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观点周刊:中国以多边主义为名在联合国扩展影响力

音频 12:01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020年3月18日在日内瓦的一次疫情通报会上。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020年3月18日在日内瓦的一次疫情通报会上。 REUTERS/Denis Balibouse/File Photo
作者: 瑞迪
34 分钟

几个月来,2019年底始发于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疫情迅速向世界各地扩散。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两百万人感染,至少16万人死亡。原本为协调各国公共卫生政策,保证基本健康人权而设的世界卫生组织在这次全球性瘟疫大流行危机中的表现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也吸引各方进一步意识到中国在联合国机构等跨国组织中影响不断扩大带来的问题。法国《观点》周刊4月11日发表记者Armin Arefi的长篇报道文章,介绍中国如何以多边主义为名在联合国各机构内扩展影响力。这篇文章的法语标题为Comment la Chine a pris le pouvoir à l’ONU。本次节目摘要向您介绍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广告

在联合国机构关键职位上下功夫

重新吸引人们关注中国在联合国机构影响力的最新事件是世界卫生组织在这次新冠疫情处理中的表现。文章引述法国智库蒙田学院亚洲问题专家高德蒙(François Godement)指出,世卫组织总干事在这次危机中总是支持中国。一次都没有批评过中国。从来没有对中国公布的数字提出任何质疑。他的发言有时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世卫组织直到3月11日才宣布疫情进入全球大流行。一名密切关注疫情的欧洲外交官向《观点》周刊表示,尽管当时很多世卫组织专家对当地实情与官方消息不符发出警告,但中国明显施加了压力,阻止世卫组织发表不符合中国利益的声明。高德蒙就此指出,问题是法国等国家都听信了世卫组织公报,延缓采取公共防疫措施。

但这篇文章指出,世界卫生组织的亲北京立场只是中国在联合国体制内影响日渐扩大的最新例证。联合国框架下共有15个专业机构,其中至少有4个机构由中国人领导,代表性比任何一个其它国家都多。这些机构分别是粮农组织、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国际电信联盟和国际民航组织。一名法国外交官向《观点》周刊表示,中国正在联合国争取主导权,这种倾向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逐步退出的背景下格外明显。

这种渗透努力与中国过去在联合国的表现反差之大,令人惊讶。文章引述法国前驻联合国外交官Michel Duclos指出,2000年代初期,中国在联合国还不太显山露水,总是表现得很好相处。在安理会,中国总是尾随俄罗斯, 只在自身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比如涉及西藏或台湾问题时,才会锋芒外露。但中国慢慢意识到它可以在联合国争取更多地位,也就是说在一些关键职位上下功夫。

文章认为,中国农业部副部长屈冬玉2019年6月出人意料地当选粮农组织总干事很说明问题。屈冬玉当时在首轮投票中就在191票中获得108票。欧盟候选人、法国人 Catherine Geslain-Lanéelle只获得71票,美国支持的格鲁吉亚候选人Davit Kirvalidze只获得了12票。如今已经退休的时任法国驻中国大使Jean-Maurice Ripert批评指出,大家都知道中国怎样让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当选的, 屈冬玉的专业能力其实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不如法国候选人。中国付出的代价远多于法国。根据这篇文章作者的数据,中国在争取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职位的竞选中,总共投入了至少两亿欧元。法国方面投入的23万7千417 欧元当然有些相形见绌。

打着多的旗号

这篇文章指出,中国在联合国的努力早在2015年9月习近平首次在联大会议上的发言就已经明告天下。习近平在讲话中盛赞多边主义,宣布将大力加强中国在联合国框架下的行动,呼吁建立双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并宣布中国向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派出8000名蓝盔军。中国至此成为联合国在美国之后的第二大会费国。中国目前在联合国常规预算的分摊比例为12%,美国为22%。但中国不断有意识地提升自愿资助金额。

文章介绍指出,2015年,联合国秘书长就接到了一笔来自中国的十年期20亿美元款项,专门用于和平与发展。一名西方外交官评论说, 这笔款项不仅让中国赢得好形象,而且也让中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秘书长的作为。事实上,中国是想从联合国内部让联合国的行动有利于自己的利益。Jean-Maurice Ripert 曾在2000年代末期担任法国驻联合国大使,他比喻说,中国在联合国奉行多边主义,就好像一只自行车车轮带动着192根车条。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做得比较隐蔽。

