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国际纵横

新冠疫情下 世界冲突地区战事未停

音频 11:08
在遭火箭弹袭击之后 以色列对加沙哈马斯组织进行还击 2020年4月5日
在遭火箭弹袭击之后 以色列对加沙哈马斯组织进行还击 2020年4月5日 AFP/File
作者: 林兰
33 分钟

面对新冠疫情大流行这一巨大的集体悲剧,人们在恐惧和混乱的同时也意识到,其实我们正在经历者历史。自古至今,瘟疫、流行病从来就没有缺席过世界漫长的发展史,而如果说,某些流行病的传播曾经改写过世界面貌的话,在当今世界肆虐新冠疫情下,还没有出现一个冲突地区的战争因这场健康危机而骤然停止。从中东的叙利亚到亚洲的缅甸,战事仍在继续。

广告

停火,“声明与行动之间仍然存在巨大差距”

和平是比战争更高难的艺术。当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3月23日发出 “放下武器,停止炮击,结束空袭”,呼吁“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立即停火、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抗击新冠疫情当中”之后,引起了不少国家及反叛武装组织的积极回应,宗教领袖也从道义上给予了积极支持。但至此相关地区的状况并没有出实质性的改变,战争似乎仍然没有被视为是一个非必要的行为,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意识到,对此表示,在“声明与行动之间仍然存在巨大差距”。

据世界报5月7日的相关报道,尽管目前已有70个国家宣布加入了联合国这一有关停止敌对行动的倡议,但并不包括世界主要交战国。这里有军事行动最为活跃的国家政府、如美国、俄罗斯、叙利亚等;以及最主要的圣战组织,包括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组织、博科圣地等。这些国家及组织都没有表达任何希望暂时休兵的意愿。不仅如此,华盛顿和莫斯科方面甚至表示,反对任何可能阻碍他们进行所谓“反恐行动”的倡议。

毋庸置疑,有如此多国家和组织对古特雷斯停战呼吁作出积极回应已经令联合国各方感到乐观,比如在被联合国称为正在发生着“最严重人道危机”的也门冲突,支持也门政府军的军事联盟领导国沙特此前已单方面宣布停火。但处于战略优势、由伊朗支持的胡塞反叛军则谴责这是对方的一场“政治和媒体闹剧”,旨在“规避”联合国特使提出的和平计划。

在世界范围,也已经若干个反叛运动武装宣布了单方面停火,包括菲律宾的毛派新人民军武装、喀麦隆南部的分离武装国防军、以及哥伦比亚共产党民族解放军等。但是他们的作战对手方政府并没有加入停火倡议,在叙利亚冲突的各方中,只有亲库尔德的叙利亚民主力量武装表示接受停火主张。

缺乏后续行动的意向声明

此外,联合国外交官还指出,对于联合国的停战呼吁,一些地区冲突相关方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比如非洲的萨赫勒或索马里等地的冲突,或者一些冲突方宣布的停火意愿但并没有采取具体的行动,如乌克兰或缅甸的地区冲突。更有甚者,冲突较以往始终增加,如美国对阿富汗的轰炸在今年冬天停止以来又重新开始,尽管华盛顿和塔利班之间此前达成了一项和平协议草案。还有在利比亚的战事中,哈夫塔尔元帅在俄罗斯的支持下,继续对土耳其支持的黎波里政府发动攻势。

法国世界报的相关报道说,在人类的整个发展史上,如果曾发生过某些致命的大流行病改变了世界的发展进程和面貌的话,那么我们还尚未看到过战争会因健康危机而出现突然停止的情况。无论是非洲的埃博拉病毒、叙利亚的脊髓灰质炎、或者是也门的霍乱都没有能说服冲突中的各方停止追逐其战争目标。而对于一些毁灭性流行病的发生,则被视为是一种“惩罚”,例如著名的卢旺达种族屠杀中,对图西族实施了种族灭绝的胡图族,此后输掉了战争、在1994年基伍难民营中遭受到了霍乱的侵袭“报应”。

拒绝多边主义

报道分析指,除了新冠疫情的流行未能阻止战争的现实之外,世界无论如何都无法跟上古特雷斯的这一停战呼吁。首先,是在表达支持联合国秘书长的70个国家中,就存在一定程度的伪善性。暂且抛开他们继续中作战的正当性、合法性不谈,相当国家参与的战事并没有停止:这里就包括欧洲在内的23个国家仍然参加了美国在阿富汗领导的联合军事行动。法国在积极推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有关“人道休战”决议的同时,并未宣布将停止其在非洲萨赫勒地区的战斗。而对此法国似乎也并没有受到过外界质疑。

