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社會

戴晴談收租院

音頻
戴晴:中國著名異議作家和記者
戴晴:中國著名異議作家和記者

中國大陸40歲以上的人很少有不知道劉文彩和收租院的故事。2009年法蘭克福書展期間,法蘭克福街頭出現中國大型雕塑展覽收租院的海報。收租院雕刻展飄洋過海到德國,是為了配合2009年秋天法蘭克福書展中國主賓國活動。但是一些中國獨立作家卻對這種做法提出異議。在法蘭克福書展期間,本台駐柏林特約記者丹蘭和我共同採訪了獨立作家戴晴。戴晴手拿四川作家笑蜀寫的《大地主劉文彩》。於是我們請她談談收租院和劉文彩。

廣告

戴晴表示,收租院是一個為毛澤東階級鬥爭需要,而造假編出來的謊話。她作為了解這段歷史的人,義不容辭要把歷史的真實與當局展覽的動機,向法蘭克福觀眾們做出解釋。

戴晴認為,中國政府現在將“收租院”拿到法蘭克福展覽的動機,是要向世界顯示自己合法性雖然不來自選舉,卻來自人民的感情這一主旋律。但收租院創作的每個步驟,都是由中共宣傳部門操控的,完全是一個宣傳品而不是藝術品。

戴晴表示,把這麼大一個謊話帶到法蘭克福來,卻不帶作家笑蜀通過深入調查寫出的《大地主劉文彩》,令人遺憾。

關於劉文彩的家世,戴晴說,劉文彩並不是靠收租致富的,他最初是靠武裝保護販毒發的家,然後變成一個回饋社會的工商業和土地經營者,綽號叫“劉善人”。他在大邑縣建的“文采中學”是當地少有的好中學。

劉文彩1948年患肺病死後被厚葬,10年後,因“階級鬥爭”需要,他又被“揚屍刨墳”。看守墳墓的貧苦農民阻攔不住,當場氣死,被裝進劉文彩的好棺材裡 “因禍得福”。最有意思的是劉文彩的六弟劉文輝。劉文輝1949年以前是川康實力派軍閥。當年蔣介石撤退時,本想獲得他的支持,沒想到,他一直是周恩來的統戰對象,與共產黨關係密切。他在關鍵時刻起義,為中共戰勝蔣介石立下大功。然而,在毛澤東階級鬥爭的宣傳需要時,中共絕不念舊情,照樣誣陷他的家族,以致他傷心至極,後半生無法還鄉,臨終前悲痛得“哭不出聲來”。

而面對這樣的誣陷造假,劉文彩的後人至今沒有人出來討公道,清洗家族的污點。戴晴認為,在強大運動壓力下,劉文彩的後人也許沒有機會受到足夠的教育,因而已經變成中國“無聲全體”當中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