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

美中之間在人民幣彙率問題上暫時休戰

音頻 10:53

廣告

最近,美國財政部在向美國國會提交的報告中,並未將中國列為彙率操縱國,似乎暫時緩減了一下中美之間在人民幣彙率問題上的緊張氣氛。不過美國國會很多議員依然準備就中國彙率問題推動相關立法,以促人民幣加速升值。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卡恩最近也指出,人民幣彙率被顯著低估,但同時警告稱,即便人民幣彙率重估,也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有中國學者認為,美國只是在處理對華經濟政策的手腕上顯得更為老辣或者隱蔽。美國儘管巴望人民幣升值進而從中獲益,但短期內可能並不指望能複製當年的“廣場協議”,以令人民幣彙率按照美國預設的軌跡變動。畢竟日本的前車之鑒實在太深刻。

路透社的報道指出,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中美兩國在重大問題上的默契又再一次得到證明。在中國宣布重啟人民幣彙率改革僅三周之後,美國財政部終於公布了堪稱史上拖延最久的關於主要貿易夥伴國彙率半年度報告,果然意料之中未將中國貼上彙率操縱國的標籤。中美兩國"以退為進"的思維,在承擔全球經濟復蘇上共同體現出負責任的態度。此份報告出爐後,在華府正準備迎接11月的國會期中選舉前,相信大部分美國議員不會貿然啟動立法程序,以出台針對中國的貿易制裁,令雙方都有時間和空間,通過蹉商、溝通、退讓等更有智慧的手段,達成更有利於雙方的經濟發展模式. 但也應該看到,此報告的出爐並不能緩解人民幣實際上的長期升值壓力,中方在爭取到時間、空間以後,應更加立足於科學發展觀的需要,堅定優化中國經濟結構,改變發展模式的信念。

中國貨幣政策委員夏斌指出,對於美國來說,最大的核心利益在於要穩定以美元為主的全球貨幣體系,以吸引資金源源不斷地繼續流入美國;對中國來說,目前出口仍是推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同時還肩負着就業的重任.因此,在彙率改革的行進步伐中,需要小心謹慎,要按中國利益所需的節奏前行。夏斌稱,人民幣彙率不是中美貿易不平衡的主要問題.就算人民幣升值了,從中國買的少了,美國還需要從越南,或者印尼買,貿易赤字的問題同樣還存在。在美國財政部的報告出台的前二天,對美國最關心的核心利益,中國也釋出最大誠意。儘管兩國仍要面對國內不同的利益政治考量。
掌管中國2.4萬億外彙儲備的中國外管局公開表示,美國國債具有較好的安全性、流動性和市場容量,交易成本較低.長期以來,都是國際投資者的重要投資對象,世界很多中央銀行都持有美國國債。而美國國債市場對中國來說也是一個重要的市場。外管局並表示,"外彙儲備持有美國國債是一個市場的投資行為,增持或減持美國國債都是正常的投資操作."而外彙儲備經營多年保持穩定收益,資產收益率高於美國通貨膨脹率,並對取得長期、穩定、較好回報有信心;而人民幣升值造成的外儲賬面損失也遠小於金融資產賬面盈餘。

美國財政部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至4月末持有美國國債為9,002億美元,高於3月末的8,952億美元,仍為美國第一大債權國。中國則以2.4萬億美元的外彙儲備量,位居全球第一。有中國學者指出,美國要達成他的核心利益,就不得不依靠中國這樣持有大量儲備的國家。目前只有資本繼續不斷流入美國,他才有可能獲得解決自身問題的時間和空間。僅以中國未被列入彙率操縱國來說,對中國的外貿行業也存有利一面,爭取到了轉變的時間和空間,避免了美國部分不滿人民幣彙率的議員,啟動貿易制裁程序的可能性。美國許多國會議員都相信人民幣被低估最多達40%,並稱這讓中國在國際貿易上取得不公平的優勢。他們已推進議案,以對部分中國商品課徵新稅。

