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艺欣赏

巴黎加尼尔埃宫(Palais Garnier)的双人舞和独舞演出

音频 05:27
巴黎歌剧院, 加尼尔埃宫(Palais Garnier)。
巴黎歌剧院, 加尼尔埃宫(Palais Garnier)。 © DR

假期结束,法国各大剧院的新演出季,在第二波新冠疫情涌现的阴影下,冒险地开始了。在巴黎歌剧院加尔尼埃宫(Palais Garnier),巴黎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直接恢复演出。由于舞台上空的灯光和布景吊杆正在整修施工中,导致十月份的演出既无布景,灯光,又没有侧幕和伴奏的管弦乐队,以至于舞团的首席和主要舞者必须通过两组节目:“歌剧院明星(Etoiles de l'Opéra)”和“鲁道夫-努里耶夫作品集锦(Rudolf  Nureyev)”来进行交替演出。节目由老式庆祝晚会上演出的双人舞(pas de deux)和独舞(solos)组成,舞者在140平方米舞台的前半部分演出,如同在灰色的竞技场,直接闯入前排观众的眼帘。

广告

为了新演出季,舞团艺术总监杜彭(Aurélie Dupont)推出的节目,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得多。由于演出制作极为简洁,所以对舞者在台上的表演要求极高。轻微的震颤,细小的僵硬都能被无限放大。这既是挑战,又令人激动,因为压力是显而易见的。观众不仅能欣赏到作品的内涵,有时还可以激发与一些芭蕾舞者的互动,例如杰罗姆·罗宾斯(Jerome Robbins)编创的《舞蹈套装》,这是他1994年为米哈伊尔·巴里什尼科夫(Mikhail Baryshnikov)量身创作的,当时巴里什尼科夫和雨果·马尔尚(Hugo Marchand)合作的这一双人舞赢得了各界的盛赞。

10月5日,“歌剧院明星(Etoiles de l'Opéra)”的首演甚不协调;在钢琴和大提琴伴奏下,七个新古典芭蕾作品与九位舞者并列呈现在观众的面前;独舞有在圣桑的乐曲伴奏下,福金(Michel Fokine)1907年的作品“天鹅之死”;马力奥特(Alastair Marriott)2017年创作的作品“月光(Clair de Lune)”,在德彪西的乐曲中,翩翩起舞。在这两段舞蹈之间,风格改变,在法国作曲家萨蒂的音乐声中;从荷兰编舞汉斯·范·曼恩(Hans van Manen)1982年的作品“三个诺西恩人(Trois Gnossiennes(1982)”的扭曲线条,到玛莎·葛兰姆(Martie Graham)1930年的独舞作品被困在织物中“苦痛(Lamentation)”。锦上添花的作品还有,威廉·福赛斯(William Forsythe)1992年的双人舞“赫尔曼·施默尔曼(Herman Schmerman)”。

10月6日上演“鲁道夫·努里耶夫(Rudolf Nureyev)作品集锦”,十二位舞者的演出阵容更容易安排些;选出片段的八部舞剧包括“灰姑娘”和“胡桃夹子”。让观众很高兴地欣赏到舞团所有首席舞者搭配的双人舞组合,以及天鹅湖(Le Lac des Cygnes)中完美的独舞片段。此外舞者精准的表演,也让观众重新发现了努里耶夫1979年改编的“曼弗雷德(Manfred)”的独舞,以及“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双人舞片段。

在这些精致的双人舞中,舞者之间的默契至关重要。不论是约翰·纽迈尔(John Neumeier)1978年的作品“茶花女(La Dame aux Camélias)中让人为之疯狂的托举,还是努里耶夫(Nureyev)编创的精雕细刻的舞步都让人叹为观止,在眼对眸的相互注视下,舞者调整各自的重量和平衡。张力,一呼一吸,甚至喘息都可以感受到。当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将观众带入或是在跳跃中实现舞剧的华彩片段时,每个舞者的谦逊都在加强这些双人舞的表现力。

节目的安排如同串起来的一串珍珠。与背景分离,双人舞的叙事性和舞蹈技巧很快变得毫无意义,而是要求舞者承担诠释全部作品的责任。对于观众而言,节目单尽管很吸引人,可仍让人有意犹未尽之感。没有戏剧性,而是带着观众对作品进行快速浏览,流于表面未能深入。当然选择的舞蹈片段的精彩一旦兑现,也会引来观众热烈回馈。 10月6日,由舞团首席和主要舞者表演的“唐-吉柯德(Don Quichotte)”双人舞片段将演出气氛推向了高潮。阵阵掌声,欢呼声向舞者的表演致敬。这给在疫情中复演的舞团和舞者,送上了一股温暖的风。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