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風土人情

新冠疫情與刁鬥的蟑螂

音頻 06:04
法國Jentayu亞洲文學翻譯期刊出版刊登中國作家刁鬥《蟑螂》短篇小說法文版
法國Jentayu亞洲文學翻譯期刊出版刊登中國作家刁鬥《蟑螂》短篇小說法文版 © Jentayu

7月中旬法國境內新冠感染率再度出現略微回升趨勢,儘管目前病例數字並不高,但與此前幾周相比新冠病毒出現了加速傳播的跡象。在新冠疫情引發社會衝擊的不安定的特殊時期,法國Jentayu亞洲文學翻譯期刊出版關注新冠疫情與禁足的文學作品,對現實進行反思,首次免費供大家網上閱讀,由鄧欣南合作翻譯的作家刁鬥《蟑螂》短篇小說一文引人深思,感謝作家刁鬥接受法廣專訪。

廣告

習慣有蟑螂的生活

法國Jentayu亞洲文學翻譯期刊出版刊登中國作家刁鬥《蟑螂》短篇小說法文版。《蟑螂》小說中講述的父親和兒子應對蟑螂的悲劇。兒子這一輩表面上看來可以逃走,他對惡反抗沒有消失,但是兒子與他逃離的小村莊的眾人們對蟑螂的醜惡已經接受,而且視而不見格格不入。

刁鬥,原名刁鐵軍。遼寧瀋陽人。在80年代從北京廣播學院新聞系畢業後從事寫作。他曾經擔任遼寧省作家協會《當代作家評論》編輯部編輯等職務。刁鬥30多年前完成撰寫的蟑螂短篇小說。

刁鬥出版的短篇小說集
刁鬥出版的短篇小說集 © 刁鬥

刁鬥表示90年代他30出頭喜歡超現實理念強的創作,他關注社會種種壓抑和不滿,諸多社會上醜惡和罪惡的東西對自己干擾特別大,影響自己的心理,曾經渴望反抗,試圖進行鬥爭。但是世界上如同蟑螂一樣醜惡的東西生命力特彆強大,在現實社會中無法取勝,但是刁鬥認為我們可以被打敗,但是要堅持不垮掉。

蟑螂醜惡,噁心但是屬於地球上古老的昆蟲,生命力特別頑強,無論人們如何努力都無法消滅它,而且蟑螂追隨人類,在人類生活地方出現,人性中醜惡的東西如同蟑螂。

刁鬥表示這麽多年過去了,現在回想起來《蟑螂》這篇小說中噁心的蟑螂形象激發了他從創作慾望。

30年前《蟑螂》預示的情況現在發生

刁鬥認為人性中自私,狹隘,妒忌屬於人性中黑暗的一面,千百年,古今中外永遠存在人性中,一些人可以客服屬於自我約束,但是醜惡在骨血中,在人性中世代相傳。

大家知道80年代末期中國發生六四,當時年輕的刁鬥關注社會問題,希望國家和社會能夠特別好。可是從政治的層面如專制,集權 ; 從生活層面人性的醜陋,邪惡幾乎是趕不盡殺不絕的,永遠在感染你和影響你,這是刁鬥當時的認識。

如今新冠疫情等不同的病毒和病菌對人的影響和人類生活的干擾與人性中壞的東西相同。刁鬥認為即使人類用疫苗治癒疾病但是永遠是暫時的。刁鬥自認為被告對人類和人類世界不抱太多幻想,絕望的態度。他認為儘管現在感覺表面生活挺好,但是骨子裡非常悲觀,非常絕望。

刁鬥對疾病和瘟疫,包括社會性的,政治性的瘟疫和自然中瘟疫的理解是,和平只是暫時的。人類社會由於差異永遠處在對峙鬥爭狀態中,這是一個常態,反倒和平安寧,安定這可能只是一個短暫的。

《蟑螂》小說預示最可怕的事情是不僅是醜惡不斷出現,而且最終被多數的人認為是習以為常的正常的狀態,這在社會病毒和政治病毒上反應更加厲害,重複出現,因此20幾年前寫的故事,不需要預計,只要如實觀察社會,認識到這些,做出判斷和準確地做出表達,就知道現在重演這個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