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動向

美中圍繞人民幣彙率問題的較量

音頻 05:33

美中在人民幣彙率問題的爭論於美國財政部上周四向國會遞交了《國際經濟與彙率政策半年度報告》而告一段落。報告沒有給中國貼上貨幣操縱國的標籤,但這並不意味着這一問題已經解決。一如報告所保證的將在未來3個月內監督中國這一亞洲經濟增長最快速的市場是否兌現了自己幫助全球經濟實現再平衡的承諾,今後雙方圍繞這個問題上較量還會繼續。

廣告

這份報告說,中國上個月採取了一個“重大步驟”,停止了人民幣與美元的掛鉤,允許市場來促使其升值。這份原本截至於4月15日的報告得出結論,美國主要貿易夥伴並不是貨幣操縱國,但說現在尚不清楚中國最近實施的彙率改革是否能糾正人民幣被低估的問題。美國財政部說將於2010年10月重新審查這一問題。

美國財政部長蓋斯納說,“重要的是人民幣將以多大幅度以及多快的速度升值。”他說,“我們將繼續密切、定期地監督人民幣升值,並將就繼續努力擴大美國在中國的出口機會,支持美國的就業,與國會進行密切磋商。”

這份報告的內容反映了蓋斯納在人民幣升值問題上為避免與中國發生衝突所作出的努力。蓋斯納曾多次反覆表示,何時讓人民幣升值的問題是“中國的選擇”,轉移了來自美國國會的巨大壓力,其中包括紐約州民主黨參議員舒默,他呼籲人民幣應該更大幅度升值,並威脅立法進行貿易制裁。

布隆伯格通訊社引用紐約的經濟師魯普契的話說,“幾個星期前中國通過允許人民幣變得靈活而為他們自己買到了時間。”他說,“儘管有人進行批評,中國將小心翼翼地採取彙率政策,因為利益攸關,如果出錯,不僅中國自己,而且對世界經濟也一樣會是個災難。”

中國政府上周六公布的數據顯示,出口增長強勁,中國6月份貿易順差意外擴大。這可能會令中國政府在加快人民幣升值步伐問題上面臨更大的國際政治壓力。

美國亞洲協會執行主任麥特茲爾在接受布隆伯格通訊社採訪時說, 6月19日,中國宣布人民幣與美元脫鉤後人民幣升了0.8%,這是微不足道的,人民幣的價值並沒有發生實質性變化。他說,要觀察的是兩個問題:首先,人民幣是否應該成為與市場相連的貨幣,其次,當與市場相連時人民幣會受到怎樣的影響?是否會如觀察家們預計的那樣一旦允許其浮動,會有較大幅度的升值,因為按照估計,人民幣被低估了20%到50%。

麥特茲爾說,按照實際情況,中國政府對人民幣的管理當然是一種操縱貨幣的形式,但是如果蓋斯納實話實說,那麼就會啟動整個難以駕馭的政治進程;而中國也清楚地了解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麼它在每一個階段,都會採取絕對是最低限度的步驟來試圖改變政治環境。麥特茲爾說,在加拿大20國峰會前,中國宣布人民幣將與美元脫鉤,這是一個在最後可能的時機作出的最低的可能調整。但是他問道,這是否意味着中國彙率改革的開端呢?他認為蓋斯納做得對,就是觀察人民幣的走勢,即,如果在未來的6個月里,沒有出現有意義的改變,那麼他說,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其他任何人都會預期,美國國會將會有更加強烈的反應。根據美國法律,政府必須每半年對貨幣與美元掛鉤的政府是否操縱其貨幣作出報告。

奧巴馬政府在處理人民幣彙率問題上可以說一直在頂着國會的壓力,這是否說明美國在金融危機中處於弱勢,害怕一旦定其為貨幣操縱國中國會採取報復行動呢?
麥特茲爾說,美中兩國關係是一種雙向關係。美國對中國有許多需求,而中國也絕對對美國有着許多需求,也許目前中國對美國的需求還更多些,未來這種情況也許會改變。所以他說,雙方首先要考慮的是在自己的需求中哪些是優先項目,比如奧巴馬總統在國情咨文中說,要在未來5年中讓美國的出口增加一倍。但是,如果人民幣一直像現在這樣被低估,怎麼能做得到這一點?他說,美國推動這一問題的解決以使全球經濟獲再平衡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但是他又說,雙方的關係非常複雜,這是一個雙方都互有得失的問題,必須玩得謹慎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