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法國學者看中國人民幣之爭

音頻 04:37

法國經濟分析師如何看人民幣之爭?近來,法國周刊《拓展》 l’Expansion 發表了一篇題為“亞洲模式終結了嗎?”一文。《拓展》一文寫道,中國政府在提升幣值的同時會擔心影響出口。出口下降就會拖累中國的經濟增長。經濟增長對社會穩定起着必要的作用。作者最後寫道:人民幣何時升值、升值的幅度是多少?在這一問題上中國政府可以迴旋的餘地比外界所想象的要大。這其中有兩個原因:一是外界低估了中國的經濟增長;二是中國出口降低帶來的負面影響沒有外界想象得那麼可怕。

廣告

人民幣的升降近來是政界和媒體熱炒的話題。日本“早稻田”大學(Waseda University) 國際問題專家、前大藏省次官-神原英資 (Eisuke Sakakibara) 站在中國人的立場上說:人民幣緩慢還是迅速升值?這是中國人需要時間仔細考慮的事情,大家不要操之過急。在神原英資看來,中國人民幣升值是不可避免的,但何時升值、升多少,這需要給中國人足夠的時間來斟定。

法國經濟分析師如何看人民幣之爭?近來,法國周刊《拓展》 l’Expansion 發表了一篇題為“亞洲模式終結了嗎?”一文。該文指出,中國貨幣面臨升值的壓力來自國外也來自國內。

此文作者寫道:中國商務部副部長陳健4月3日在出席第六屆吉林“東北亞”博覽會新聞發布會時的表態和日本早稻田大學國際問題專家神原英資的看法如出一轍。陳健表示:人民幣彙率當前並沒有被低估,中國的彙率政策理應由中國政府根據經濟、貨幣情況自主決定,不應有人對此說三道四。中國商務部副部長陳健還批評有些人故意把人民幣問題提得那麼高。陳健說:“中國有句老話叫 ' 頭疼醫頭,腳疼醫腳' ,如果頭疼醫腳就不對了。”

《拓展》 刊登的文章寫道:中國領導層深知人民幣實行單一盯住美元的彙率制度是不可能無止境地持續下去的。因為中國人明白一個道理,過度依賴出口的經濟增長是不平衡的經濟。文章回顧說:近十年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約佔世界的4%,其中出口量翻了三倍。美國10年來年從中國進口的商品量從0.6%猛增至3%。歐洲從中國進口商品的比重與美國相差不大。那麼歐洲人可以再承受10年的事情,美國人怎麼就不行呢?為什麼美國人現在忽然急迫地催促中國提升人民幣幣值呢?這其中是否存在政治因素呢?《拓展》此篇文章隨後闡述了人民幣適度升值的正面效應。該文寫道:“人民幣適度升值有利於降低進口商品價格,也可以降低以進口原材料為主的出口企業的生產成本。升值可以降低部分進口商品的國內價格,惠及國內消費者。同時,由於很多出口企業實際是“兩頭在外”企業,出口產品的原材料多來自國外,人民幣升值後,企業進口同樣美元單位的貨物可以少支付人民幣,實際上是降低了生產的成本。”但該文作者也認為,政府出面過於干預彙率,這將對一國的貨幣政策產生不利的影響。

《拓展》一文作者促請西方人在 參與人民幣彙率之爭時,不要忽略了政治因素。他寫道,中國政府在提升幣值的同時會擔心影響出口。出口下降就會拖累中國的經濟增長。經濟增長對社會穩定起着必要的作用。作者最後寫道:人民幣何時升值、升值的幅度是多少?在這一問題上中國政府可以迴旋的餘地比外界所想象的要大。這其中有兩個原因:一是外界低估了中國的經濟增長;二是中國出口降低帶來的負面影響沒有外界想象得那麼可怕。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調查的結果顯示,當美國和歐洲減少一半兒從中國進口商品時,中國會損失兩個百分點的經濟增長。而每年丟失的兩個百分點的經濟增長完全可以由中國內需來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