《观点》周刊这篇文章评论指出,对于中国来说,联合国其实既是手段,也是目的。在联合国之外,中国一直在建设自己的网络,与联合国竞争,比如金砖国家、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或者一带一路倡议。这一系列的所谓国际方案以北京为中心,在事实上加强了对中央帝国的依赖。法国外交界一名高层人士表示, 自由的多边秩序对中国来说弊大于利,北京因此有意一步步拆解联合国

这篇文章的作者还注意到,中国不仅要在联合国掌握主导权,而且要把一系列中国概念输入联合国的各种文件。文章指出,中国官员不放过联合国下属的任何委员会、任何文件。高德蒙解释说,中国不断在联合国各种文件中加入各种中国概念,使得公共平台饱和,阻止或减缓一切可能与中国利益或理念不符的行动倡议。“双赢”、“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概念就这样写入了关于阿富汗、关于防止太空军备竞赛、或关于非洲社会与经济发展议题的联合国决议。高德蒙认为,中国的多边主义口号其实只是为了包装与多边主义相反的实际行动。中国实际上是与各国采用双边主义,建立一种力量对比。中国向欧洲运送新冠病毒防疫口罩采用的就是这种方式。

中国阻碍联合国通过与中国利益不符的文件的能力远超出其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文章指出,最近十年间,中国为反对任何他不乐见的联合国文件通过而发起的合纵连横行动比任何国家都多。这篇报道指出,因为担心联合国扩大常任理事国有可能将日本纳入,中国甚至不惜对当时主持联合国机构改革的牙买加驻联合国大使Courtenay Rattray发出威胁。国际危机组织成员Richard Gowan向《观点》周刊表示,中国官员直接前往牙买加首都金斯顿,以经济制裁相威胁,敦促牙买加当局让步 。很多联合国外交官都认为中国这种方式太粗暴。当然,所有联合国成员国在涉及本国利益时都会表现强硬。但欧洲人尤其认为中国变得太强势,行动太迅速。

努力取消涉及人权议题的职位

这篇报道指出,中国尤其在人权领域十分警惕。中国一方面大力投入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是联合国维和行动的第二大出资国,占总资金的15%。另一方面努力取消所有与人权议题有关的职位。Jean-Maurice Ripert.解释说,中国认为人权是西方价值观,与中国无关。过去,北京的做法比较婉转,如今则是公开对基本自由提出批评,尽管它同时承诺尊重这些基本自由。

中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表现非常惊人。自美国2018年宣布退出后,中国在日内瓦可谓畅行无阻,与古巴、伊朗、沙特阿拉伯、委内瑞拉、叙利亚等利益相关国家抱团。一名外交官表示,这个集团集合了全球所有独裁国家。其中一个国家受到攻击的时候,他们会彼此帮助,互相支持,形成可以阻止文件通过的多数。如果票数不足,他们也会利用采取其它方式,比如,在讨论日程安排有人权活动人士发言时,中国会和盟友一道,利用程序工具,霸占时间,阻止人权活动人士发言。一名联合国官员不满地表示,中国进入人权理事会就是为了保证该机构不能发挥其功能,甚至是让该机构在一些议题上宣传中国观点。

不过,尽管中国在联合国机构体系中已经无所不在,但其努力也并不总能成功。这篇报道举例说,在非政府组织以及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推动下,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2018年8月首次就中国在新疆关押上百万维吾尔人发表报告,并在3天后在日内瓦举行公开听证会。尽管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大使俞建华在听证会上对相关指控全盘否认,但报告还是让中国十分难堪。一名外交官表示,尽管消除种族 歧视委员会没有有约束力的执行机制,但它毕竟公开提出了新疆问题,这对中国非常不利,而且将继续困扰中国。

但尽管如此,这篇文章的作者认为,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联合国的主导地位将会长期存在。法国前驻联合国代表Jean-Maurice Ripert指出,无论如何,欧洲需要中国在联合国的参与, 这可以带动很多其它国家。他特别提到2016年巴黎气候协定签署的成功经验,指出,目的并不是要将中国排挤出去,而是要推动中国改变行为方式,进入一个真正的多边体系的核心。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