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微语

前浪对后浪知多少?

音频 13:21
新冠疫情下,2020年5月1日的天安门城楼显得格外落寞。
新冠疫情下,2020年5月1日的天安门城楼显得格外落寞。 REUTERS - Tingshu Wang
作者: 桑雨 | 桑雨
34 分钟

五四青年节前夜,国内一个据称拥有一亿多青少年用户的视频网站B站 发布了一个题为《后浪》的励志宣传片,制作方邀请人艺著名演员何冰激情朗诵了一篇五四青年节寄语。该片迅速在国内社交平台刷屏,人民日报倾情推荐,央视首播,微信微博强力推送。在视频中,何冰以前浪自居,为中国后浪们熬制了一锅心灵鸡汤,比如他说:“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 “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富,所有的知识、见识、智慧和艺术,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科技繁荣、文化繁茂、城市繁华,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打开,可以尽情地享用”;“自由学习一门语言、学习一门手艺、欣赏一部电影、去遥远的地方旅行。从小你们就在自由探索自己的兴趣,你们只凭相同的爱好,就能结交千万个值得干杯的朋友,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他还说“弱小的人,才习惯嘲讽和否定;内心强大的人,从不吝啬赞美和鼓励。向你们的大气致敬。”

广告

然而这样一部充满正能量并被官媒热捧的宣传片,却招致后浪们的反弹。一个叫706青年空间的自媒体组织了一场围绕《后浪》宣传片的夜谈,收集了众多年轻人对该片的反馈,并以一篇题为《拒绝被“后浪”代表,706说出不同的声音!》对网文刊登了这些反馈帖文,网文的开场白这样写道:

“我们生活在一个陈旧保守的时代,既得利益者不遗余力的向我们展示着一个美丽新世界。他们空洞地谈论着选择,却不曾关心谁真正享有选择的自由;他们泛泛谈论着繁荣,而我们却从未看见繁荣的踪影;他们给我们打造美好生活的幻象,让我们逐渐温驯。我们在以一个特殊的方式,被这个时代消费,情绪被控制,于是我们想尝试发起这样一个线上夜聊会。”

下面就选读文中几篇年轻人对《后浪》的观后感。

一位来自豆瓣的网友发帖说:“B站想要做个广告我理解。但这个时代的样子与何冰所描述的正好相反。十年前我们年轻的时候,勉强可以说看到了“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打开”,那时候我们通过互联网结识,理想和信念与一百年前的青年一脉相承。反观最近这几年,实际上我们见证了“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封闭”。“ 选择的权利”最终是自由地选择一种观念并公开为此辩护的权利,现在我们有这种权利嘛? 真正的青年一代的责任,应该是表达异议,应该是“撞击世界”,像1919年在中国、像1968年在捷克、像1980年在韩国。 何冰这个演讲,你看到的全部都是私人生活。它向你展现了一种更高端、更炫目、更国际化,但却与公共领域完全无关的秀场。在这个私人化的秀场里面,你只能去探寻与自身“体验”有关的新鲜和刺激。完全看不到本应作为时代先锋的,超越自我并反思当下的青年精神。 所以说这个演讲的意义在于收编,把一个时代年轻人本应投身的公共参与都转化为对自身生命感受的内在探索。正是大量这种收编性的宣传,塑造了很多人感慨的“一代不如一代”。 也正是这种宣传使现在的大部分青年放弃了反思,逐渐淡出历史。但我也相信,真正的“现代文明的成果”依然在我们心里,不会轻易被这种宣传打败。”

另一位来自豆瓣的网友发帖说:“B站后浪那个视频都什么鬼话I “人与人之间的壁垒被打破”?没有。我的感觉反而是茧房效应越来越严重,人们越来越听不进异见,一个 个社交平台都成了战场 。 你说“你们拥有了我们梦寐以求的权利……”, 真的吗?你说的是一举报就能让大学老师完蛋、让看不顺眼的账号完蛋的权利吗?不,这权利之前你们有过。 “……是选择的权利”骂?不,选择越来越少,再往后喝彩不踊跃可能就要被打倒。 你说“你们正在把……经典的变成流行的。” 不,是正在把经典用流行的观点批成三观不正。 你说“因为你们,这世上的小说电影所表现的青春 就不再是忧伤、迷茫。”可不是嘛!都是单纯的小美好、甜甜的小美满,宝宝们不敢忧伤。” 

