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

河南拆迁普法者贾灵敏“寻衅滋事”案开庭

民间普法抗拆第一人贾灵敏案取消开庭 二百人到场声援,2015年4月27日。
民间普法抗拆第一人贾灵敏案取消开庭 二百人到场声援,2015年4月27日。 网络DR

昨天(4月27日),在河南维权圈颇有名气的拆迁普法人贾灵敏、刘地伟涉嫌“寻衅滋事”案在南省巩义市河洛法庭开庭审理。此次开庭仅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就以贾灵敏当庭解聘律师宣告中止,法庭宣布休庭,将在15日后另外选择开庭时间。

广告

对此,贾灵敏的律师朱孝顶表示,贾灵敏解除对全部两名律师的委托,并不是对律师不信任,而是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她的不满。

贾灵敏和刘地伟于2014年5月8日被刑事拘留,5月30日执行逮捕。2015年2月26日,郑州市检察院指定下属巩义市检察院管辖,该案案情并不复杂,两人却一直被关押近一年,才匆匆开庭。

熟悉案情的河南律师常伯阳说,“郑州贾灵敏普法案件,一个寻衅案件,把刑事诉讼法的时间用完,然后指定下面县城最偏远的派出法庭庭审,省,市两级法院监控庭审,据说省高院副院长也要去庭审现场,发动公安,司法,办事处人员稳控公民,律师等旁听人员去旁听,法庭旁边宾馆不让律师住,谁有这么大的能量?”

贾灵敏案的维稳规格堪称河南近年来少有。

4月21日召开庭前会议时,律师们向担任本案审判长的巩义市人民法院刑庭庭长张华英多次表达了贾灵敏等被告人的要求:按照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的公开承诺,使用大法庭、允许公民旁听、网络直播。然而,法院却选择了位于巩义市东北角神北村的河洛法庭。

对此,贾灵敏的律师朱孝顶说:“偏远的位置、不便的交通、只有二三十个座位的乡村法庭,明显是为了控制旁听者的数量。”
开庭前一天下午,巩义市交通第一驾校的微信公众号发布“紧急通知”称:因为河洛法庭附近“通往南河渡考场各条道路交通戒严四天(27日-30日)”,所以取消了原定于27日和29日进行的驾驶考试。

26日上午,马连顺和此案的几名证人试图入住法庭附近河洛镇的宾馆,连续被两家宾馆拒绝,工作人员称接到派出所通知,月底前只接待巩义本地人,外地人不接待。

4月26日晚上,贾灵敏与刘地伟的辩护律师,都居住在了距离河洛镇法庭五公里外的巩义市区。同样无法入住附近宾馆的还有多名到法庭申请旁听的拆迁户,他们无奈在法庭附近的树林里搭帐篷过夜。到十多公里外的巩义市区终于找到住处的一些旁听者,也被警察查房。

开庭的27日当天,距离河洛法庭超过5公里的各个路口,即可以看到警车执勤。离法庭越近警车越密集,法庭100米外多个路口被拉上了警戒线,数十辆警车和上百名警察严阵以待。

27日8时多,已经有数百名群众来到法庭申请旁听,他们都被拦在了警戒线外。随后赶到的律师们也被拦在了警戒线外。一名交警告诉律师,车辆禁止行驶,而他们本人也必须被查验律师证之后才能通过警戒线。

在律师车辆受阻之后,经过近一个小时的交涉,交警才允许律师的车辆通过警戒线开到法庭附近,被拖走的马连顺律师的车被交回,律师们顺利入庭。

上午9时38分许,本案审判长张华英宣布开庭,但庭审很快以解聘律师宣告中止。

贾灵敏在给律师的书面声明中写道,“我解除两名律师委托,只因巩义法院违法剥夺了我的辩护权,无奈而为之,我会继续委托律师为我辩护,坚决拒绝法庭为我指定辩护律师”。

对河南官方如此大费周章对付贾灵敏,媒体人李建军认为,“紧张近年来,北京上访找不到出口的大量访民逐渐意识到个体权利被剥夺与公共权利被践踏之间的关系,一遇到这种事情就互相串联互相声援大量聚集,贾灵敏和刘萍等正是其中脱颖而出最具公民意识与抗争精神者,这也成为当局之所以非想打压她们的出发点。”

在他看来,“当局并不怕所谓精英大V,在当局眼中,对这些人抡一下棒子丢几块骨头就可以搞定,唯独贾灵敏他们所代表的公众觉醒力量才真正可怕。”

贾灵敏通过律师告诉家人,“我没有违法,即使把我关了,我在监狱里和在外面一样坚持普法,我愿意以个人的牺牲唤起更多公民的法律意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