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眾之音

怎樣維護自己的尊嚴

音頻 11:35

3月20日一位音譯名為李明的聽眾朋友向不同發來一篇文章,題目為“怎樣維護自己的尊嚴”,談了他對“尊嚴”的個人看法,下面就和聽友們分享這篇文章的內容:

廣告

人是有尊嚴的,人的尊嚴是由他所處的社會經濟地位和權勢所決定的,不同社會階層的人有不同的尊嚴。富人有富人的尊嚴,窮人有窮人的尊嚴。富人與窮人的尊嚴,官員與百姓的尊嚴,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尊嚴從來就是不平等的。在紛紜複雜的階級社會中,作為社會的一成員,怎樣才能維護自己的尊嚴呢?常言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就是很好的維護自我尊嚴的一種現實規則。窮人總喜歡與窮人在一起,富人總喜歡與富人在一起,官員總喜歡與官員在一起,貧民窟和富豪區總是界限分明的。假如一個窮人總喜歡往富人或官員那裡跑,說明這個窮人已喪失了基本的人格與尊嚴,淪為一個實實在在的奴才,已習慣於富人與官員的凌辱與嘲弄,甘心受人歧視和使喚,企圖從富人和官員那裡舔到一些殘湯剩水殘羹冷炙。假如有富人總喜歡在窮人堆里出現,那就是為了炫耀自己的財富和博取個別不知廉恥窮人的奉承,很少是為了與窮人親密相處或真心的同情。至於一個官員常常出入窮人中間,其目的多半是作秀,撈取政治油水,籠絡選票,絕對不是對窮人的關心與同情,要有那也是少得可憐的鳳毛麟角。一個真正關心同情體諒下層百姓疾苦的官員,是不會住在豪華洋樓里的,出行是不會下榻高級酒店的,是不會乘坐豪華轎車的,是不會喝名酒佳釀吃山珍海味的,不會在歌舞廳里燈紅酒綠醉生夢死的。

一個普通人要保持和維護自己的尊嚴,只能與普通人在一起。你是窮人就和窮人相處,是農民就和農民相處,是工人就和工人相處,是讀書人就和讀書人相處。在這裡由經濟地位決定的社會地位是平等的,不存在誰高誰低的問題,不存在誰看不起誰的問題,所以能夠相處得非常融洽與和諧。一夥人在簡陋的小酒館裡無所顧忌地大聲說話,稱兄道弟,猜拳行令,定然是窮人,裡面絕對不會有富人和官員,如果有富人或官員就不會有如此熱鬧歡快的氣氛。在富人飲宴的場合,摻雜幾個窮人,那窮人是不敢說話或很少說話的,他知道他說的話是沒人聽的,即使是至理名言。他的心裡是很痛苦的,他是不願意在這種場合出現的,他多半是被裹攜而來的,他比誰都清楚,在這種場合他是沒有人格與尊嚴的。在一窩高官的酒宴上,是很少摻雜普通百姓和下級官員的,要是有的話,那也是屬於阿諛奉承脅肩諂笑之類的喪失人格與尊嚴的人。也有例外,就是個別的迫不得已被裹攜進來的人。在這種場合,這些人只有端正地很不自在坐着的份,聽官員們高談闊論胡說八道的份,沒有暢所欲言的份,沒有開懷暢飲的豪情,偶爾說一句話,也只能是謙卑的輕言細語。因為,在這種場合,他們的人格與尊嚴都是受壓抑的,內心是極端不安的。

一個普通人,一個社會底層的普通百姓,要維護和保持自己的人格與尊嚴,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與富人和官員在一起,盡量地迴避富人與官員,如果有人想趨炎附勢,那隻會自取其辱,降低自己的人格與尊嚴,淪為世上最可憐的人。

以上是李明聽友的文章:“怎樣維護自己的尊嚴”

趙永泰先生也在最近向我們發來一篇時評文章,題目是:“祝福李書福的幸福人生“。李書福是最近成功收購沃爾沃汽車的吉利控股集團老闆,趙永泰先生的文章是通過李書福最近的一番講話,來分析評論中國的一些特有的現象,下面就請聽趙永泰先生的文章:“祝福李書福的幸福人生“:

