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張倫:深圳在可見的將來很難超越香港

音頻 07:37
粵港澳大灣區造成城市(宣傳片截圖)
粵港澳大灣區造成城市(宣傳片截圖) 宣傳片截圖
作者: 瑞迪
18 分鐘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0月10日將在深圳參加慶祝經濟特區成立40周年紀念活動。香港特首臨時應招前往同賀,宣布延後她原定應在14日在立法會的施政報告演講。40年前深圳、珠海、汕頭和廈門四個經濟特區成立,成為剛剛走出文革的中國,改革開放的試驗場。藉助臨近香港的優勢,深圳迅速起飛,40年後,深圳一些經濟指標甚至已經超越香港。在香港近年來不斷抗爭中央政府對其“一國兩制”的滲透與破壞的同時,北京持續加大對深圳的支持,並力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香港主權移交前的特有優勢不僅不斷遭到侵蝕,也面對在大灣區計畫中進一步消蝕的前景。深圳是否可能取代香港呢?法國蓬德瓦茲大學教授張倫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表示:

廣告

張倫:深圳超過香港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深圳基本上是依託着東南沿海、中國大陸腹地縱深、珠三角,集中着各種各樣的資源、人才、享受着一些特殊的政策、還有人口等(根據深圳官方數據,2020年初,當地常住人口1343,88萬)。所以,深圳從經濟體量上超過香港應該不是問題。

但是深圳什麼東西永遠沒辦法超越香港呢,是深圳的司法狀況,是與國際接軌的一套觀念體系,在這方面,深圳很難超越香港。現在不可能,在可見的將來也不可能;甚至永遠也不可能,除非中國發生一些比較重要的政治政治改革,否則,以現在的體制,香港的地位是不可能由深圳替代的。這是國內許多人,包括一些領導層的一個重大誤判!他們認為,從體量來說,香港當年佔中國GDP比例非常高,但現在比例非常小,而且,這些年香港經濟轉型,在轉型過程中,需要大陸的一些支撐,所以許多人滋生一種非常得意、傲慢的態度,包括一些領導層,認為,香港現在依靠大陸的支撐,但事實上這完全是一種錯誤判斷。造成香港這樣一個極其重要的國際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不是一兩個行政命令、不是三天兩天,就能夠營造出來的,需要假以時日,有相當長的時間,通過人才培養,通過國際接軌(香港司法體系是與整個國際體系相接的)。現代經濟的基本要素,香港都有,這些要素就是司法的明晰,以及與這種司法明晰相關的可信度、嚴格等,這些都是深圳在目前狀況下—不光是深圳,上海也一樣—,只要是在中國現有的司法體系下,不可能有的。這也是為什麼這次國安法從根本上撼動了香港的經濟地位,原因就在這裡,因為這衝擊到了香港基本的司法獨立體系,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這種地位不可能持續下去。

法廣:您提到國安法對香港原有優勢的破壞。同時,北京在努力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香港是否會逐步地失去自己的特殊性,在大灣區框架下,變成一個和深圳、和上海一樣的城市呢?

張倫:這個趨勢是不可避免的。現在已經看得非常明顯。原來說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經濟互動,如果是在一個嚴格尊重“一國兩制”的前提下,利用香港這個世界窗口、橋頭堡,同時,整個珠三角這個大的區域經濟互動,勞力、資源等各方面匹配,我想,這對整個珠三角地區的經濟發展,甚至南半個中國經濟的發展,包括對推動香港的經濟結構的進一步調整、轉型,都可以有互補的長處。但問題是,最近這些年的政策,從政治文化,到司法體系,對香港的獨立性的蠶食,日漸明顯。最後就是不久前公布的國安法,使得香港的“一國兩制”徹底終結,在某種意義上說,在今後一段時期內,香港的某些政治狀況可能說不定比大陸一些城市還要遭,因為北京已經把香港作為一個與西方對壘的新冷戰的戰役,那它會不惜一切代價把香港控制起來,所以會在香港的許多問題上,比如抓人,可能比大陸有些地方做得還要過。因為它需要在香港立威,就必須重拳出手,所以香港情況會比較糟糕。最近我們看到那裡還在抓人,已經超過一萬。在這個前提下,香港不可能有真正的未來,它會慢慢地失去它的獨特的特性、魅力,慢慢會與廣州、深圳等越來越相似的城市。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