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世博主題演繹顧問:城市應讓所有人都過上有尊嚴的生活

音頻 13:42

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主題是“城市讓生活更美好”。主辦國中國在城市建設方面的思考有哪些創新?在上海寸土如金的市中心動工的世博園區建設是否正在把上海變成一座只能讓有錢人生活的城市?城市建設應當與城市人有怎樣的關係?世博會後,這5點28平方公里的世博園區將如何利用?圍繞世博園建設啟動的上海城市規畫在世博會後將如何繼續?我們帶着這些問題採訪了中國科學院院士、上海世博會主題演繹顧問之一―鄭時齡教授。他反覆強調:城市應當讓所有人都能過上幸福美滿的、有尊嚴的生活。

廣告

問:世博會開幕一個半月以來,您是否注意到有哪些理念或展示成果可能會對未來產生影響?

:這次世博會的主題“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其實他的理念、核心價值就是城市的可持續發展。各個國家都在努力探討怎樣表現這個主題。而且,他的亮點,一個是網上世博會,一個是最佳實踐區。城市最佳實踐區非常突出地展示了全世界80個案例,而且都是已經實現了的案例。我覺得這個還是蠻有意義的。

問:在這次世博會上,中國在城市建設方面的思考有哪些創新?這次世博會哪些城市構思值得中國去借鑒?

答:我覺得這次世博會上大家關注的不僅僅是硬件的東西,這次給大家的啟示就是城市還需要軟件(的建設)。有很多與大家的生活關係密切的東西需要我們關注。就比方說,城市最佳實踐區。現在大家都希望去看,特別是很多負責城市規畫的政府官員,還有專業技術人員,都覺得這裡面有很多我們可以吸取的(東西)。這些理念可以具體地運用到我們的生活中去,不僅是具體的模式,他們的理念我們也可以利用。比如說,這次有滬上生態家,倫敦零碳館,像這些我們能不能運用到上海?上海也正在籌畫崇明生態島,能不能把這些理念用到其中,做一些實驗,來探索?還有,各個城市都是按照自己的特點來發展,這也給中國一個很大的啟示,就是要結合我們自己的特點來發展,而不是單純把別人的東西搬來。

問:您剛才提到軟件的建設,這是不是牽扯到城市與人、城市建設與城市人的關係呢?

答:對。因為通過世博會的籌辦,我們也認識到,城市不能主動讓生活更美好,只有讓城市更美好了,才能讓生活更美好,因為城市當中也有很多問題。所以在籌備世博會的過程中,我們不僅是籌辦5,28公里這個園區里的東西,包括整個上海,包括整個國家,我覺得都有一個大的啟示,比如上海就提出來希望是一個“再城市化”的過程。我們現在已經達到百分之八十九的城市化程度,上海將來需要做的就是提高品質。所謂再城市化就是消除原來城郊結合部的一些不足,補充城市的公共服務體系,還有消除城市各個地區之間的環境資源、教育資源、交通資源、醫療衛生資源,等等方面的差距,使整個城市得到提升。

問:加強城市基礎設施、服務建設,會不會也讓上海逐漸變成一座只能是有錢人生活的城市,而把那些經濟條件比較差的人排斥在外呢?

答:我覺得現在已經認識到這個問題,城市不能這樣搞建設。城市的領導人,像市長,非常重要,但是,他們可以到別的地方出差或開會兩個星期,或一個月,城市照樣運作,但城市裡面最重要的,比如公共交通的駕駛員,學校里的教師,醫院裡的護士、醫生等等,沒有他們這個城市是支撐不下去的。所以,我經常引用1992年的“伊斯坦布爾宣言”里的一句話:讓所有的人都過上有尊嚴的、安全的、幸福的、充滿美好願望的生活。

問:但是,這是不是就牽扯到社會層面的建設呢?

答:對。這次世博會大家提到生態城市,生態建築,我們覺得生態應當起碼是三方面的:一個是自然環境,一個是社會生態環境,還有就是文化生態環境。這些東西要平衡發展才是生態發展。

問:社會生態發展指什麼?現在有什麼設想?

答:包括你講的貧富差距,還有城市環境的差距,這些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城市應當讓所有人都能過上幸福美滿的、有尊嚴的生活。

城市裡我們現在也畫定了一些地塊,建設居住區,給普通人;還有建立公共住宅,可以供給低收入家庭租賃,這些方面我們做了很多努力。

問:您還提到文化生態問題,這方面現在有什麼設想?

