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公民论坛

NGO世卫台湾:病毒无国界,世卫组织勿让政治凌驾专业

音频 14:47
因应新冠病毒疫情,2020年世界卫生大会5月18日在日内瓦以视讯会议方式开幕。
因应新冠病毒疫情,2020年世界卫生大会5月18日在日内瓦以视讯会议方式开幕。 UN Photo/Eskinder Debebe
作者: 瑞迪
36 分钟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让本应在全球抗疫努力中扮演核心角色的世界卫生组织卷入一场大国外交博弈的风口浪尖,也让台湾争取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尤其是世界卫生大会的努力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一方面,支持台湾参加世卫大会的声音今年明显超出了以往台湾有限的几个邦交国的范畴,美国之外,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等国政府都对台湾的努力表达了支持;另一方面,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4月初在一次记者会上对台湾发出的公开批评不仅使得北京常年打压台湾国际参与的努力公开化,而且也随其在台湾社会引起的极大反弹,让争取参加世卫大会议题在台湾凝聚了更大的民间共识。 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邀请台湾非政府组织世卫台湾外交协会顾问、前外交官刘仕杰先生向大家介绍围绕世卫大会的台湾民间外交努力。

广告

法广:作为世卫台湾外交协会顾问,您能否首先介绍一下世卫台湾外交协会是怎样一个组织?

刘仕杰:世卫台湾外交协会是台湾一个NGO(非政府组织),由一群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员组成。协会成员中有医生,有护理师,也有像我这样比较偏外交与政治人士,还有一些是在媒体或公关领域的专业人员。组成这个协会的最重要目的是希望让全世界看到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或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的重要性。

法广:今年你们具体组织了哪些活动呢?

刘仕杰:我们最近组织了一次全球直播(论坛),与美国、与欧洲等全世界各个地方的人士,以网路的方式,向全世界宣达我们的诉求。我们也积极与世界各地的媒体接洽。前一段曾与俄罗斯以及印度的电视台连线,就是希望把我们的讯息传播出去。 今年由于有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我们没有去现场活动。去年,我们协会曾经派人组团,去日内瓦现场(当时是在日内瓦车站)布展,向当地居民,以及去参加世卫大会的国际政要,让他们了解台湾要去参加世界卫生大会的诉求。

法广:世界卫生组织是一个大国角力的场所,民间团体可以有怎样的作为?民间外交虽然不是台湾独有,但台湾,尤其围绕世卫,民间外交活跃,民间外交与政府外交如何互动? 与政治更迭有否关系?

刘仕杰:世卫组织当然是一个以国家为单位的国际组织,民间的角色就是帮助政府,把这些诉求,用其它的方式宣达。就是说,一些事情政府可能不方便做,或者政府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和人力去做,我们就可以来做。像去年,我们就是自己筹资组团,去日内瓦布展。今年当然政府虽然花了很多心思,去传达台湾要参加世卫组织的诉求,但还是有不足的地方。这就需要我们这样的NGO来参与和协助,做更多的串联,更多的讯息扩散。我想,民间与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是一个互补、相辅相承的关系。

法广:民间外交是否会受到台湾政坛的政党更迭的影响?会不会在某一任政府下,活动空间更大,而在另一任政府下,活动空间相对缩小?

刘仕杰:以世卫来讲,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中性的民间协力的活动。在台湾政坛,过去无论是国民党执政,还是民进党执政,民间都有很多人和力量愿意跳进来协助推动,并不会真的因为是哪一届政府,这样的努力就会更大或更小。但是,也的确,民间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多少也要去配合当时政府的主轴。我们知道蓝营政府和绿营政府在参与世界卫生大会议题上的确是有一些方向上的不同。这是民间团体在帮忙协助的时候需要注意的一点。

法广:您提到民进党和国民党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不同,具体指什么?

刘仕杰:比如说,在马(英九)政府时期,2009年到2016年这8年期间,台湾是有受邀去参加世界卫生大会,当时是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义参加。2016年那一次比较特别。当时蔡英文刚刚当选总统。世卫大会在5月23日举行,是在蔡英文总统就任后的第三天。所以,包括之前的前置作业送达的还是在“一中”原则下对Chinese Taipei 的邀请函,当时的台湾政府接受了这样的邀请,派人去现场出席世卫大会。但是很显然这个底线,现在就不太可能被接受。蔡英文政府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一中”原则⋯⋯。所以,我想,台湾国内政治中,底线在哪里、要以什么样的名称、在怎样的原则之下,来接受这样的invitation(邀请),不同政党会有不同的做法。

法广:台湾从政府到民间推动参与世卫组织或世卫大会的努力今年非常活跃。为什么参加世卫组织或参加其活动对台湾这么重要?