在世界报看来,实现全面停止的更大的阻力来自于美国、中国、俄罗斯三个大国,作为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中的三个国家,他们对真正落实多边主义的拒绝成为通过任何支持和平外交攻势的主要障碍。诸如中美之间的政治对抗已经阻止了联合国就新冠病毒导致全球危机通过一项决议,华盛顿和莫斯科方面都已明确表示,不会对这项可能会对其军事行动包含有约束性内容的文案投支持票。对于美国而言,暂停对全球各地伊斯兰圣战分子打击的“反恐行动”是不可能的。特朗普政府近期还与伊朗在伊拉克​​进行武力摊牌,并拒绝任何阻止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领土或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对于俄罗斯普京政府来说,由于新冠疫情而限制其在叙利亚的行动、或者停止俄罗斯在利比亚或乌克兰的行动都是不可想象的。

被限足的蓝盔兵

世界报认为,在这样一个外交混乱的世界中,国际体系比以往更加失调,联合国瘫痪了。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在安理会针对当前的新冠疫情大流行通过了相关决议,也不会对其193个成员国具有约束力。因此联合国的外交官员目前的工作只能尽力于国际事务的日常运行,特别是确保联合国在全球的十三项维和行动的正常进行。此前对有关维和部队可能会因新冠疫情而迅速撤离一度引发担心,目前这一担心暂时消除,因为参与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派遣国更希望对他们派出的维和士兵采取防疫性的隔离,而不是立即遣返他们回国。尽管如此,联合国仍然必须对此保持非常的谨慎,以确保“维和人员”不会感染新冠,或者不能因维和行动增加当地疫情的复杂性。在这方面联合国维和行动曾有过惨痛历史教训,在2010年海地发生强烈地震巨大灾害之后,一支参与联合国驻海地维和的尼泊尔军,将霍乱传给了当地,为灾区更添新的卫生难题。

据联合国网站内容,目前共有9万5千多名5000名维和人员参与联合国的13个维和行动,自疫情爆发以来,维和行动部今年三月推迟了中国等九个国家的维和部队换防,采取了取消维和部队非必要差旅、开展防疫行动及宣传、及对感染士兵隔离等措施。

冲突地区在疫情下的境况

全球冲突地区在新冠疫情下的境况如何? 国际红十字会总干事罗伯特 马尔蒂尼三月底曾发出过紧急呼吁,呼吁不要忘记冲突地区,应采取迅速行动帮助那些同样在与新冠病毒作战的人。他警告冲突地区的卫生状况更加脆弱,疫情更易造成毁灭性的灾难,并进而影响全球。而国际危机组织最新公布的分析报告则就冲突地区在新冠疫情下需要注意的七种趋势,尤其对全球普遍趋同的卫生、战争和政治局势可能引发新的危机或加剧现有危机表示担忧 。

在遭受常年战事破坏及持续不断示威抗议活动的危机地区,卫生系统往往停摆或者被大大削弱,保健供应更加缺乏,难以应付新冠疫情的冲击。红十字会相关报告中例举了也门的状况,在经过5年战争后,该国2400万人需要人道援助,50%的卫生设施无法正常运转。叙利亚也存在同样的情况,一半的妇女儿童医院和医药中心在新冠疫情开始之前就已经不再运行,而轰炸还在叙利亚继续。报告指出,无论是阿富汗、索马里还是萨赫勒地区,每个危机地区都面临着因多种因素而加剧的健康应对难题,这些因素可能是危机管理能力不善、官员腐败,也可能仅仅是因为受到国际制裁。

同样冲突地区卫生状况更易受威胁的流离失所者的状况更加严峻,而已有的历史已经显示,传染病感染问题在流离失所者、尤其是缺少医疗服务的难民营中常常成倍增加。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此前的表示,2019年,全球范围内的流离失所者超过7000万人。在世界各地冲突持续的情况下,实际状况被认为远高于这一数字。

此次新冠疫情将在何种程度上影响未来的世界,尤其是对处于极端脆弱状态下的危机地区? 目前尚无法在全球范围做出研判,尽管联合国有关全球停战的呼吁截至目前尚未获得实质性效果,但同时对危机或者能带来历史机遇的良好预期也始终存在,正如国际危机组织在其报告中的评论那样:“我们尚不知道新冠病毒会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对国际经济、社会或政治带来何种程度的影响,同样,我们也不能完全确定疫情对和平与安全的影响完全是负面的,因为当敌对各方被迫合作或至少保持冷静以便将集中力量抗疫和和重建时,或者会出现​冲突的平静”,有分析就指,尽管疫情可能会使某些国际性危机进一步恶化,但也可能是为制止危机提供似乎是不可能的历史进程的机会。比如在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之初,伊朗深受疫情打击,而伊朗在海湾地区的宿敌阿联酋和科威特就发起了提议,向一向敌对的伊朗提供医疗援助。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