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真

湖南“公捕公判”──法制回到文革

音頻 04:03

這天是7月14日,在湖南婁底市,烈日下的足球場擠滿了看熱鬧的人,而正前方的檯子上,身穿黃色馬甲“囚服”、雙臂反剪、五花大綁、脖子上掛着大牌子的人低頭一字排開,每個牌子都用超大的字體寫着名字和罪名,如“盜竊犯某某某”,甚至“犯罪嫌疑人某某某”。這就是湖南婁底市與婁星區兩級政法部門主導下的公判大會。

廣告

最近,在湖南婁底市與婁星區兩級政法部門主導下,共有32名犯罪嫌疑人被公開逮捕,20名罪犯被公開宣判。約有六千人圍觀了這次大會,包括有組織的中學生。官方指出,“公捕公判”的目的是給國有鋼鐵企業、當地經濟支柱湖南華菱漣鋼集團“優化環境”  52名被“公捕”及“公判”者的罪名多是盜竊或者涉嫌盜竊漣鋼財物。

這天是7月14日,烈日下的足球場擠滿了看熱鬧的人,而正前方的主席台上,身穿黃色馬甲“囚服”、雙臂反剪、五花大綁、脖子上掛着大牌子的人低頭一字排開,每個牌子都用超大的字體寫着名字和罪名,如“盜竊犯某某某”,甚至“犯罪嫌疑人某某某”。

中國幾大門戶網站都對這次公判大會進行了重點報道,視頻隨後也在網上傳播,引起了輿論強烈震驚。不到一天時間,網易跟帖已經超過五千條,新浪微博轉帖也翻了十幾頁。類似文革批鬥的畫面引來網民尖銳批評,“這是現代社會嗎”﹑“婁底的官員好懷舊”。更有網民表示這是“中國司法之恥!”“無人權觀念,傳文革遺風,丟人的不是嫌犯,而是該市政法委書記、司法局長及公檢法三長的臉!”

1983年“嚴打”之後,“公判大會”“掛牌遊街”等已逐漸從中國人記憶中淡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等部門,曾在1986年和1988年兩次下達《通知》,明確和重申“嚴禁將死刑罪犯遊街示眾”。2003年,最高院又發布通知,明確“不得為了營造聲勢而延期宣判和執行”,否定“集中公審公判”的做法。2004年,“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首次被加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可是,湖南婁底自2005年以來,“公捕公判”已進行了五年。當地領導還把“公捕公判”視為政績,引以自豪。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表示,當地領導的這些觀念令他愕然,稱這是地方官員“缺少知識”的表現;“首先,公捕公判是完全非法的、踐踏人權的行為。《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一個犯罪嫌疑人被法院判決有罪之前,必須被認為是無罪的,這是所謂無罪推定原則。如在司法程序還未激活時,就讓所有社會公眾都認為你就是犯罪分子,這顯然是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而且會對後期判決構成很大壓力。”

至於當地官員所強調的“震懾作用”,賀衛方強調:“太多人相信這一種方式對其他人是種威懾,而從未有任何實證經驗表明,無論是死刑執行,還是大庭廣眾宣布有罪,有真正的威懾作用,沒有。地方官員要是多讀一點書,應該知道,殺一個人並不能夠震懾另一個人。”

亞洲周刊表示,進入21世紀,西方媒體稱之為“中國的世紀”,在中國,這場被當做“成果”、五花大綁展示的大戲,真的還能繼續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