刘仕杰:我们最大的诉求是能够在WHO(世界卫生组织)的架构下,以最及时、最有效的方式,拿到全球公共卫生的相关资讯,而不是通过通过另外一个国家作为中介获得。过去,在我们无法参与的情形下,有很多技术性会议,我们虽然去报名了,但都没有被同意参加。如果是一个正常国家的话,台湾应该是有权利参加所有我们想要参加的会议,而不是我们申请了这么多场会议,但只有很少很少的几场被世卫组织的官员同意。

这次Covid-19疫情也证明,全世界的公卫体系应该是无关政治的,如果把WHO变成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场所,事实上就会削弱全球在这个平台里的防治能力。要让全世界能够在对抗疫情时有更强的能力,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卫生大会就不应该是一个政治角力的场所。

台湾争取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卫生大会,除了为了台湾自己的利益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病毒是不分国界的。在全球公卫体系下,唯有让台湾发挥自己的专业,去贡献自己的力量,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安全、更健康。我们希望世界卫生组织,无论是谁担任秘书长,都能够回归到专业,不要让政治凌驾专业,这样才能期待一个更安全的世界。

法广:虽然台湾每年推动参加世卫大会都不成功,但大家的理解都是其中症结是两岸关系在掣肘这种努力。但今年世卫组织,至少是它的总干事,直接与台湾出现关系紧张,您怎么解释这种局面?

刘仕杰:这也是让我们感到高度遗憾的事情。WHO现任干事长显然在很多政治判断上,让包括台湾在内的全世界许多国家非常清楚地感受到他非常不适任,他在把政治放在公卫之前。这样的形势也造成台湾政府在世界卫生大会这个议题上,被谭德塞个人的情绪所影响,这很不好。事实上谭德塞不应该想为什么台湾会与他有这样的tension(紧张关系),而是想为什么他的作为、他的政策不能得到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肯定和支持。这并不是只有台湾政府这样讲,而是包括美国、加拿大等国家都在这样想。谭德塞先生作为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他应该去想想自己是不是让政治凌驾了专业。如果他的专业判断真的正确的话,为什么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Covid-19的零号病人?他究竟是怎样和中国政府去谈这些问题的?这其中有太多的谜团。我想,全世界都在等待他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法广:台湾参加世卫大会的努力今年得到了不少国家的支持。但特朗普政府对世界卫生组织非常不满,此前流露想另起炉灶;欧盟国家则同时在努力不让世卫组织在中美较量中垮掉。台湾面对这样的局面如何定位呢?

刘仕杰:我认为,台湾不应该全部寄希望于美国另外成立一个国际卫生组织,我认为这是不现实的。因为今年是美国的选举年,特朗普今年底要去竞选连任,所以他的很多说法和作为事实上都有自己政治上的考量,特别是美国国内政治考量。所以,对他的一些话,我们需要再三去思考其背后的脉络。他的确暂时终止了对世卫组织的资助,但美国从来也没有说要退出这个组织,这两个动作还是有差别的。

至于美国要另起炉灶,另外成立一个世界卫生组织,那难度会更高:到底有多少国家愿意追随投资?美国国内民主党和共和党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根本就还没有共识。所以,我觉得在现阶段去讨论台湾应该站什么立场还太早。基本的基调应该还是在现有的框架之下,去争取更多国家来支持台湾参与。至于另外一个没有中国参与的WHO, 目前来看,我觉得完全没有成形的可能。

法广:两岸关系定位在台湾民意中一直都不是非常明确。很多年间的民意调查都显示大多数人的认知还是维持现状。如今台湾围绕参加世卫组织或世卫大会的努力如此活跃,是否可以说这种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在发生变化呢?

刘仕杰:应该是说有越来越多的台湾人认同台湾是一个国家,有越来越强的本土化认同。但台湾的国家定位问题,我想目前多数人的意见还是维持现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