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印度和巴西齊聲要求人民幣升值

音頻 04:52

就在20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齊聚華盛頓,就金融監管改革一事進行討論的當口,印度央行和巴西央行行長都意外地針對人民幣彙率問題發表了強烈聲明。這些來自巴西和印度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呼聲,可能削弱中國的爭辯。中國辯稱美國侵蝕它新的經濟和外交實力,是為了自私利益。

廣告

 

巴西、俄羅斯、印度與中國構成的“金磚4國”,而金磚4國被視為是在各種論壇中,抗衡西方主宰金融事務的力量,例如即將在華盛頓召開的“20國集團”(G20)會議。但巴西與印度現在公開表示,希望見到人民幣逐步升值。他們說,這將使他們自己的出口,處於同一水平的遊戲場上。

印度央行(Reserve Bank of India)行長蘇巴拉奧(Duvvuri Subbarao)周二(20日) 對媒體說:“中國屬於那些人為地把貨幣彙率壓低的國家。中國此種做法導致印度的出口受到傷害。”蘇巴拉奧在印度第一大城孟買告訴記者說:“我相信,如果中國重估人民幣,將對我們的出口有正面衝擊。”

    

經濟諮詢機構穆迪經濟網(Moody's Economy.com)評論說,這將激起更多人意識到實際上是新興市場在抑制中國的擴張。評論指出,有關中國貨幣低估的證據愈來愈強烈,而要求調整的呼聲也愈來愈高。

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22日報導,巴西央行總裁梅雷萊斯(Henrique Meirelles)也相信,重估人民幣“對世界經濟的均衡絕對重要”。上月在美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Lee HsienLoong)表示,中國“應當恢復到金融危機之前的樣子,讓人民幣再次緩慢升值”。他回應國際貨幣基金21日有關人民幣升值“有其必要”的說法指出,在更強勢的人民幣增加若干成本之際,也能協助減輕中國的通貨膨脹壓力。

蘇格蘭皇家銀行的貨幣策略師辛芬德費爾(Ben Simpfendorfer)聽到新興國家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呼聲之後說:“中國總是借口發達國家設法壓制發展中國家的經濟。而當印度和巴西提出此類要求之後,中國這種論據就顯得困難一些了。” 辛芬德費爾還表示:“中國喜歡在發展中國家當中扮演領頭人的角色。而當中國的出口迫使發展中國家丟失了就業崗位的時候,中國繼續保持低彙率的立場就很難站得住腳。所以說,人民幣彙率升降問題對中國政府來說是一個挑戰。”

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東南亞金融界高層人士對法新社記者說:“東南亞國家也希望人民幣升值。但是東南亞國家領導人誰也不願意惹得中國人不高興。所以大家在官場上就聽不到讓人民幣升值的呼聲。”

興業銀行資深經濟學家魯政委直言:““美國不再大聲嚷嚷,並不表示美國放棄迫使人民幣升值的計畫,只能說是一種策略的轉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近來頻頻放話欲使人民幣升值,在目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組織架構下,不可能不受到美國的干預與影響。” 魯政委還分析指出:“中國從巴西和印度的進口額逐步升高,尤其中國從巴西進口大量的鐵礦石,而人民幣升值無疑將大大有利於這兩個國家對中國的出口。另外,新加坡今年經濟發展超預期,熱錢大量湧向新加坡,給該國政府的貨幣政策帶來很大困擾。而新加坡向人民幣‘開炮’,無疑是想要轉嫁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