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東京專欄

王毅推遲訪日是由於四國外長會議嗎?

音頻 06:48
中日兩國近日決定推遲中國外長王毅訪日行程。2020年10月。
中日兩國近日決定推遲中國外長王毅訪日行程。2020年10月。 路透社
22 分鐘

日本政府在9月27日向媒體透露稱,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計畫最快於10月到訪日本,並與日本外交大臣茂木敏充及日本新首相菅義偉會談,但是最近兩國政府決定王毅訪日延期,究竟何時訪日未定,據說原因是中旬菅義偉和王毅都有外訪,而且中共中央政治局9月28日召開會議決定,從10月26日至29日召開中共十九大第五中全會,習近平以及中國其他領導人將討論並制定從2021年至2025年的第14個五年經濟與社會發展計畫。

廣告

但是也有人認為: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四國外長6日在東京召開會議,針對海洋活動頻繁的中國,就為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加強合作達成一致,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6日接受日媒採訪時嚴厲批判中國,中國方面非常氣憤,因此推遲訪日,這也是一種不滿的表示。

按說中共十九大第五中全會,早在中國方面的議程之中,據中國新華社今年7月30日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開會議,決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開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主要議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研究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畫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會議。”

因此如果日中兩國商定王毅訪日,五中全會的事情應該考慮其中,這件事應該不完全是真正的理由。

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9月29日宣布,美日印澳四國外長將於10月6日在東京舉行會議,會議將要討論“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這一願景,並將探討對抗新冠疫情的合作問題。

10月6日,這一會議在東京召開,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四國外長以中國的海洋活動等為背景,就為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加強合作達成一致,並就在海洋安全保障、網絡建設與安全及高質量的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開展合作等達成一致。在會談開始時,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發言,他說:“在各個領域中,已經存在的國際秩序受到了挑戰,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蔓延,擴大了這一傾向。我們志同道合的四國外長聚集在東京,只有面對面敞開胸襟展開討論統一認識,才能加深合作。”雖然沒有直接點中國的名,但是有牽制中國的意思。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會上對中國進行了猛烈的批判,他說:必須從中國共產黨的剝削、腐敗、壓迫中保衛我們的夥伴,在南亞、東南亞、湄公河、喜馬拉雅山、台灣海峽所發生的事情只不過是一部分。

四國合作機制也稱“四邊安全對話”(the QUAD),於2007年由四國共同啟動,也稱“四國機制”。英文稱為“Quad”,是由2007年初次召開的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印度戰略對話(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的開頭4個字母而成,去年9月在聯合國大會上四國外長首次碰面,但是在國際會議之外單獨召開會議,還是首次。

美國國務院常務副國務卿比根(Stephen Biegun)在今年8月31日曾表示,華盛頓的目標是將與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亞建立更緊密的印太防務關係,即將“四邊安全對話”或稱“四國機制”(The 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簡稱Quad)正規化,使之更接近於北約,明確指出要建立“亞太版北約”。

為什麼會在日本召開,這可能與菅義偉的一些言行有關。

在9月12日於日本記者俱樂部舉辦的自民黨總裁競選者的公開辯論會上,針對他的競爭對手,前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提出的以北約為參考,建立“亞洲版北約”,也就是“日美澳印同盟”的構想,菅義偉表示反對。菅義偉表示:這恐怕要製造出“敵我兩個陣營”,他主張對華關係應該“活用高層對話的機會,應該堅持的就要堅持,繼續解決各種課題。”他表示不希望在亞洲製造“反華包圍網”,認為不符合日本的外交戰略和國家利益,是不正確的。

菅義偉的這種說法,容易讓人讀解為和美國的論調不同及菅義偉與安倍對建立“亞洲版北約”的不同看法,而菅義偉任首相後,馬上傳來消息,就是日美澳等國將朝着10月在東京召開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四國外長會談的方向展開協調,而這次外長會議由日本來主持,這可能是意味着日本方面對不諳外交的菅義偉的一種糾正。

但是本次會議並沒有發表共同聲明,凸顯出四國對中國問題的溫度差。

對於這次在東京召開四國外長會議,特別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發言,中國是極其不滿的。在2020年10月9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上,針對有關四國會談等的提問,華春瑩指出:“首先,關於美日印澳四邊機制,我想指出,現在是21世紀,是全球化時代,各國利益深度交融。搞封閉、排他的‘小圈子’無益於增進各國互信與合作,特別是當前國際社會共同面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和推動世界經濟復蘇的重大緊迫任務,我們希望有關國家能從世界各國和全人類共同利益出發,集中精力加強合作,共同儘快戰勝疫情,同時為地區乃至世界經濟復蘇營造和平環境、提供合作機遇。這符合各國共同利益。 ”

由此可見,中國對四國會談十分不滿,王毅訪日延期與此應有一定的關係,但是中國似乎也發現在這次會議上,在對待中國的問題上,日美之間是有溫度差的,因此華春瑩在回答有關王毅訪問日韓延期的問題時指出:“日韓是中國近鄰,中國同兩國保持着各層級密切交往,在抗擊疫情過程中相互支持幫助,同日韓關係呈現積極發展勢頭。王毅國務委員希望並願意在合適的時候應邀訪問日韓。關於具體時間,中方與日韓雙方一直保持協商,但並未確定。中方希望訪問早日成行。 ”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