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曼谷專欄

東南亞探討後疫情時代發展模式

音頻 05:50
圖為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圖為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路透社照片

新冠病毒後疫情時代的到來,悲觀媒體將其形容為恐怖時代的開始,因為任何想象不到會發生的事情,此時此刻都有可能會發生。亞洲地區更多媒體提供了積極尋求未來發展的真知灼見,新加坡政治領導人李顯龍指出美中對抗不利於亞洲未來的發展,泰國經濟學家頌魄教授建議疫情後對“全球化經濟模式”進行合理性調整,印尼富商呼籲東盟各國強化地區平台的合作與團結。

廣告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Lee Hsien Loong)6月4日透過個人臉書透露自己發表在美國刊物《外交》(FOREIGN AFFAIRS)上針對美國和中國關係的分析意見,強調了美中關係對亞洲安全與繁榮的重要性,大多數亞洲經濟體與美中兩個國家都有密切關係,都不想被迫在兩者之間做出選擇。美中兩國作出的戰略選擇,將塑造新興全球秩序的格局。大國競爭在所難免,但彼此之間的合作能力才是對治國之道的真正考驗,這將決定人類在氣候變化、核擴散和傳染病傳播等全球問題上能否取得進展。李顯龍強調2019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清楚地提醒人們,疾病不受國界限制,各國攜手合作是多麼重要。新加坡《聯合早報》(Lianhe Zaobao)同天報道此譯文的標題是:瀕危的亞洲世紀—美中對抗的危害。新加坡領導人歷來在引領國際形勢發展思潮上不甘落後,李顯龍主旨呼籲美中兩國戰勝分歧、建立互信,他因此成為新冠病毒疫情以來首位向美中兩國公開喊話的東盟領導人。

泰國正大管理學院院長頌魄教授(Dr.Sompop Manarungsan)針對中美在多個領域展開競爭的影響進行分析稱,首先受疫情影響後中美經濟衰頹顯而易見,北京政府放緩了對國民經濟生產總值(GDP)成長的推動,華盛頓同樣不再預估本年度經濟水平,如今美國經濟出現不協調發展,即:金融面恢復迅速,而在體現民生經濟的真實經濟面(Real Sector)則形勢嚴峻,預估未來經濟復蘇呈V字形趨勢希望渺茫,未來長期的經濟困頓和復蘇或以底部拖長的變體U字形來加以實現。其次在後疫情時代國際間對外投資熱情因為飽受打擊而出現驟減,各國當局會在評估各自的風險承擔能力後陸續出台針對跨國投資的限制措施。最後是全球化經濟熱潮出現降溫並逐步進入合理性調整,往日“全球化經濟”的重要地位或將被未來“鄰邦型經濟”所取代。東南亞各國根據各自不同的情況進行調整後摸索出未來的經濟發展模式,大致觀察可分為幾個步驟:第一步恢復與發展本地經濟;第二步側重發展鄰邦型經濟;第三步逐步發展包括東盟、中國和亞洲南部在內的地區型經濟;第四步恢複發展經過重新整合後的跨國跨地域全球經濟,建立起使生產勞動力、原材料、生產系統、商品運輸和銷售更加合理的新型全球產業鏈。頌魄教授相信在通訊技術迅速發展的引領下,數碼化的虛擬技術將發揮重要作用,在資本流通、技術共享和創意交流之間進行整合,從而為人類社會的發展提供更多有利機會。

面對疫情高峰期過後瞬息萬變的國際形勢,被新加坡媒體譽為“印尼錢王”的力寶集團創始人李文正提出了新的發展觀點,前提是東盟國家必須加強團結。李文正分享自己對全球局勢發展的最新觀察指出:當今世界格局出現了“去全球化”趨勢,若要進入以人工智能、信息技術為主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必須具備六大要素,分別是“地大、物博、人多,內需市場大,工業產業鏈齊全和科技發達”,而在當前情況下,只有中國、印度、俄羅斯、美國以及歐盟和東盟符合上述條件。

積極主張亞洲國家致力於團結共同謀求地區經濟發展的多名泰國媒體人重新提到了印度經濟學家賈拉姆.拉梅施(Jairam Ramesh)曾在2005年提出的“中印(Chindia)”一詞,這是一個超越地緣政治概念的經濟學術理念,強調將中國和印度的綜合實力視為同一個結合型經濟體,發揮兩國經濟優勢進行互補,從而提高亞洲地區跟西方世界的話語權。這一概念給中國和印度度量自身角色和進行國際定位提供了另類思考模式。當然這需要跨越地緣政治概念的鴻溝,更需要中國和印度兩個亞洲大國領導人的理性思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