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真

北京學者呼籲警惕中美海上碰撞

音頻 03:44
RFI/Chine

中美關係對當今世界而言十分重要,中美對話也涉及當今世界幾乎所有戰略和經濟熱點。對此,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王緝思對香港亞洲周刊表示,中美關係最令人擔心的是在海上發生碰撞,他說,他發現,北京眼裡的美國遠大於美國眼裡的中國。

廣告

中國媒體中反映的中美之間這樣那樣的事情,遠大於美國媒體的反映。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的,這樣就產生某種不平衡,需要中國很警惕,中國是否到了這種地位,使美國很關注中國,如果沒到,就可能產生一種偏差,中國會把美國並不針對中國的事情,看成是針對中國的。這樣就經常會產生誤差。王緝思說,「所以,一方面我會對美國人說,你要注意中國的敏感,另一方面我也要說,中國人不要太敏感」。中美「在中國的東海﹑南海地區的軍事互信完全談不上,官方語言是加強中美的戰略互信,從學術上來講是沒有戰略互信,表現的潛在衝突點是海上有可能發生不測事件。雙方應該有些危機管理的機制」。

王緝思說,中美之間在經濟上誰都離不開誰,經貿上的關係比一些發達國家之間的關係還要密切。而在政治上又很難達到互信,中國方面老是說美國人要西化,遏制中國。美國方面也會說一個共產黨的中國強大起來,對美國人有很大的挑戰。

王緝思表示,「我並不覺得中國已經到了可以和美國平起平坐的地步,兩國國力不處在同一水平,在世界上的影響也不處在同一水平上。如果在朝鮮問題的影響,或者在東南亞,或者是東亞某些方面的影響,中國有相當影響,但如果離開了這些地區,中國和美國不在同一水平上。美中之間,美國是主動的,中國相對來說屬自保型。

王緝思認為,「中美關係是歷史上所有想象的最為複雜的一種雙邊關係,從學術上來分析,從戰略上或者軍事上來說,這兩個國家很難說會成為朋友,中美關係的目標就是穩定現況」。他認為,中美之間這種不好不壞、時好時壞的雙邊關係會持續很長時間,「其實就是一條彎曲向前的路,是一種常態」。

王緝思在中美兩國多個重要研究機構兼任顧問,被譽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美國觀察家」。他說,中國有很多優勢,但這樣的一種優勢能否轉換成具體問題上使美國的一些戰略計畫得以打消,或者作出一些根本的讓步並不容易。王緝思說,他在不同場合重複一個觀點,中美兩國只要能穩定住,穩定就是目標,而不是好朋友,因為好朋友做不成。「基本就像一個買賣人之間的關係,可以共同做事情。在反恐、氣候變化、金融問題上中美可以合作,不大吵架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