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新冠疫情压力下,台湾再争世卫组织参与权

音频 20:52
台湾跨党派5位历任卫生署长、卫生福利部长2020年2月13日同台,包括林奏延(左起)、杨志良、涂醒哲、张博雅、叶金川等人,呼吁全民参与连署500万人,向国际社会发声,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
台湾跨党派5位历任卫生署长、卫生福利部长2020年2月13日同台,包括林奏延(左起)、杨志良、涂醒哲、张博雅、叶金川等人,呼吁全民参与连署500万人,向国际社会发声,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WHO) © 中央社记者郭日晓摄
作者: 瑞迪
50 分钟

随着中国爆发大规模新冠状病毒疫情,并向境外扩散,台海两岸再次围绕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议题公开争辩。自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为联合国会员国后,台湾就再无权参与联合国框架下的国际组织。2009年至2016年间,两岸关系在马英九时代大幅回暖,台湾得以以观察员身份,部分参与世界卫生组织活动。但蔡英文政府2016年上台,两岸关系再陷冰点,台湾也不再被邀请参加世卫组织大会。新冠病毒疫情当前,台北当局再次高调要求参加世卫组织框架下的全球防疫努力,并得到美、日等多个国家的支持,但北京当局继续坚持“一中原则”。台北医学大学全球卫生及发展学程教授邱亚文曾著有《世界卫生组织体制功能于发展》一书。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我们连线邱亚文教授,听听她对这个政治目的与公共健康需求错综交织的议题的看法。

广告

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为国际公卫紧急事件是否太迟?

法广:新冠状病毒疫情暴发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关于疫情的各种表态前后差距很大,有时令人费解。国际组织通常是大国角力的场所。作为在重大的国际疫情危机中承担重要的协调抗疫工作的世界卫生组织,是否也面对这种情形?

邱亚文:“可以这么说。其实,世界卫生组织本来就是人类史上第一个这样的全球性的、国际间政府组织,人们开始意识到需要共同采取一些行动,维护全人类的健康。无论是武汉肺炎,还是其他重大疫情,世界卫生组织本来就扮演一个万众瞩目、万众期待的领导与协调的角色。至于您提到的大国角力,其实这种角力无所不在,并不是这个政府间国际组织所独有,整个联合国体系都是如此。”

“在这次武汉肺炎疫情中,我知道最近比较有争议的是,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否通报太迟?第二,目前的世界卫生组织干事长谭德塞宣布承认武汉肺炎是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时机是否有点迟?不过,对这些问题,我现在可能没有办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就是说,反回头来看,世卫组织本身有沟通、协调、对抗全球重大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角色,也就是说,它本来就有一些法规规范这样的机制。最重要的一个机制就是《国际公共卫生条例》,简称IHR。这个条例本身就有如何从四大步骤,确定什么才能构成所谓的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条例》要求发生(疫情)的国家在48小时内评估,如果确认(疫情),必须在24小时内通报世界卫生组织的《世界卫生条例》秘书处。这是一关。这以后,世界卫生组织本身也要依据这个条例的判定原则,做出适当的宣布。所以,我觉得,就这个问题,需要回头去看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去看整个判定的过程是否符合《国际卫生条例》。不要先有太多的猜想。”

法广:世界卫生组织1月30日宣布武汉肺炎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时候,中国境内报告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已经很多,而且已经在境外发现病例。从这个角度说,世卫组织这项宣布的时机是否还是有些延迟呢?

邱亚文:“其实对于已经确定的事件,从过往经验来看,当然,每个人都会希望:要是早点知道……但是,正如我刚才所说,如果根据《世界卫生条例》里的工具去看,很可能第一关就是原始发生地有延迟通报的可能性。世卫决策工具有四大步骤。第一,影响的严重程度;第二,是否为不寻常、突发事件;第三,是否有国际传播的风险;第四,初步评估是否严重到应对国际旅游与贸易设下限制。您刚才说,本国已经有很多病例,并且已经有国际传播,那就需要知道到底他们当初怎么发现、是否像我刚才所说,依照《条例》在三天之内通报世界卫生组织,这些都需要回头再看……”

“台湾加入世卫,利人利己”

法广:在这次疫情中,台湾是否应当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话题重新引起各方关注,台湾方面也在积极推动。对于台湾来说,从防疫的角度看,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到底有多重要?台湾是否可以在世卫组织框架之外,同样获得公共卫生和防疫的资讯?