在北京時間28日晚,在瑞典哥德堡簽署吉利汽車收購沃爾沃轎車業務100%股權協議後,吉利汽車領導層返回北京,於3月29日下午16時30分在北京舉行了“吉利併購沃爾沃轎車公司協議簽署媒體見面會”。作為中國汽車行業迄今為止最重大的海外收購之一,這不僅僅是吉利控股集團向前邁出的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一步,也標誌着中國和世界汽車工業從此邁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李書福在發言時說:“全球三大名車之一的沃爾沃,不是有錢就能買得來的,福特選擇新的東家有他自身的價值取向和標準。吉利通過多人的投標,取得了這樣一個資格。”

對於李書福的宏偉事業,我和很多人一樣曾經也是一直保有懷疑態度的,不過現在我卻對他有了一定的信心。這是因為在“吉利併購沃爾沃轎車公司協議簽署媒體見面會”上,李書福先生是這樣回答大家關注的如何應對外方工會問題的:“工會是支持企業更好發展,形成企業強大競爭力和強勁生命力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組織系統,重要的是如何和工會取得良好的溝通,如何聽取工會的意見。”他著重指出:“他們的工會是真的工會,他真的代表工人的利益,(我們)一旦談好了,達成一致了,他將會義不容辭地,不折不扣地去做他們應該做的工作。產品的質量就是這樣出來的,技術的進步就是這樣出來的,企業的管理也是這樣出來的。整個企業的競爭力就是這樣出來的。西方的企業都有工會,沒有工會,那將是一盤散沙。”

李書福先生的這一認識標誌着中國企業家的一次思想上的本質飛躍,是國人價值觀上的重要突破,也是中國歷史上最高層次的一次打假言論。什麼是真工會?我很小的時候就對這個問題充滿着好奇。這不僅是因為我知道美國人的工會組織是強大的,是有能力為工人的權利和利益而進行鬥爭的,更對中國工會的作用充滿了好奇心。當時正值北京出現了真、假“工代會”之爭,我就總想弄明白到底誰是真的?可是這個答案還沒出來,兩個“工代會”就都完蛋了。後來參加了工作我也和同事們一樣成為工會會員了,有了個小紅本,經常能夠得到通過工會系統發放的電影票之類的福利,因此感覺還不錯,別的感覺就沒有了。這就是我曾經對工會的初級認識,相信也代表了一代國人的經歷。看來李書福先生現在是在帶領國人進行一次“工會”知識的掃盲。

李書福先生其實買的不是企業本身,他買的實際上是一種價值觀念,並通過這種價值觀念對國人的價值觀進行比對和調節。其實地球人都知道,北歐人的社會制度才是社會主義的,他們是真的社會主義,但嘴巴上不說。這就讓馬克思說著了:“在市場上往往是那些叫賣最兇的人正是要把最壞貨物賣出去的。”其實,我們也同樣看不到真正的民主國家在國號上標榜什麼民主主義共和國之類的現象,看來真的東西都是多做少說,打右燈往左拐的吧。不過李書福先生把真東西說出來了,但願不會又把真的搞假了吧?無論如何在中國這個造假大國能說真話,還能發表出來總是中國社會的一個重大進步,這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只要李書福先生能夠做到以人為本,並將自己的理念付諸於行動,那麼不論以後沃爾沃能不能盈利,吉利會不會被拖下水,他對國人的思想觀念啟蒙都是最偉大的貢獻,也許將能永載史冊。

我一直很讚賞馬英九先生的一個觀點:“兩岸的問題不是主權之爭,而是生活方式和價值取向的差異。”沒錯,如果兩岸人民的思想觀念都理順了,兄弟之間誰當家對老百姓來說有什麼區別呢?隨着社會的開放和進步,不但兩岸人民的價值觀在相互融通,國人和各國人民的價值觀也會出現越來越多的互動交流。李書福先生這一次就是為國人走向世界架起了一座跨越屏障的橋樑。堅冰終於開始融化了,但這可能只是征途上可貴的第一步,一個國家的命運光靠一個人的努力是遠遠不夠的。現在我們需要進行觀察的是,是否一場人類價值觀的總決戰已經展開?抑或是人類的價值觀正在開始融合、互補、兼容並蓄?我在為後者祈禱着。

以上是趙永泰先生的文章:《祝福李書福的幸福人生》。

最後,我們感謝李明和趙永泰先生對本台節目的支持,也感謝各位的收聽,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