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

“一國兩制”已經變調

音頻 04:48

七月一日,香港回歸中國十三周年,由一個嬰兒長成了少年,但香港一國兩制的政治實驗依然步履維艱,前路迷茫。今天的中國觀察要向大家介紹有關香港回歸中國十三年的分析評論。 

廣告

香港《東方日報》的社論稱:“回歸十三年,亂足十三年。對於大多數市民來說,回歸只不過換了一面國旗、港督換成特首而已,其餘一切都沒有改變,甚至比以前更不堪,所以,回歸紀念日是達官貴人觥籌交錯的日子,也是普羅市民遊行示威的日子。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表面上的歌舞昇平,無法掩蓋民怨衝天,年復一年的七一遊行,其實正不斷為港府敲響警鐘!”

《文匯報》的社論稱:“中央處理香港事務的一切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為了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和港人福祉。”“回顧過往十三年,香港風雨兼程,路途坎坷,種種困難、挑戰和考驗接踵而至,因政制爭拗衍生的政治風波亦是一浪接一浪。但每當香港遇到困難險阻,中央都全力支持香港解決難題,發展經濟,促進和諧。中央推出一系列‘挺港’措施,力助香港克服一個又一個困難。”

香港《大公報》的社論稱:“九七回歸是主權回歸,‘一國’之下才有兩制,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更不是獨立,特區一切政治體制建設和發展,上有憲制、基本法,下有本地立法,不存在‘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在朝在野政黨輪番執政;政制上明確是行政主導,立法於行政是既有制衡、也要配合;民主政治是大勢所趨,不是某些人的專利,更不是激進反對派的專利。在特區,只能有融和政治、溫和民主,不能搞對抗政治、激進民主,後者是不符政治現實,也是決無出路的。”

香港《明報》的社論稱: “表面上香港仍然奉行‘一國兩制’、‘ 港人治港’,但是觀乎近年治港情況變化,這兩項國策和方針,已經變調,而且有漸行漸遠的隱憂。”“回歸之後,中央大力介入香港內部事務,始於二零零三年。在此之前,中央不但自律甚嚴,也嚴令各個部委、地方不能插手香港,當年駐港中聯辦官員,遇到記者提問香港事務,都耍手擰頭,不置一詞。但是,二零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大遊行,觸動了中央最敏感的神經──香港失控,其後中央調整對港策略,以‘不幹預,有所作為’為主軸,未幾董建華以腳痛為由退下,由曾蔭權接任。治港新局面,於焉鋪開。 當年英國管治香港這片殖民地,大政方針來自倫敦,港英政府官員只負日常執行之責,中國決定按期收回香港時,起初拋出轉變只是‘換旗、換督’,意即把英國治港的模式,由中國承接過來。基於種種原因,當年中國這個想法未能實現。現在的‘有所作為’方針,是否等同當年英國治港的模式,還要看更多事態發展。不過,若中央認為‘英國可以英人治港,為何中國不可以京人治港’,選擇以遙控方式治港,則要三思而行。 我們要指出,當年英國治港模式能夠成功,與港英政府權力來源的英國政府的民主實質和傳統,息息相關,加上法治和司法獨立等配套得宜,使香港得以穩定繁榮。現在中國憲法明文規定一黨專政,人民對執政黨的監察程度很低,內地吏治不靖,貪污腐敗成風,以這樣體制、運作為治港基礎,對香港會帶來怎樣的影響,不言而喻。”“若中央對港的有所作為無限制地膨脹下去,而曾蔭權和特區官員又俯首貼耳,銜令執行,則香港走上以法治打壓自由之路,一國兩制就會徹底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