邱亚文:“资讯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根据我对世界卫生组织的长期研究,台湾是否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特别是正式参加,其实有相当的重要性。简单来讲,就是利人利己。利人,对于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来讲,台湾是否加入很重要。这里有两个层面。第一,协助维护全球的卫生安全。台湾有优秀的医疗卫生水准和成绩,应该加入全球卫生体系,成为WHO的一员,不应该成为全球防疫安全网的一个缺口。第二,台湾也可以在其中贡献台湾在各个领域的专业和强项。利己,对台湾而言,第一是获得第一手资讯,但第一手资讯不是只有防疫策略,还包括维护健康、防治等种种指引、策略,以保证台湾的卫生安全,保障基本的健康人权,以及其他可享有的权利。另外提升台湾参与国际卫生事务的能力。因为台湾离开联合国体系已经很久,从1971年到现在,在国际接轨方面,虽然有其他的专业医学会等,但如果可以在一个正式的多边平台,正式交流,相信这对于世界卫生组织,对于台湾,都很有帮助。”

“特别是,最近的一个例子可以说明中国无法替台湾的卫生状况负责,也无权在世界卫生组织中代表台湾两千三百多万人。2月10日,东南亚一个国家(注:菲律宾)因为看到世界卫生组织网站上把台湾列为中港澳的一部分,把台湾列为疫区,就发布了旅游禁令。台湾开始严重抗议,认为这误导国际视听,严重影响全球飞航和人民旅游权利。沟通几天之后,菲律宾在2月14日解除了禁令。所以,正如我刚才所强调,台湾有自己的外交,有自己的卫生体系,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加入世界卫生组织对大家都很重要。”

中华民国是世卫组织创始成员

法广:加入国际组织也是在争取一种国际承认。这样的政治目标与防疫方面的需求彼此是否也会互相影响?台湾是否可以只满足于技术上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技术性会议?希望国际承认的要求是否阻碍着在技术上参与的可能性?

邱亚文:“我想从两个层面回答这个问题。简单来说,是这两者之间(政治目标与防疫需求)不相干。世界卫生组织当初成立的宗旨是保障健康人权,就是获得最高的健康标准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不因为种族、宗教、社会、经济条件而有所不同。所以,我个人认为,争取最高健康人权的过程,与技术需求是一致的。很多人都在问:台湾为什么要加入世界卫生组织?那我想反过来问:为什么不加入?我举一个数字:1948年世界卫生组织正式成立,61个国家在联合国签署协定。演变至今70多年后,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有194个会员国。194!从61到194!可以说几乎没有人退出。如果大家都加入,台湾有自己的卫生体系,有自己的一整套制度,为什么不加入?!”

“另外,有一段历史,很多人可能已经不太记得。当初,我们也是倡议要求成立WHO的国家之一,我们从创始时就在,一直到1972年,WHO决议让台湾让出席位。这期间的20多年间,从台湾派出的很多专家也对WHO有很多贡献。那时候,台湾对抗疟疾很成功,早在1964年就根除了疟疾。这是相当了不起的成就,因为现在还有很多国家仍然没有根除疟疾。我们还有很多其他公共卫生成就。这些在WHO里面都可以是典范,起一个示范作用,也可以帮助代训人员,等等。世界卫生组织缺少台湾这样一个伙伴,其实也相当可惜。”

2009年-2016年:北京指挥棒下的观察员身份

法广:您是否了解,台湾在2009年到2016-2017年间作为世卫组织观察员,具体的参与情况如何?是否能够在此期间,完全行使观察员身份可以拥有的各种权利和参与?

