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

六四30周年 侯芷明向丁子霖致敬

A Hongkong: des chinois commémorent 64 chaque année. 香港每年六四都举行烛光悼念晚会
A Hongkong: des chinois commémorent 64 chaque année. 香港每年六四都举行烛光悼念晚会 路透社 REUTERS
作者: 尼古拉
17 分钟

89六四30周年即将来临之际,法国汉学家侯芷明接受本台法广RFI专访,称赞香港人勇敢,并向丁子霖致敬。

广告

今年2019年是89六四30周年,本台法广RFI中文节目组织特别系列专题,纪念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去。本次节目我们请来长期研究中国问题的法国汉学家ˎ“中国团结”协会(Solidarité Chine)主席玛丽.侯芷明女士。

法广RFI:请问三十年前的1989年六月您当时身处何地?

侯芷明:“我当时在巴黎,所以我就只能在电视看当时在北京都发生了什么。但是,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法广RFI:作为一名法国汉学家,三十年了,您为何一直执著地关注着六四事件呢?

侯芷明:“有几个原因。六四之后,我们好几个法国人和住在巴黎的一些中国人,在一起组织了一个协会。这个协会的名字叫 “中国团结”。这个协会的意义就是在巴黎和中国继续帮助为民主而奋斗的中国异议人士,或者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我们的目标也是,不让全世界忘记六四大屠杀这个可怕现象。我们马上就感觉到,虽然这对全世界影响很深刻,但全世界的消息都很容易被忘记。所以,我们觉得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绝对不能被忘记。所以,我可以说,从那一天起,我就一直没有忘记六四。每年我们都在巴黎组织一些活动,纪念六四或者在巴黎人权广场或其它地点组织游行。还有自从刘晓波去世之后,也同时纪念刘晓波。因为,刘晓波的整个生活,可以说89年后就全部献身给了六四的死难者。”

法广RFI:30年前六四事件之后,在法国的海外华人是怎样的反应呢?侯芷明:“当年的海外华人,当然,我不能说是所有的,但很多都到巴黎的人权广场。这个小人权广场就在巴黎铁塔对面。所以,这个地方有很大的象征性。每次电视台来,他们都会拍我们的游行和背后的铁塔风景。所以,我记得当时虽然有很多法国人,但是中国人更多。很多很多中国人受不了他们所看的大学生和北京普通老百姓,没有带武器,既不打算杀人,也没有反对或是想要推翻中国共产党的目标,但他们遭到政府的开枪。我看到大家的反应都非常恐惧,也很生气,骂共产党怎么这样对中国年轻人开枪。”

法广RFI:六四三十周年之际,香港立法会在上个月初(2019年4月初)曾讨论过一项平反议案。请问,您觉得香港立法会提出议案对中央政府的决策有多大影响呢?

侯芷明:“这个我不能回答。因为,我不知道现在中国政府的态度如何。但是我有两个感觉:第一,中国政府对香港的镇压和控制,言论自由ˎ新闻自由的控制,包括对游行自由的控制是越来越大了。我们最近看到被判坐牢的审判是多么的可怕。所以,我估计这个措施不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我们不要向中国共产党申请平反。天安门母亲现在也是这么说。而且,差不多在十年前就已经这么说了。我们不要求平反,但总有一天,中共自己会提出平反的要求。因为,有罪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国老百姓。所以,中国老百姓现在应该感到骄傲,那时他们不顾一切地去维护那些没有武器,无罪的公民,避免他们遭到坦克车的辗压。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能忘记,也不能原谅共产党。”

A Hongkong: des chinois commémorent 64 chaque année. 香港每年六四都举行烛光悼念晚会
A Hongkong: des chinois commémorent 64 chaque année. 香港每年六四都举行烛光悼念晚会 法广RFI

侯芷明赞香港人勇敢

法广RFI: 六四事件发生在1989年,香港回归是在八年之后的1997年。以您的分析,北京中央政府未来是否还会让香港民众一如既往地纪念六四呢?

侯芷明:“ 这是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有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六四的意思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想一想,当年十岁的孩子现在也四十岁了。如果他们父母没有和他们详细讲过,四十岁的大人都根本不知道64是什么意思。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如果中国共产党不允许中国人去知道过去,去知道过去的真相。很多人就不会去关心。如果在国内没有人关心,慢慢的在国外人家也就不关心了。他们会说,中国国内的人不要为他们自己的自由和平等奋斗,我们为何还要继续这么做?再说,中共在国外的影响也是越来越大。首先有利益的问题,加上通过电脑ˎ 电话和电视的控制,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害怕,怕说出来会失去他们工作的机会,或者求学的机会,或者旅游的机会。我担心将来的香港人可能也会慢慢放弃。到现在,香港人还是非常不得了的,非常勇敢的。而且还是非常愿意重复这句话:就是我们中国人也相信全世界的普世价值,不会放弃,但是谁知道将来会怎样。”

法广RFI:从一名西方汉学家角度,您觉得64事件在最近的将来是否有平反的可能?

侯芷明:“如果习近平继续当中国的主席或总统,英文是COE(Chairman of everything) - 控制一切的主席。我看当然不会平反的。因为,不仅是现在的习近平,过去的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他们都否定天安门事件是大屠杀,都说天安门那边没有人死,如果有人死,基本上都是部队的人,是老百姓杀死部队等等。没有说可能1500至2000人被部队杀了。所以,我能保证习近平永远不会承认中国不对,杀死了很多,无缘无故的北京或其它城市老百姓。”

侯芷明向丁子霖致敬

法广RFI:请问您有何想要补充?

侯芷明:“有很多可以想补充。第一个我当然要向丁子霖女士,这个勇敢的妈妈表示尊敬。因为,自从1989年后,他一直没有放弃目标,要说那时的亡者都是有名有姓,有血有肉,有背景。虽然如此,这个天安门母亲团体只能集中到200多个名字。我们知道,死的人实际上可能是200多的五倍,或者四倍。所以,这200多个名字,远远的不够说明当年所发生的情况。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到现在,在中国说真话还是很危险的。”

感谢法国汉学家侯芷明女士接受法广RFI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