一世1807年交战以沙皇投降《提尔西特》(Tilsit)条约开始,展览的一副巨大油画呈现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求和的场面。既然讲和,双方自然互赠礼物,亚历山大一世非常佩服拿破仑在埃及作战的经历。展览找到了当时拿破仑赠送给沙皇的这套蓝色餐具,拿破仑向皇家专用瓷器场塞尔夫(Sèvres)定做的盘子上绘有在埃及风景。

但是几年之后,亚历山大一世拒绝与法国联合同英国作战,导致1812年拿破仑率军讨伐俄国。一开始俄军不战而退,沙皇下令放火烧了莫斯科,法军在冬天的莫斯科缺乏供给,走向失败。拿破仑在莫斯科的失败也是拿破仑帝国走下坡路的开始。

君王与艺术

此次展出的来自莫斯科和挪威的150件艺术品充分显示了艺术在三位君王生活里占有重要位置。

拿破仑善于用巨幅油画宣扬自己的战绩。帝国专职画家(Français Gérard)为他画巨幅画像。拿破仑称帝后与约瑟芬皇后过着富丽堂皇的帝王生活,他们支持艺术家,购买艺术品。在拿破仑统治时期开始兴起了气派宏伟的帝国装饰艺术。

法国18世纪著名作家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的名言“拿破仑之后,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是代表拿破仑风格最重要的一位君主”。
法国18世纪著名作家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的名言“拿破仑之后,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是代表拿破仑风格最重要的一位君主”。 RFI

曾经屡次到过约瑟芬居住的马尔迈松的沙皇不仅崇拜约瑟芬优雅的气质,而且更被约瑟芬的300件私人艺术收藏所吸引。在1814年拿破仑被迫退位后,沙皇买走38件约瑟芬的个人收藏。

拿破仑时期的著名建筑师Percier和Fontaine为沙皇的圣彼得堡进行室内设计,沙皇的冬宫(Palais d’Hiver)就是拿破仑帝王艺术风格的最佳见证。

展览的最后一部分是还原了贝尔纳多特在瑞典皇宫的卧室,展出的棕红色桃木家具上带有金镶嵌,充分显示拿破仑帝国气派。他居住的Rosendal王宫是法国拿破仑装饰艺术在瑞典的最好体现。

另一部分是亚历山大一世用过的沙发和瓷器摆设:瓷器上涂金的雕刻,手绘蓝色盘子耀眼夺目。这一切都是拿破仑时期装饰艺术在俄罗斯的延续。

拿破仑在政治和艺术上影响了欧洲,贝尔纳多特被瑞典人尊为瑞典自由之父,亚历山大一世延续发挥了拿破仑帝国装饰艺术。看了“君王的命运”的展览可否说,战争是一时的,而艺术永恒呢?

在贡比涅(Compiègne)城堡博物馆的展览“君王的命运”(Destins souverains: Napoléon I er, le Tsar et le Roi de Suède)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