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家:川普仍是莫斯科青睐人选

广告

(法新社莫斯科26日电) 政治分析家指出,美国总统川普虽未能如克里姆林宫所愿,开创美俄关系新时代,但和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相比,仍是莫斯科当局在美国2020总统大选青睐的人选。

在欧巴马担任总统时期,俄罗斯和西方国家的关系迅速恶化。因此川普2016年当选时,莫斯科对他寄予厚望。根据美国情治单位,克里姆林宫大力替川普助选,甚至对民主党发动骇客攻击。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21 日表示,俄罗斯和伊朗取得美国选民的资料,并采取行动左右下月投票的舆论风向。克里姆林宫驳斥这项指控「毫无根据」。

2018年,川普和俄罗斯总统蒲亭在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当时川普直截了当驳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表示他「看不出来有什么理由」会是莫斯科。

但波纳尔斯欧亚研究中心(Ponars Eurasia research centre)的李普曼(Maria Lipman)指出,川普并没有让美俄关系改善。

川普上台后,俄罗斯干预美选传闻一直如影随形,美俄在多项全球议题也有不少歧见。

两国关系紧张后,华府加强派兵前往叙利亚,莫斯科则在背后替总统巴夏尔.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权撑腰。

美国陆续退出伊朗核协议和开放天空条约(Open Skies Treaty),并且退出和俄罗斯签署的重要武器管制协议:中程核飞弹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

华府还对参与建造俄国至德国间北溪天然气2号管线(Nord Stream 2)的公司施以制裁,并加强制裁俄罗斯的盟友委内瑞拉和白俄罗斯。

蒲亭曾在赫尔辛基峰会上坦承,2016年他希望川普当选。但他10月初接受俄罗斯电视台访问时,抱怨川普上台后俄罗斯46度成为被制裁目标,当中包括新的制裁,以及扩大原有制裁。

蒲亭说:「你得客观看待事情,川普总统之前说的计画没有实现。」

但分析家警告,一旦拜登上台,俄罗斯恐怕会碰到更多麻烦。过去4年,民主党常挂在嘴边的议题,大家都清楚,如果他们要求祭出更严厉的制裁,也很合理。

但迹象显示莫斯科也在为拜登可能当选做准备。蒲亭出人意表向民主党示好,他说自己在苏联共产党时期发展出来的左翼价值观,和美国的民主党相同。

蒲亭甚至赞美「候选人拜登」,因为拜登赞成延长核子协议。

俄罗斯科学院(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分析家舒米林( Alexander Shumilin )说,蒲亭这是投机的说法。「他看到(拜登)的民调比较高。」

舒米林认为川普还是克里姆林宫青睐的人选,因为川普不但看不出来想加强制裁,甚至还试图想要松绑。

李普曼指出:「最后无论是川普或拜登当选,我都不认为会对俄罗斯有利。」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也说:「我们明白我们目前和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关系不会有什么重大变化。」

不过,倘若发生像是川普拒绝承认大选结果的情况,莫斯科很有可能在美国政治危机中获利。

拉夫罗夫告诉塔斯社(TASS):「我们不希望美国这样的泱泱大国,在现有的暴力和种族议题之外,再爆发新的纷乱而陷入危机。」

李普曼认为,美国「选后混乱」对俄罗斯来说大有好处。届时,美国将聚焦在内政,无心于俄罗斯。莫斯科当局会好好利用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