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7.5騷亂”周年 新疆仍是中國第一大火藥桶

音頻 05:42

今天是新疆“7.5騷亂”一周年,是繼1989年北京“六四”天安門流血,2008年“三.一四拉薩流血”之後,中國的又一個敏感日子。對於烏魯木齊 “7.5騷亂”的原因,北京政府的說法仍然受到質疑,對新疆少數民族地區恩威並施的方針也尚未收到成效,新疆仍是中國的第一大火藥桶。

廣告

法新社今天從烏魯木齊發回的報道指出,中國政府加強了當地保安措施,內緊外松,烏魯木齊表面上生活秩序照舊,商店開門,飯店營業,清真寺接待大量的維吾爾人禱告,但明顯的加強了安全保護措施,市區仍然籠罩着緊張和恐怖的氣氛,當地居民不敢接受採訪,擔心遭到當局的報復。但他們匿名證實,當地政府和警方告誡維族居民和漢族居民,“7.5”這天不要出門上街。警方挨家挨戶查收尺寸較大的各種刀具,以免出現暴力衝突時有利器傷人。警方還在烏魯木齊市區以及周邊設立了防護柵欄,防止外地的人員進入市區以及市區敏感地區。

據中國的官方數字:有197人在一年前的騷亂中喪生,1700人受傷。關於騷亂的原因,中國官方一直指控是境外的分裂主義組織煽動策畫去年新疆7.5事件。對參與7.5事件的人給予司法判決的至少有兩百人,26人被判死刑,其中9人被執行死刑。但據逃離中國大陸的一些維族人向國際人權團體反映說:當局濫用武力,大規模抓人,很多人失蹤,或在監禁中受到虐待。人權組織國際特赦在新疆烏魯木齊騷亂事件發生一周年前夕的7月2日發表一份調查報告,報告收集了在騷亂髮生之後逃離中國的維吾爾人提供的證詞。國際特赦組織現在要求中國政府對去年75騷亂允許展開獨立調查。

法新社從華盛頓報道,流亡的新疆維吾爾人大會主席熱比亞指控中國繼續逮捕維吾爾人,並以反恐或破獲恐怖分裂主義組織的理由抓捕維吾爾人。熱比亞表示,由於中共當局封鎖消息,加上新疆居民生活在緊張和恐怖的氣氛之中,目前很難準確提出被關押的維吾爾人數。

“7.5騷亂”之後,在嚴厲鎮壓的同時,北京也在內部檢討其少數民族政策,撤換了長期主持新疆政務的王樂泉,以張春賢代替。恩威並施,“硬的更硬,軟的更軟”。一方面與巴基斯坦聯合進行軍演展示武力打擊疆獨的決心,在烏魯木齊安裝4萬個“鷹眼”監控市面治安,另一方面推出在新疆投入數十億美元進行現代化建設計畫,要“快速跳躍式”地發展新疆經濟,承諾改善維吾爾居民生活條件,建設深入草根階層的社會服務網絡,為貧困維族家庭提供協助。政府宣稱將對每一個新疆家庭進行分析,如果有任何家庭處於全家失業狀況,當局將為其中一人安排工作,對維族大學生則提供就業幫助。中國主席胡錦濤表示,新疆的主要矛盾和中國其他地區一樣,是經濟發展願望與現實發展不足混合引發的。實際上等於承認新疆的社會和經濟問題才是騷亂的主因。

“7.5騷亂 ”一年後,烏魯木齊市民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表示,日常生活秩序已經恢復正常,但對今後的前景感到悲觀。一些漢族居民說,還準備應付更為糟糕的情況。這些跡象凸顯新疆的漢族和維族等少數民族的矛盾仍然嚴重,不論是被邊緣化的維族人,還是經濟實力雄厚的漢人都仍然感到不安全,因為新疆仍然是一個火藥桶。

據英國衛報(Guardian)今天報道,他們採訪了北京持溫和立場的維族知識分子伊力哈姆.土赫提(Ilham Tohti),他表示:雖然在維族社區,談論的主要話題就是一個:失業與貧窮。但他不認為金錢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信仰伊斯蘭的維族有自己的歷史、語言和文化。土赫提提認為,新疆的經濟發展比中國很多的省都要好,新疆主要的問題是不平等,在新疆的漢族僱主對維族人存在歧視。在語言問題上,維族人處於尷尬不利地位,不學漢語就找不到工作,但在新疆完全說漢語,維族人又感到自己的民族文化語言受到歧視。不少人建議提出在新疆的漢人學習維族語言,實行兩種官方語言。而中國內地資本向新疆大舉投資後,新疆一些地區,已經出現地價飛漲的問題。這並不符合新疆人的長遠利益。

總之,光靠簡單的“恩威並施”,而不去解決新疆的深層次多重矛盾的話,新疆將仍然是中國最大的火藥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