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思想长廊

心灵秘密的探索者雅克·拉康第十一节 梦的解析之六 儿童性欲与俄狄浦斯情结

音频 12:16
El psiquiatra y psicoanalista francés Jacques Lacan (1901-1981).
El psiquiatra y psicoanalista francés Jacques Lacan (1901-1981). Foto: Le Seuil/Jerry Bauer

[提要]在弗洛伊德看来,幼儿的心理和他的生理一样,都有一个成长和成熟的过程。而心理的成长成熟是和他的性意识密不可分的。甚至可以说,一个人的心理成熟度和他幼儿期性心理发展健全与否是一回事儿。而幼儿性心理发展的关键是如何恰当地处理俄狄浦斯情结。

广告

问:俄狄浦斯情结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一个关键概念,我想你应该给听友们介绍一下。

答:是应该。我们先来看看弗洛伊德给俄狄浦斯情结的定义:“男孩子早就对他的母亲发生一种特殊的柔情,视母亲为自己的所有物,而把父亲看成是争夺所有物的敌人。同理,小女孩也以为母亲干扰了自己对父亲的柔情,侵占了她自己应占的地位。根据观察的结果,可知这些情感起源极早,我们称之为俄狄浦斯情结。因为在俄狄浦斯的神话里,由儿子方面而起的两种极端的愿望,即弑父和娶母的愿望,只是稍微改变了呈现方式而已”。

问:为了让听友们更清楚这个概念,你应该先给听友们讲讲俄狄浦斯的故事。

答:好,这确实很重要。弗洛伊德用的俄狄浦斯这个形象,出自古希腊悲剧作家索福克勒斯的名剧《俄狄浦斯王》。俄狄浦斯的生身父亲叫拉伊俄斯,是忒拜王。他的母亲叫伊俄卡斯忒。在俄狄浦斯未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拉伊俄斯得到了一个神示,说他将被自己的儿子所杀。结果,俄狄浦斯刚一出生,就被人用铁钉穿住双脚,丢到荒山里去了。俄狄浦斯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铁钉穿透双脚。没想到,俄狄浦斯被一个猎人捡了起来,送往科任托斯,由国王波吕玻斯抚养成人。在一次酒宴上,有人喝醉了就辱骂俄狄浦斯,说他不是波吕玻斯的儿子。他心中奇怪,就去福玻斯(也就是罗马神话中的阿波罗)神庙去问卜,结果福玻斯预言他会弑父娶母,他听后心里非常害怕,就往家赶。路上赶得急,撞到了一辆大车,驾车的仆人下来就辱骂他,他一时愤怒就把这个仆人杀了,然后他发现车中坐了一个老人,他顺手把这个老人也杀了。这个老人就是拉伊俄斯,他的亲生父亲。

忒拜城死了国王,这还不算,又遇到了新的灾难,宙斯的妻子赫拉派人面狮身的怪兽斯芬克斯坐在忒拜城外,问过路人一个问题,什么动物早晨四只脚,中午两只脚,晚上三只脚?答不出来就被吃掉。俄狄浦斯正巧流浪到这儿,被斯芬克斯拦住,要他猜这个谜,他就回答说是人。早晨,也就是幼儿,不会走路,所以手脚并用,是四只脚,中年长大成人,两脚走路,晚上人老体衰,拄上拐杖成三只脚。这就是著名的斯芬克斯之谜,被俄狄浦斯破解。斯芬克斯被人破解了谜之后,羞愧难当,跳崖而死。忒拜城的人因老国王已死,王位虚置,就拥戴俄狄浦斯为王,并让他娶老国王的寡妻伊俄卡斯忒为妻。结果,那个预言就实现了,俄狄浦斯弑父娶母,并生下两男两女。从此以后,忒拜城灾难不断。俄狄浦斯多方打问,终于搞清了真相,结果既是他母亲又是他妻子的伊俄卡斯忒自杀,俄狄浦斯刺瞎自己的双眼,出外流浪。索福克勒斯的这出戏,写得回肠荡气,他所要阐明的是,命运不可抗拒,人只是被命运驱赶的可怜虫。但是弗洛伊德却从中找出了它的心理学意义。

问:那弗洛伊德是怎样阐述俄狄浦斯情结的心理学意义呢?

答:刚才我引的弗洛伊德那段话,是个基本定义,它的具体内容是儿童性欲。请听友们注意,这个性欲的含义在弗洛伊德那里是相当宽泛的。这和我们一般人理解的成年男女之间的两性关系并不一样。人们常理解的两性关系只是弗洛伊德所讲的性欲的一部分内容。因为他的这个性欲就是生命本能追求快乐的行为。在幼儿就是自然地寻求安全、舒适的冲动,弗洛伊德给幼儿性欲作了分期,首先是口腔快乐期,即吮吸的快乐,从幼儿吮吸母亲乳房得到快感与安全感开始。这一点听友们应该会同意,因为我们看到在法国有许多家长,在孩子不吃奶的时候要塞一个奶嘴儿在口中,让孩子感到舒适和安全。结果也养成了坏毛病,让孩子嘴里不含个奶嘴就睡不了觉,因为没有吮吸带来的快感,他就感觉不安全。

第二阶段就是肛门快乐期,也就是在排泄中感到舒适、快感和安全。因为幼儿的性器官还没有发展成熟,所以他的快感并不来自于成熟的性感区,而是全身性的。弗洛伊德的这个分析,被许多哲学家、美学家当作有可能摆脱压抑,创造无压抑文明的证据,比如法兰克福学派的大家马尔库塞提出的“新感性”说,就是受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启发。

问:这是不是说快感脱离了性感区就摆脱了压抑?

答:你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本质,不过我们今天先不谈这个,还是回到俄狄浦斯情结。幼儿在母亲身上获得安全、愉悦,通过母亲的哺乳、爱抚,这是完全独占性的。所以弗洛伊德说,“一个孩子在幼时(这个经验到后来便被遗忘了)常毫无隐蔽地表示这种利己主义,因为一个孩子总是先爱自己,然后才知道去爱别人而牺牲自己。即使他爱别人,也仅因为要满足自己的需要,所以也起源于自私的动机。只是到了后来,才能使爱的冲动脱离利己主义,所以孩子实际上是由于自私然后才学得如何爱人”。因为这种自私,幼儿的意识中便会产生独占母亲的冲动,因为他确切感觉到母亲不是他一个人的,而父亲比他有更大的权威。

父亲通过占有母亲而剥夺了幼儿的快感,所以父亲是幼儿的第一个压抑性权威。在幼儿期,这个压抑是针对简单的快感,等孩子逐渐长大,他会发现父亲的压抑不仅是天然拥有对母亲的特权,同时也拥有财产、事业、社会交往方面的压抑性力量。所以在幼儿的无意识中,父亲的形象总是和压抑、痛苦联系在一起。这些痛苦会通过梦进入意识,所以很多精神病患者的梦都是和家庭的痛苦联系在一起的。这种情结就是俄狄浦斯情结,也就是弑父娶母的冲动。在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中,伊俄卡斯忒,也就是俄狄浦斯的母亲兼妻子,说了这样一段话,“偶然控制着我们,未来的事又看不清楚,我们为什么惧怕呢?最好尽可能随随便便地生活,别害怕你会玷污你母亲的婚姻,许多人曾在梦中娶过母亲,但那些不以为意的人却安乐地生活”。这话被当作可以克服俄狄浦斯情结的证明,我们下次再谈。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