就人民幣升值的空間,中國國際金融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哈繼銘也則指出,人口結構對消費起到重要推動,"嬰兒潮"一代人的下一代,即所謂的"80後",正陸續進入20-30歲階段,使得2005-2015年中國處於結婚高峰的"黃金十年".同時收入跨代轉移加快了這一年輕群體的消費"由儉入奢"。過去節儉的消費模式,正在被人口結構的變遷所改變.。但王涵指出,由於中國勞動生產率的不斷提高,人民幣的確存在着不斷升值的壓力。"長期看,人民幣應該還會是緩慢升值,而經濟結構改變的程度,決定不同階段人民幣升值壓力的大小。"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6月中國進出口貿易順差為200.2億美元,這是繼3月份出現貿易逆差及4月份貿易順差額僅為16.8億美元之後,中國貿易順差連續兩月高企,且創去年10月以來的新高。一位中資銀行研究員表示,“一方面,繼5月和6月中國的貿易順差擴大之後,預計七八月份仍會延續這一趨勢,這將直接導致人民幣升值壓力驟起。另一方面,近來‘熱錢’又出現迴流的狀況,也會對人民幣升值形成一定壓力。”巴克萊資本中國經濟研究主管兼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表示:“出口的強勢增長和貿易順差的進一步回升,預計會加大對人民幣彙率的壓力。”彭文生指出,在參考一籃子貨幣的前提下,美元對人民幣彙率將主要取決於美元交叉彙率,特別是歐元對美元彙率。他進而預計,未來12個月,人民幣有效彙率將適度升值約5%。

法國東方彙理銀行新興市場研究及策略主管巴布認為:“中國重啟人民幣彙改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彙率的波幅擴大明顯;而且由於歐元兌美元大幅貶值,人民幣兌歐元升值更是凸顯。在中國對歐洲出口比重已經高於對美國出口的情況下,中國央行勢必會抑制人民幣升值的速度。”巴布則預測,人民幣對美元彙率在年底達到6.73,而到明年年底達到6.4。

同時,興業銀行資深經濟學家魯政委指出,未來中國的彙率政策應避免因對出口過於樂觀而盲目升值。他建議:“在當前人民幣彙率籃子中,應大幅提高歐元所佔比重,人民幣可考慮更多隨歐元波動。這樣,一方面可以相對弱化歐元貶值對中國出口的影響,另一方面,作為美元指數中佔比高達57.6%權重的貨幣,歐元就是美元的對立面,人民幣更多隨歐元波動,也可以真正做到人民幣彙率兌美元變得更富彈性、更多雙邊波動。”

法國巴黎銀行董事總經理歐文對路透社記者表示,中國重啟人民幣彙率改革,目的不是為了升值,而是最終讓人民幣實現自由兌換。他相信中國將以香港作起步,五年後實現人民幣自由兌換。他稱:"中國希望外國供應商接受人民幣帳款,則必須讓人民幣兌美元、歐元和日圓升值,以保證不會因持有人民幣而蒙受彙率損失."外界普遍認為人民幣10年後才能實現自由兌換,歐文則稱,如果香港的非正式渠道或跨境人民幣交易數量增多,中國便更有信心實現自由兌換。他認為人民幣將逐漸升值,因此對股市不會有太大影響。

除人民幣彙率問題之外,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依然嚴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副貿易代表馬蘭提斯上周四警告說,中國對美國出口商品設阻和歧視外國企業的政策正給美中關係帶來危險的壓力。他在一次演講中指出:“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已近十年,現在是時候兌現以往承諾,並提供新的市場准入了。不然,這不僅雙邊關係會受損,多邊貿易談判也將受到影響。”他並稱,為保護美國的貿易權利,美國已做好在必要情況下,向世貿組織提起新的對華申訴的準備。馬蘭提斯避開了彙率問題爭議,但在回答提問時表示,奧巴馬政府對國會的相關立法動議“尚未確定立場”。馬蘭提斯稱,中國出台了大量有利於國內企業、不利於外國企業的工業政策,美國製造商、農場主和服務行業還面臨中國樹立的其他許多貿易壁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