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担心上医院染疫 伊拉克人宁可求助私人诊所或药房

1 分钟
广告

(法新社伊拉克库特2日电) 伊拉克助产士马利安(Umm Mariam)原本一天接生3名婴儿,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孕妇们担心去医院会感染,马利安只得把自家改成临时诊所,一天接生多达6个宝宝。

伊拉克历经数十年战争,百废待兴,在全国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感染人数激增到近13万例、近5000人病故的此刻,医疗机构正面临供氧及防护设备短缺等问题。

此外,官方数据显示,确诊病例中有3000人是医护人员。

马利安在自宅改装的诊所里说:「所以现在很多女人宁可在我家生孩子」。她住在库特市(Kut),位于首都巴格达东南方约160公里。

这种严峻情势与1970年代的伊拉克大相迳庭,当时的伊拉克以提供中东地区最优秀的医疗系统之一而自豪,公民可享有免费的先进医疗照护服务。

然而,从1980年开打的两伊战争,到美国主导的军事行动,加上对抗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战事,接连不断的冲突使得医疗系统资金缺口愈来愈大。

多年来,伊拉克因遭受国际制裁而无法进口新的医疗设备及备用零件。伊拉克的国家预算几乎全来自销售石油所得,政府目前仍仅拨出2%的年度预算给卫生部。

即使在今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伊拉克的医院也每况愈下,不仅设备老旧、破损,医护人员也训练不足,还超时工作。

29岁的梅兹(Mais)再过几周就要生下第一胎。若是在去年,她本可前往公立医院花一笔微不足道的费用就能生产,「但我很怕感染COVID-19,所以我的妇产科医生建议我去私人诊所」。

私人诊所因此生意大好,但很少人付得起医药费,尤其世界银行(World Bank)预估,今年伊拉克的贫穷人口比例将倍增为40%。

梅兹必须花费近1500美元(约新台币4万4000元),但她自认别无他法,「我所有朋友都这么做,因为COVID-19患者已经波及产科部门了」。

库特市所在的瓦西特省(Wasit)有9所公立医院,其中一所已改成专门医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设施。其他8所医院试图维持正常运作,把所有染疫患者都转到那所专门医院。

但居民仍然担心感染,很多人根本不去医院任何部门,若生病或受伤,他们宁愿去药房。

即使在家自行服药,花费可能也不低。一些伊拉克人说,氧气罐、维他命C和锌片,甚至一些口罩价格都涨为3、4倍。

然而,他们仍坚信,在家自救还是比去摇摇欲坠的公立医院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要好。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