邱亚文:“根据我看到的一些资料,好像没有。很多技术性会议,听说还是没有办法参加。”

法广:不能参加的原因是什么?

邱亚文:“有学者曾经在国际期刊发表文章,主要原因是2005年,中国与世界卫生组织签订了一个秘密备忘录,针对台湾派专家参加各项技术性会议设置了一些限制,使得台湾无法获得所有技术性会议的消息。就算获得消息,要参加,好像也必须经过中国驻日内瓦办事处的同意。在使用名称上也有很多限制。有时候就算可以参加会议,但已经离开会只有两三天了,来不及买机票或做种种安排……这个很奇怪的秘密备忘录一直是我们心中一个很大疑点。但是因为是秘密备忘录,所以消息不多,我们也是通过国际友人,辗转得知。”

“加入世卫:台湾朝野与民间有高度共识”

法广:在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这个问题上,台湾朝野和民间是否有共识?

邱亚文:“有!高度共识!这一点上没有疑问。大家都认为,在保障最基本的健康和健康人权这个问题上,不只是朝野高度共识,民间一直也高度认同!可以说是全民共识,没有任何疑问。大家都认为,争取最高健康人权,是必须的。”

“民间推动现在越来越努力。前几天媒体报道,有五位不同时期的卫生署署长和部长一起呼吁全民联署,支持台湾加入WHO,他们号召五百万人联署。他们中有人是马政府时代的官员,有些是民进党政府时代的官员。”
“据我所知,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医疗卫生相关团体也在乐观其成,他们帮忙发声、推动等,各有各的策略和办法。”
“还有一个层面,很多人没有认真去想:如果我们不是WHO 的会员,我们的人就不能进入其中工作。就是说,台湾有这么多医疗卫生界的优秀人才,但因为国别被歧视,没有办法进入国际组织工作,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这等于是剥夺了他们的工作权。”

捐款风波

法广:还看到有消息说,台湾有一次想向世卫组织捐款都没有通过……

邱亚文:“对。我记得是在几年前,当时有一个流感疫情。台湾有意发挥大爱:既然都是地球一分子,台湾愿意捐钱或捐疫苗。可是后来……反正绕了半天,世界卫生组织没有接受。这件事很奇怪。关注世卫组织的人都知道,很多世卫组织会员欠缴会费,而世卫组织的业务包山包海,越来越多,从传染病,到慢性病,什么都要管、都要提助,钱根本不够用。所以要依仗额外捐助。世卫组织成立之初,是要保障健康人权。但有时候让人感觉是,大国在其中角力,影响了世卫组织的初衷和本心,这相当可惜。我们期待世界卫生组织回到成立时的宗旨和立意,好好做它应该做的卫生专业的工作,而不是受国际政治一再影响,忽略其他人的健康人权。”

法广:其实世界卫生组织有政府间配额捐款,也有甚至是非政府团体或私人企业的捐款。那为什么台湾的捐款就不能被接受呢?

邱亚文:“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当初的捐款过程,我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一番波折。但并不是只有捐款名义问题,应该说是从1970年代开始所谓的“一中原则”一直影响台湾争取国际地位或认同问题。这很复杂。我不是政治家。我无法回答太多国际政治议题。但是,能不能大家都很简单地,就卫生专业,先来看看怎么样能对全球、对世界卫生组织其他会员国、对台湾都有一个三赢的局面。或许这样比较容易找出一处交集、一个可能的答案。”
“武汉肺炎疫情现在还在发展中,我们不能做太多评论和预测。但它的确提供了一个机会,让大家仔细想想,台湾在全球卫生安全、在全球防疫网的重要性。这次疫情和2003年的萨斯疫情有些相像。台湾离中国大陆在地理上比较近,台湾现在也有一些病例,而台湾也有非常先进的医学、科学技术和知识,可以在第一手资料方面,对世界有所贡献。所以,这是一个时机。大家是否可以先就医疗卫生专业和全球的需求,来看待台湾加入世卫组织议题,至少给台湾人一个公平的机会,可以去这样一个多边平台上,与大家一起对抗这次严峻的全球事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