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世纪后的马赛

马赛旧港是马赛的中心区。内港的两边分别是圣约翰城堡和圣尼古拉城堡,它们都是路易十四时代建造的。商业港口的繁荣导致了这座贩奴镇的出现, 过去紧挨着旧港有一座贩卖奴隶用的单层甲板大帆船码头。旧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重建,但当地人还是以“旧港”称呼它。每天清晨这里的鱼市场都热闹非常,而码头则泊满小渔船及小艇。

广告

18世纪中,由于港口的防御设施得到改善,马赛成为法国在地中海最重要的军港。1720年马赛爆发了最后一次瘟疫,城市和周边省份大约有10万人丧生。王室公证人让·巴蒂斯特·格罗森在1770年至1791年撰写《马赛历史年鉴》。他的《富有历史和艺术趣味的马赛文物和纪念碑集鉴》,在多年中一直是研究城市纪念碑的首选材料。

马赛人积极支持法国大革命,于1792年派遣500名志愿兵前往巴黎保卫革命政府;他们高唱着进行曲《马赛曲》,一路从马赛来到巴黎。曾经有乐队指挥赞美说:“《马赛曲》是具有大炮一样威力的音乐。”这首歌曲很快就广为流 传起来。马赛的义勇军十分喜欢它马赛。巴黎人称这首歌为《马赛赞歌》,后来又把它称为 《马赛曲》。1795年7月14日,《马赛曲》成为法国国歌。从1880年开始,在7月14日举行国庆游行时,都要奏响《马赛曲》。

19世纪,这座城市是工业创新和加工业发展的中心。法兰西帝国的崛起和1830年以来法国的扩张激励着海外贸易,也促进了这座城市的繁荣。海上的机遇在1869年苏伊士运河开通后更多了,此时期马赛也建立了很多纪念碑,比如马萨古斯的拿破仑方尖碑和艾克斯广场的皇家凯旋门。

20世纪上半叶,马赛在1906年至1922年的殖民扩张保证了其贸易和“帝国港”的地位;火车站纪念法国殖民扩张的纪念阶梯就是此时修建的。1934年南斯拉夫国王亚历山大一世来到马赛会见法国外交部长路易·巴尔都。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马赛在1940年遭到德国和意大利军队的轰炸。 1942年11月至1944年8月期间,马赛被德军占领。为了减少抵抗组织成员在密密麻麻的老房子中藏匿和行动,德军的清除计划毁灭了一大片旧城区。战后 的50年代进行了大规模重建。东德,西德和意大利政府交出大量赔款和利息以补偿在战争中被杀害、受伤、无家可归或陷入赤贫的人。

50年代以来,这座城市成为将近100万移民进入法国的入口。1962年流入大量来自新独立的阿尔及利亚的移民。许多移民呆在这里,并得到带有一个大市场的法国-非洲区。

1973年的石油危机带来了经济滑坡,马赛的犯罪率和贫困水平上升。马赛通过欧盟的恢复计划,发展出以高科技工业,石油精炼和服务业为支柱的现代经济结构。

马赛旧港是马赛的中心区。内港的两边分别是圣约翰城堡和圣尼古拉城堡,它们都是路易十四时代建造的。商业港口的繁荣导致了这座贩奴镇的出现, 过去紧挨着旧港有一座贩卖奴隶用的单层甲板大帆船码头。旧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重建,但当地人还是以“旧港”称呼它。每天清晨这里的鱼市场都热闹非常,而码头则泊满小渔船及小艇。

从旧港的利浦农布码头左转,再沿坡道向上走20分钟左右即可到达贾尔德圣母院。 圣母院中有许多祈祷航海平安的模型船。同时,这里还残留着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德军对抗英美联军而留下的累累弹痕的墙壁。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