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伊力哈木:中國社會暴力事件起因在於對公民尊重不夠

音頻 10:01

烏魯木齊“七.五騷亂”事件一周年前夕,新疆南部的境況如何?七五事件是否加深了維漢民族之間的隔閡? 新疆自治區區前黨委書記王樂泉的撤離在多大程度上平息了新疆民眾的怨恨?新疆民眾如何評價新任黨委書記張春賢?中央政府推出的開發新疆經濟新政策,尤其是在喀什建立經濟特區是否受到維族人的擁護?另外,最近中國國內以及海外媒體都有報道聲稱新疆地方政府重視維族地方文化,強調維吾爾族語教育的重要性,並要求在新疆工作的公務人員使用雙語工作,上述報道是否屬實?帶着以上一系列問題,我們電話採訪了北京中央民族學院維吾爾族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先生(以下是採訪錄音記錄第二部分)。 

廣告

記者:您覺得目前的新疆政策中最需要改變的是什麼呢?

伊力哈木:法律。我們先不說中國的體制環境,因為體制的改革需要一定的過程。我從新疆出來,又在內地生活了很長時間,這幾年我經常在新疆做教研。新疆的最大的問題就是法制的落實。中國的法律寫的特別好:宗教信仰自由,民族平等。包括公民擁有使用民族語言權利,接受教育權利以及享受就業權利等等。民族區域自治法也寫得特別好:優先招用當地勞動力,明確規定,國家或者企業在民族區域自治區開發資源,興辦企業的時候必須優先考慮當地利益,優先招用當地職工,並且有責任培養當地技術人員。你們看,六十年來,如果新疆地區缺缺落實了以上的法律規定,那新疆也就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包括宗教方面,法律規定也是特別漂亮,但是關鍵是落實不下來。中國的許多法律都寫的很好,雖然有時候缺乏一些配套的措施,但是,只要政府有決心,就完全有可能、也有能力做到。

所有要解決新疆問題,我覺得首先應該從法律入手,包括尊重少數群體的權利,公民的權利。我們且不說落實新疆自治區法律,新疆如果能夠做到同內地一樣就不錯了,起碼能夠落實到到像北京,西安,蘭州等地一樣的水平就不錯了。新疆的現狀使我總是情不自禁地要提出這樣的一個問題:新疆是一個自治區嗎?

記者:最後,您覺得烏魯木齊事件一周年以來,新疆維族與漢族民眾之間的隔閡是否越來越深?

伊力哈木:這是一個無需討論、一目瞭然的問題。中國的環境就是這樣,民間層面的交流是死胡同,沒有任何交流。象我們這樣的也被打壓。我們還可以試着在北京同漢族的學者以及媒體人進行交流,但是,普通老百姓就根本沒有交流的空間,新疆的環境又是那麼封閉,這樣只會使彼此之間的誤解越來越深。當然,這需要時間來化解。這條路還遠着呢。維族人在新疆是主體民族,並不是移民民族。新疆的文化是西域文化,而不是中原文化,我們有自己文化的尊嚴。

記者:說到這裡,我還想請問一下,在您看來,最近在吉爾吉斯斯坦發生的種族衝突事件同新疆地方政府加強治安措施這兩者之間是否存在某種關聯?

在那之前也是一樣的。維吾爾族人是跨境民族,一邊是俄羅斯,一邊是中國。那邊的親戚又多,還有很多人從事邊境貿易,吉爾吉斯衝突對新疆地區多少有些影響。值得一提的是吉爾吉斯族和烏茲別克族都是突厥族,而且信仰相近,生活習俗也相近。但是也居然會發生如此慘烈的屠殺。

這對維漢民族來說應該是一大教訓,政府應該創造一個民間交流的條件,應該為老百姓服務,而不應該僅僅通過管制。民族融合是什麼?不是一個民族同化另一個民族,而是應該兩個民族彼此之間互相尊重。應該不僅僅是維族人學漢語,在新疆的漢人也應該學維語。

新疆的漢人不是在一天內成為八百萬人的,四九年的時候新疆的漢人才二十七萬,而且二十萬人是軍人。如果他們懂得尊重的話就應該應該當地的文化,了解當地的文化。新疆目前的維族人有將近一千萬,地方公務員如果要為這一千萬公民服務的話,就應該學習維族人的語言。這些都是政府應該考慮的場面。漢民族是大民族,國家出現問題漢族首先應該負責。因為,是選擇什麼樣的社會制度,是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這是漢族選擇的。維族人沒有任何主動權,學校的學生應該學習什麼?使用什麼教材?哪些人上學?都是政府定的。都是政府決定。我並不認為維族人就沒有責任,但我認為漢族人應該負主要的責任。

另外,我並不認為漢族人應該離開新疆,我從來也沒有,也永遠不會有類似的想法。但是,漢族人既然打着幫助新疆、幫助少數民族的口號移民新疆,那你就不能反客為主,不能使新疆人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你就應該尊重當地的文化,尊重當地的民生。不能僅僅考慮自身的利益,同自身利益無關的就漠不關心,甚至認為只要被你佔有了,那就是你的。這種思維是不對的,這種思維延續下去,漢民族早晚會遭殃。中國目前的社會狀況就足以說明這一點,中國國內血腥暴力事件四起,殘殺幼兒園兒童,殘殺父母這樣的傷天害理的事件屢屢發生,這就說明中國的社會出了問題。所以有些問題不僅僅是民族問題,或者從表面上來看是民族問題,實際上是普遍的社會問題。中國社會或許對個體或者群體尊重的不夠?是否忽視了他人的存在?漢族人是否帶有一種殖民的心態來到新疆?對這些問題政府以及社會各界都應該進行反思,漢族人應該進行反思,維族人也應該進行反思,但是,反思不能是一個人孤立的反思,而是需要一個集體討論的空間,政府應該放開討論交流的空間。

記者:為什麼在當今的網絡時代,維漢民族之間的交流還是那麼困難?

伊力哈木:維族人害怕。不要說是發表個人意見了,有時候是因為一篇自己沒有看的文章也會遭遇。網絡上的監控是十分嚴厲的。

記者:總之,您認為新疆目前的局勢可以說是很安穩嗎?

伊力哈木: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給新 疆新總書記一定的時間。現在對新疆新地方政府的行為作出評估還為時過早。中國的國情原因使得官方針對新疆政策的許多細節都還沒有公布,根據我個人以及我的接觸的有些漢族朋友以及維族朋友的觀察來看,到目前為止還是比較正面的。所以我們現在是處在期待與觀望的階段,我想強調的還是一句話:政府不能使老百姓對未來失去信心。

記者:感謝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接受本台的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