答:過去我們對文化不是很重視,過去重視更多的是經濟。但現在也提出要打造文化大都市,提高大家文化品質,這樣,這個城市才是平衡發展。這不僅是一個教育經費問題,還包括其他方方面面,當然,他也要跟經濟的發展同步來進行。相信通過世博會之後,各方面基礎設施有了一定條件,這方面也會有進步。

問:最近10年,上海整體發展完全以世博會為核心。世博會六個月結束之後,上海的發展是否會失去動力?世博會後的上海城市規畫的核心是什麼?

答:我們的規畫現在覆蓋到2020年,2020年到來前5年,我們又會規畫下一個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在籌辦世博的過程當中,我們其實已經考慮了上海城市空間的戰略發展等問題,所以,不會說世博會結束就沒有了動力,世博會只是把我們可能下個十年要做的事提前完成了,包括基礎設施,包括公共交通體系。

問:世博會園區選在市中心寸土如金的地帶,為什麼當初選擇在市中心建設?世博會後,絕大部分建築都將拆除,這一大片園區如何利用?

答:其實原來設想的時候是放在郊區,利用綠色的田地。後來把他放在黃埔江邊,利用原來的工廠,倉庫,碼頭這些地區,其實與世博會的主題有關係,也是城市格局發展的一個很好的案例,我們把他改造成城市的地區。

問:但是,這些地區原來也並不是閑置地區。當時有工廠還在運作,也有居民在那裡居住。

答:對,大概有三百多家工廠和企業,兩萬五千多戶居民,但是,居住條件非常差。而且,這些工廠也面臨企業轉型問題。所以,一部分搬遷到其他地區,還有一些則根本轉業,沒有必要再有這樣的產業了。所以,世博會放在黃浦江邊對整個城市的濱水空間的改造是非常重要的。世博會實際上啟動了這樣一個過程。

問:那麼,世博會之後有什麼具體的規畫嗎?

答:規畫現在正在做。過去其實我們已經有規畫。基本上這裡將是一個商務區。當然,將是綜合功能的,有會展,有居住,也有商務,等等。因為這裡交通非常發達。

那些場館建築,我認為也不可能全拆光,有一部分會得到保留。

問:您參與了世博園建設的設計過程。現在世博會已成現實。從世博會的開展情況、運作情況來看,您個人是否有什麼遺憾?是否認為整體情況如您當初的設想,甚至比您當初想象的更好?

答:有一個遺憾,就是他是建在城市建築密集的地區,所以在交通方面,在管理方面可能帶來一些不方便。還有一些原來希望實現的東西現在沒有實現。比方說世博軸。原來是希望通過黃浦江上的橋,與浦西的軸連接在一起。但是,現在這個橋沒有建,所以有中斷,他的功能發揮得就不想設想的那樣好。

問:這座橋為什麼沒有建呢?

答:可能也有技術的因素,也有黃浦江交通的因素,各方面的。現在當然黃浦江上的交通更多地是利用船來擺渡。

問:國際交流如今越來越頻繁,各種主題的展覽也越來越多。您覺得世博會這樣的模式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性?

答:對。還是應該存在。他至少是一個全世界交流的一個平台。與奧運會、世界盃相比,他有不同的意義。他是更深度、更廣泛的一種文化交流。

問:如今,文化交流形式越來越多,這樣大規模的投資是否真有必要呢?

答:我覺得他是其中(文化交流)的一部分。而且,世博會的舉辦會推動城市的發展。比如,上海雖然花了很多錢去建設,但是,(這些建設)也是城市所需要的,並不是說建設了將來沒有用的設備。當然,我們可以考慮將來世博會的建築是不是盡量多保留,不要全拆掉,(因為)這和可持續發展理念有一定矛盾。

我覺得,世博會的展示不僅是世博園區里的展示,而且更重要的也是整個城市、城市的人、還有整個中國展示在世界面前。

而且,中國13億人口,能夠出去了解世界的人並不多。這一次至少有相當一部分人能有這樣的機會,不出國門了解世界。而且,只是從那些建築、那些廣場上的演出、從參加世博會的那些人,就已經體會得到世界的發展是多麼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