一位来自微博的网友发帖说:“借用朋友圈一位记者老师的话说,“大时代的青年是资本,是工具。我们振翅时, 空中多少罗网;我们奔驰时,路标上多少错字;我们受表扬时,玫瑰里多少假花。渴了自有人向你喉中灌酒;死时早有人为你准备好墓志铭。”

一位来自微信的网友发帖说:“如果真要反思,我会说,是这个时代欠青年人一个回答,我们这一代中那些充满公共精神,志在改变世界的年轻人,曾有过振聋发聩的呼喊,过去十五年间,我熟悉或听闻的每一个他们,在时代的各个角落挑战不公不义,创造美丽有趣,砸烂结构化的压迫,试验平等开放的人际秩序,而这个疯狂扭曲的时代,以流放,边缘,讥讽,污名回应,公共青年被迫在故土流亡,成了亲爱的祖国的陌生人,还谈什么伟大时代青年精神呢?”

一篇题为《后浪正年轻,前浪已为之写好墓志铭》的网文这样写道:“看完《后浪》,我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不就是一篇墓志铭吗?是的,后浪正年轻,前浪就已经给后浪写好了墓志铭。

前浪说:“我看着你们,满怀羡慕。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富……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打开,可以尽情享用。”年纪轻轻的后浪,躺在前浪创造的财富和成果之上享用就行了吗?难道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精神财富和现代文明的成果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哥伦布的年代,人们相信地球是扁平的,说地圆是异端。为了环绕地球航行,哥伦布曾不顾众人嘲笑侮辱、不顾下狱之险,更曾海上颠簸九死一生 。为了开启人类的智慧之门,苏格拉底被雅典人判死刑;为了维护日心说,布鲁诺被教会烧死;为了如实记载崔杼弑君的历史,春秋时齐国史官三兄弟宁死不屈;为了变法维新,33岁的谭嗣同从容赴死。为了给后浪留下现代文明成果,前浪曾披荆斩棘九死一生。为了给后浪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前浪曾付出生命无怨无悔。

人类文明的传承,是前赴后继往前闯,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而非前浪累死在沙滩上,后浪在沙滩晒太阳。

你说“我看着你们,满怀羡慕”?你不是羡慕后浪,你是想连哄带骗,让后浪断翅弃翔,瘫在沙滩上任你圈养,免得他们在你死水一潭的王八池子里浪花飞扬。

前浪说:“很多人在童年就已经进入了不惑之年。”童年就已不惑的物种是有的,譬如猪,它们从来就没思考过,又哪来的疑惑?至于人,“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人思考越多越深,就越充满疑惑。

所以,智慧如苏格拉底无奈地承认:“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一无所知。”智慧如罗素则无奈地发现:“这个世界的问题在于聪明人充满疑惑而傻子却坚信不疑。”智慧如科幻大家亚瑟·克拉克则让人在墓碑上写道:“我从未长大,但我从未停止成长。”

前浪说:“你们拥有了我们梦寐以求的……选择的权利。”如果后浪选择像方方一样出书、像梁艳萍、王小妮教授一样表达,请问是否正当?

前浪说“弱小的人才习惯嘲讽和否定,而内心强大的人,从不吝啬赞美和鼓励”?莫非你说2+2=5,还不能嘲讽你?你指鹿为马,还不能否定你? 

前浪说:“因为你们,这世上的电影、小说、音乐中不再是迷茫、忧伤。”但是,这世上哪有青春不迷茫忧伤?凭什么只许前浪油腻放荡,不许后浪迷茫忧伤?

罗曼·罗兰说:“这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所谓热爱生活,绝非假装生活中没有迷茫忧伤,而是在迷茫忧伤中成长,点亮生命的火和光。

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当前浪用迷魂汤让后浪放弃思想,让他们连迷茫忧伤都自觉不当,让他们一嗅到“不当”就变身战狼,后浪的灵魂就已经被前浪的七伤掌拍死在了沙滩上,活着的不过是躯壳而已。

富兰克林说:“有些人25岁就死了,75岁才埋。”这已经够幸运,更不幸的是童年就已经不惑死,白发苍苍才糊涂埋。

马斯克的星链上了天,任教主的鸿蒙坠了地。日本进入新世纪以来每年都囊获一枚诺贝尔奖,我们只能靠莫言和屠呦呦两位撑全场。一切,不过是因为后浪还年轻,前浪就给他们写好了墓志铭。”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