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

看北京对朝鲜政策的变化

音频 10:23

联合国安理会本月7日全票通过了针对朝鲜第三次核试验的2094号制裁决议案。这是针对朝鲜的第四次制裁案,包含迄今最严厉的内容。与以往几次相比,北京此次的态度较为强硬,投了赞成票,反应出中国对朝鲜核试验的担心,显然北京不能容忍平壤拥有核武器并可能对自己构成威胁。北京宣称,中国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一向坚决反对朝鲜进行核试验。朝鲜既然做错了就不应受到鼓励,而应付出相应代价。中国因此支持适度制裁朝鲜。

广告

其实在中国国内,要求重新审视中朝关系,甚至主张不再支持平壤的呼声也逐渐浮出。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2月27日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署名《中国应该放弃朝鲜》的文章。邓聿文提到,中国最佳的选择是采取主动权,争取朝鲜半岛的统一。而朝鲜的第三次核试验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重新审视其与金氏王朝长期盟友关系的最佳时刻。为此,邓聿文在文中列举了五点放弃朝鲜的理由。一:国家关系不可建立在意识形态上。邓聿文指出,国家关系如果建立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基础上是很危险的,既不符合国际关系的现实,也不符合中朝各自的现实,也是对中国发展同西方关系的否定。如果根据意识形态来选择盟友的话,那么今天中国和西方之间的关系将无法存在。虽然中国和朝鲜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两国之间的区别甚至大于中国和西方社会。二: “地缘优势说”夸大了朝鲜作用。邓聿文指出,把中国的战略安全寄托在所谓的地缘政治优势上,并不切实际,也夸大了朝鲜的作用。中国那种基于地缘政治而与朝鲜建立起来的战略盟友关系已经过时了。尽管在冷战时期朝鲜是中国有用的朋友,但朝鲜今天的作用则令人怀疑。设想一下,如果美国视朝鲜的核武为严重的威胁,准备对其发起先发制人的打击,那么中国是否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盟友呢?如果中国帮助朝鲜,又是否会引火烧身呢?三:朝鲜不会改革开放,迟早衰败。邓聿文指出,朝鲜将不会改革和对外开放。国际社会曾一度希望金正恩掌权后将推进改革,但这种设想似乎落空。而即使金正恩个人有改革的意愿,朝鲜的统治集团也决不允许他这么做,因为一旦朝鲜的大门敞开,可能就意味着其政权的倒台。中国为什么要与一个迟早要完蛋的政权为友呢?四:朝鲜正在离北京越来越远。邓聿文指出,朝鲜正在离北京越来越远。中国人习惯以朝鲜战争为由,形容中朝两国的关系是“鲜血凝成的友谊”,但朝鲜其实并不这样想。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就重写了那段历史,把上万名在朝鲜战争中死亡的中国儿女的历史从记录中抹去。许多志愿军战士的墓地也被夷为平地。对朝鲜人来说,甩掉“中国的束缚”是独立与自主的象征。五:警惕朝鲜“以核武威胁中国”。邓聿文指出,朝鲜一旦有了核武器,不能排除反复无常的金氏王朝以核武来要挟中国。据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薛立泰说,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2009年访问朝鲜时,朝鲜领导人金正日曾把朝鲜的贫穷归罪于中国“自私的”战略和美国的制裁。金正日还暗示,朝鲜退出六方会谈的原因是想摆脱北京的制约,并不是冲着美国来的。同时,金正日还建议如果华盛顿伸出援助之手,朝鲜可以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的最坚固的堡垒。平壤还表示它可以利用核武来迫使中国就范。

邓聿文分析表示,朝鲜研制核武的部分原因是它幻想着可以借此与美国平等谈判,因此强迫美国妥协。如果美国愿意向朝鲜示好,那么朝鲜在同中国打交道时就可以掌握主动权,尤其是北京不满足朝鲜的要求时。这一点是完全有可能的。最后邓聿文总结称,基于上述考虑,中国应该放弃朝鲜,而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斡旋朝鲜半岛的统一。中国这样做将有助于瓦解美日韩的战略联盟,减缓东北亚地缘政治给中国的压力,同时也有助于解决台湾问题。

据中国媒体报道,就连毛泽东唯一的孙子、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毛新宇最近也就朝鲜第三次核试验表示:“朝鲜应该走无核化、和平发展的道路。”毛新宇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朝鲜无核化也是中国人民的心愿。”毛新宇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委员,每逢人大政协两会期间他都会针对各种悬案发表见解。但此次是毛新宇第一次敦促朝鲜走无核化道路。牺牲在朝鲜战场的毛岸英是毛新宇的大伯,因此很多人分析称,受祖辈父辈的影响,毛新宇对朝鲜持友好态度。北京的一位外交消息人士表示:“具有代表性的‘红二代’毛新宇公开对朝核问题表明立场,中国人民对朝鲜第三次核试验的态度可见一斑。”毛新宇是毛泽东次子毛岸青的独生子。

剑中先生最近发表文章指出,在官方的默许下,中国强烈反对金家世袭政权的民意,获得了一定的释放,「中国网络上的主流意见非常清楚,基本是一边倒的谴责和批评:朝鲜挑战包括中国支持的安理会决议,违背了中国利益;中国此前的对朝政策遭遇失败。」甚至有人发出「解放朝鲜,终止半岛核危机」的激愤之音。

据估计,朝鲜為核开发累计投入了十一亿至十五亿美元,加上运载核武器的远程导弹,朝鲜共投入了二十八亿至三十二亿美元。这些钱可以买到九百三十三万吨至一千零六十六万吨的玉米,可供所有朝鲜人民食用二年七个月至三年。

北京每年向北韩提供石油消费量的百分之九十、粮食的百分之四十五、生活必需品的百分之八十。二○一二年為向金正恩示好,还对朝鲜进行了「中国援朝史上最大规模的单笔无偿经济援助」,但北京在朝核问题上的话语权仍旧等於零。

金家王朝甘冒天下之大不韙,孤注一掷,把核武器当作救命稻草,还因為对於朝鲜权贵来说,最坏的情况不外乎没有外援饿死一些老百姓,而没有核武器,很可能就会重蹈萨达姆、卡达菲的覆辙。

就中朝关系,他指出,双方谁也离不开谁。在「唇齿相依」、「鲜血凝结成的友谊」的背后,中朝两个独裁政党的相互利用和较量从未平息。以朝核试验来说,中国的得意算盘是和稀泥,在台面上尽量与国际社会保持一致,但绝不会实质性制裁朝鲜。朝鲜这个国际麻烦的存在,将极大地减轻自由世界关注中国人权的力度,朝鲜因此成為北京亲朝派所谓的「战略资產」,和网民所谓的「制度缓冲」。為彰显自己的地区影响力和大国地位,二○○三年北京多方斡旋,一手促成了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平壤不甘心做北京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砝码,将计就计,顺势把六方会谈当成秘密研製核武的挡箭牌,加紧研製核武器。

二○○九年六月,在回答「中国是否与朝鲜存在同盟关係」的问题时,中共发言人秦刚表示中朝之间有著正常的国家关係和人员往来。这和今年中国对联合国制裁朝鲜决议案投赞成票一样,意味著北京在事实上否定了与平壤的军事同盟关係,即一九六一年七月十一日签订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该条约规定「双方不参加反对对方的同盟、集团、行动或措施」、「一旦缔约一方遭受到一国或几国联合武装进攻时,缔约另一方应立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