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當今世界

一位美國婦女的六四情結

音頻 05:32
14 分鐘

在美國舊金山紀念六四21周年的所有場合上,人們都可以看到一位一頭金髮的中年婦女,在往年的同樣場合,她也從不缺席。她就是舊金山市民瓦萊麗•薩姆森,她有一個中文名字叫賽頌菲,能講一口流利的中國話。

廣告

1989年,賽頌菲是北京中央音樂學院的美國留學生。她目睹了89民運和六四鎮壓的全過程,她用攝像機記錄下那歷史的一幕。去年,她製作了長達2個小時的紀錄片《天安門1989》,成為人們回憶那場民主運動和那場殘暴屠殺的珍貴音像史料。
89民運初起,賽頌菲帶着開派對的心情,前往天安門廣場。直到5月13日學生們宣布絕食,他拍攝的鏡頭,仍然是同學們高唱幼兒園時就唱的歌曲《我愛北京天安門》。但到5月20日,政府宣布戒嚴,20萬解放軍戒嚴部隊開進北京城,《我愛北京天安門》的歌聲就變成了憤怒的抗議聲。
(影片畫面聲音:“人民解放軍全體官兵們:學生不是動亂,市民不是動亂,全國人民不是動亂!……”)
六四那天,賽頌菲親眼看見解放軍在天安門廣場清場。午夜,廣場上的燈突然熄滅,她身邊一位老太太的話深深觸動了她:“她告訴我,這是1949年來第一次,她在天安門廣場看到沒有光亮。天安門廣場好像國家的心臟,如果沒有光,就沒有心跳了。過了大約40分鐘,突然有光了,我真的吃驚,我看到人民大會堂,有很多軍人從階梯上下來,來到馬路上。”
軍隊開槍了,賽頌菲又拍攝到學生和北京市民阻擋軍車的鏡頭。
(影片畫面聲音:“打倒法西斯…他們是畜生…混蛋…解放軍積點德吧,你開槍打人民……!”)
賽頌菲說:“很危險,但是很多人都到馬路上去,不單是為了看一看,是為了跟軍隊說:你們是什麼軍隊?人們軍隊永遠跟人民在一起。”
六四清晨,至少有10名外國人在天安門廣場被解放軍戒嚴部隊逮捕,賽頌菲是其中的一位。賽頌菲的膠捲被沒收,但她把部分膠捲安全藏起。經美國大使館交涉,她獲得釋放。但她沒有打算離開中國。講到這裡,賽頌菲無法用中文表述內心的情感,她只能用英語,她說:“我憤怒。我感到他們要所有外國人離開中國,但我在中國的事還沒有做完:我要站在長安街上數那些軍車,我要讓他們知道一個外國人站在那裡,看他們怎樣殺人。”
為什麼時隔20年,賽頌菲才把她保存的影像資料,製作成一部《天安門1989》紀錄片呢?賽頌菲說:“我拍了這麼多人,如果我給大家看誰在天安門,可能很多人會吃苦。所以我等了20年,他們都老了,不認識是誰了。”
對於美國人賽頌菲來講,中國的89民運和六四血腥鎮壓,是她一生最難忘的經歷。她說,89民運時的中國人,和現在大不一樣,那時的中國人常常令她流淚,她說:“我總以為我是一個堅強的人,但當我看到民主女神像在天安門廣場矗立起來的時候,我哭了,我覺得中國充滿希望;當解放軍的坦克衝向人群,我哭了,我的內心從來沒有那樣受傷。89民運是中國人最崇高的時刻,人們之間互相關愛,甚至對陌生人。”
六四事件,過去21年了,許多中國人忘記了,美國人賽頌菲沒有忘記。她告訴那些忘記六四的中國人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所有中國人對國家的命運都負有責任。政府是國家的問題,是人民的問題,現在的中國人不知道這個道理,而89民運時的中國人已經知道這個道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