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輿論看中國

中國經濟正處於經濟模式轉型的關口

音頻 05:46

在今天的《法國輿論看中國》節目里,我們向大家介紹本周四(7月15日)出版的法國《快報》周刊上一篇關於中國的文章。這篇文章由《快報》周刊重慶特派記者Benjamin Masse-Stamberger撰寫。針對中國各地近期發生的一系列要求改善工作條件、增加工資的罷工活動,作者認為,這些社會衝突顯示中國經濟深處正波濤洶湧,中央政府試圖引導這場高風險的變遷。

廣告

文章寫道,儘管工作不穩定,很辛苦,而且工資不高,但這些農民工都夢想過上更好的生活,遠離農村無事可做的煩惱以及貧窮。非常明顯的變化是,這些中國經濟奇蹟取之不盡的農民工如今決心鬥爭,爭取他們的作用得到承認,索要應當屬於他們的那部分果實。對於政府來說,農民工的命運已經成為他們揮之不去的憂慮。文章引述一名在北京清華大學任教的美國經濟學者指出:中國政府深知,政府的合法性只能來自所有階層的老百姓生活得到改善。這也就是為什麼政府發出了和諧增長的口號。

文章指出,現代化發展引發的緊張關係已經越來越明顯。首先是一系列的校園兇殺案。對於一個為了下一代的美好前程不惜一切努力的社會來說,對“小皇帝”行兇觸動了這個社會的象徵。很多人都認為這些社會新聞顯示出經濟奇蹟內部的問題,也就是那些被發展遺忘的人群。這個體制以一種無人可以超越的速度創造財富,也以同樣的速度破壞所有坐標,在經濟增長受益者與被發展排斥在外者之間製造出一道鴻溝。

《快報》周刊記者寫道,繼校園兇殺案之後,這種困惑開始觸及這個世界工廠的工廠。自殺像流行病一樣衝擊深圳台資企業富士康集團。這裡有四十萬員工為蘋果牌iPad平板電腦、索尼牌遊戲機、或者諾基亞的手機生產部件,他們每天只能眼看着這些高科技產品從他們的手中流過,因為僅憑每月只有一千元左右的工資,他們永遠不敢奢望可以購買他們。當他們意識到他們永遠不能像城市年輕人那樣生活的時候,有些人崩潰了。一位音譯名為劉凱明的社會問題專家向《快報》周刊記者表示,幾年前,民工還能順從地接受艱苦的勞動條件。新一代農民工消息更靈通,更了解自己的權利,他們有更多的要求。但是,一名關注打工妹命運的記者向《快報》周刊記者提醒說,農民工並不想反對體制,他們只是想也能分享到利益。

這篇文章列舉了在本田、豐田等工廠發生的罷工活動後指出,事實上,最近幾年,力量對比出現一些變化。獨生子女政策帶來的人口老齡化,以及中國內地經濟的發展致使沿海地區勞動力出現短缺,尤其是那些有技術的勞動力。一名在上海僱傭着上千人的法國企業家表示,最近兩年,儘管他每年都大幅上調工資,但仍然很難招聘到人員。

《快報》周刊這篇文章介紹說,儘管中國媒體受到當局嚴密控制,但還是廣泛報道了這些社會風潮。因為,在一定程度上,這些罷工活動對政府有利。罷工工人爭得工資增加符合政府推動經濟轉型的努力。在清華大學任教的美國經濟學者分析指出,中國正處於一個轉折點,要從以出口和生產附加值低的產品為中心的經濟模式,向以國內消費帶動的增長模式過渡。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提高購買力。

快報周刊寫道,上海的新興中產階層和富有階層都聽到了政府鼓勵消費的口號。這裡的工資水平是全國最高的。購物熱開始擴散。新天地街區曾經是法國租界,如今這裡有西方社會最豪華品牌的商店。就在1921年中國共產黨第一次黨代會的會址附近,豪華飯店、時髦品商店、夜幕降臨時就已經擁擠的夜總會,等等,比比皆是。政府近期宣布的調整人民幣彙率措施使得出口價格提升,也是為經濟模式轉型的需要。

《快報》周刊的文章引述法國當代中國研究所負責人於謝指出,中國政府知道這是在走鋼絲,因為政府並不想讓外國投資望而卻步。更何況,中國還有其他問題,比如房地產泡沫擴大,環境問題,地方政府負債問題,等等。在清華大學任教的美國經濟學者總結說:“中國正處於一個難以把握的轉折關口,他必須放棄到目前為止一直運作良好的模式。倘若轉型失敗,中國有可能步日本的後塵,也就是在很多年內,沒有強勁的經濟增長。但倘若轉型成功,就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中國再向前飛躍,在幾年內變成全球第一大經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