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侯志明:港版国安法是对香港一国两制的死亡证明

音频 12:40
玛丽 侯志明接受France24电视采访
玛丽 侯志明接受France24电视采访 © france24视频
作者: 法广

《港区国安法》在香港回归23周年之际颁布实施,针对分裂国家、颠覆政权、恐怖活动及勾结外部势力四大罪行规定最高无期徒刑的惩处,引发香港内外强烈反响。就该法的推出、内容及对香港未来的影响,法国著名汉学家玛丽 侯志明女士接受本台的采访。

广告

港版国安法在6月30日夜间,香港回归23周年前一个小时正式颁布实施,中国官员说这是对香港的一个生日礼物,您对此怎样看?

玛丽 侯志明:生日礼物这个名词太可怕,这种生日礼物谁要呢?我觉得这是一种“死亡证明”,过去是一国两制,香港还可以享受原来的生活方式、法律权利以及各种各样的人权,比如重要的新闻自由、工会自由,这些自由中国大陆没有。你不能信法轮功,我不是说法轮功是一个非常需要的宗教,但是在香港,人们如果相信法轮功就可以信法轮功。工会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工作没有工会保护你的利益,你怎么办?中国大陆工人没有这个权利,香港工人一直有,一直有比较强硬的工会,保护他们的工资、保护他们的假期等等权利。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生日礼物,这是一个死亡证明。

北京为什么要现在急于推出国安法?

玛丽 侯志明:这个问题当然要问习近平, 因为这不是北京、这大概就是习近平的要求。我估计北京有一些领导人不同意,为什么会不同意?因为香港对中国的经济起很重要的作用,六、七十年前如果没有香港的话,中国根本不能做外贸,所有的进出口的贸易全部都是通过香港,之后香港有很重要的银行,很多人愿意投资,但是不敢把钱放在国内,他们愿意把钱先放在香港等等。现在最有钱的人在中国国内把他们的财产都放在香港,或者其他的国家,香港在这方面还是起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估计除了习近平之外,很多领导人可能对这个选择,对这个决定不是那么高兴。

选择7月1号前一个小时(公布实施)有很重要的象征性,7月1号对中国大陆是一个很大的胜利,选这一天去告诉全世界,就等于是说,现在香港是百分之百地属于北京,就是一国两制基本上已经不存在了。所以选这个时候是一种非常骄傲的方式去对全世界说:我们这么办,你们又有什么反应?你们又能说什么?。即使现在有很多国家都做了表示,美国就说对香港的特别待遇要取消;欧盟也表达很强烈的反应,我估计全世界很多国家会表达不同意的观点。英国说欢迎香港人口的一半、如果愿意搬到英国,就欢迎你们来,而且大多数的人也可以申请英国国籍。这些反应都说明,我们民主国家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措施。

现在国安法内容已经公布,外界对其条文有不少质疑,包括香港大律师公会就说其条文定义模糊,效力又极广,难以界定触犯的红线,也有担心对香港司法独立的影响等等。您对其内容有怎样的看法?

玛丽 侯志明:我完全同意他们的评价。因为中国的法律其实根本不存在。法律应该是独立的,如果你杀了人,那你应该得到惩罚,这是正常的。但是在大陆,你虽然没有杀人,如果共产党说你杀过这个人,那就是你杀过这个人,你也没办法保护自己,所以法律不光是模糊,而是比模糊还严重。虽然存在(法律),中国共产党也不一定按照法律去办事情。在香港现在比方说你对国家有严重的危险,为什么?因为你在外面喊口号,那喊口号其实对于法治国家的安全会有什么威胁?你喊了半天,这个国家还存在对不对?所以这就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什么是危险?你做什么算是违背这个法律?没有人确。因为现在在中国很多维权律师都被判、都被抓,都做了几年的牢。每次都是什么“违背国家利益”或者“散布谣言”或者“企图颠覆政府”等罪名。你怎么说我要颠覆政府呢?这都是共产党说的,而不是我说的。所以中国的法律是一个根本模糊的法律。

您如何看国安法的实施对香港现实及未来影响?

玛丽 侯志明:有两个观点,现在香港真的属于深圳、广州、澳门地区,有的人、比如做贸易的人会说,现在会提供方便,可能对经济有好处,我当然没有这个观点。但是我估计有的人会这么说,但是我觉得(就像)法语所说:有会下金蛋的鸡,你如果杀了这个鸡,将来怎么会得到金鸡蛋呢?我觉得现在中国政府正在做这个事情。原来香港是一个非常非常成功的城市,是一个对中国经济非常重要的地方。如果你现在不允许它按照它传统的方式去发展,将来的香港是什么?将来的香港就失去了它的特色和它特别的能力,这个特别的能力就是提供一种人家可以信任的工作环境。将来没有信任的话,谁愿意在香港工作? 我不知道。

您刚才谈到了外国对香港实施国安法的反应,在香港问题上,美国等西方国家有多大的影响空间?

玛丽 侯志明:这也是一个问题,因为最近几年,中国每次做一些全世界批评的错事,每次有很多人呼吁,有很多人说,很多人谴责,说这违背了人类的原则….结果中国好像就是一个麻木的国家,你说什么,你做什么它都没有反应,它继续做、继续往前走。所以现在只有非常非常清楚和具体的做法才可以起作用。

至于是什么做法呢?这个问题很难,现在我估计很多国家都正在思考,但是第一可能的是要增加台湾的地位,如果现在很多国家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有其自己独立的政府、独立的宪法等等,可能对中国会有一点影响。中国会说你们违背大中国的原则。我们就想违背大中国的原则,你们可以违背一国两制的原则,我们为什么不能支持台湾?因为现在支持台湾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如果对台湾不表示支持,那台湾未来就是今天的香港。

我估计台湾现在还是一个健康的民主国家,它的经济也比较发达,它的声誉也非常好,所以我暂时(对台湾的未来)不担心,但是现在这个世界是越来越危险,你看普金自己决定要当永远的俄国的皇帝,美国的川普也是一个古古怪怪的总统,如果他在连任,他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决定(未知)。所以在这样的环境里,如果台湾面临危险,谁会去保护它,这也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现在我们的将来只有问题,回答不多。

您有要补充的吗?

玛丽 侯志明:我要补充的是,我好多年来呼吁中国人权,支持在中国奋斗的民主人士,所以我有很多机会与香港的那些律师、工会分子、异议人士、知识分子、作家见面。我特别是对李卓人、李柱铭有巨大的尊敬,这些人他们每次到欧洲来,每次带来一种非常优秀的传统,他们讲的话总是特别具体、特别清楚,而且特别关心法律的要求,特别是李柱铭,他最会说按照法律应该如何如何,他最懂法律的作用,好像比我们西方人还懂,所以想到这些人会面临这么大的危险,我心里非常不安。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