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湖北法官馮繽為妻維權而遭免職

音頻 05:53

中國大陸上訪維權案例層出不窮,一般上訪者多屬弱勢民眾,因無依無靠,需要他人幫忙維權。但最近湖北省出現一個例子,上訪者卻是一名法官。身為法官的馮繽兩年來為幫助妻子維權,穿着法袍多次上訪,引起社會關注。任職湖北省孝感市中級人民法院的馮繽,因為妻子遭到工作單位的不當辭退,親自出面為其妻維權,結果卻被法院免職

廣告

中央社引述中國媒體指出,日前,湖北省孝感市中級人民法院發文,免除了馮繽助理審判員職務。
實際上,免除馮繽的決定是在本月8日經孝感市中級人民法院第17次審判委員會研究決定的。而馮繽本人是在26日下午才接到這一決定。

根據中國青年報的報道,馮繽的妻子胡敏工作十年後卻被辭退,身為法官的馮繽兩年來為幫助妻子維權,穿着法袍多次上訪,引起社會關注。
報導指出,兩年來,馮繽走過了一條相當坎坷的依法維權路。妻子胡敏和馮繽同在孝感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是一名後勤人員。2008年,孝感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清退「臨時人員」為名,要求胡敏和一家勞務派遣公司簽合同。

而胡敏及其家人認為,作為孝感市中級人民法院唯一一個工作了十年的後勤工人,按當年新施行的《勞動合同法》,法院應當和她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她應當成為法院的正式職工,而不是一名合同兩年一簽、隨時可能無工可做的勞務派遣工。法院方面沒有理會胡敏的要求,直接停掉了她的工作
由於馮繽認為法院的行為已經違反了中國新推出的《勞動合同法》,所以親自代理妻子的桉件,將自己的工作單位孝感中院一狀告上了法院。
馮繽的訴訟之路歷經困難,案子遲遲不能立桉。在無奈之下,馮繽就穿上了法官袍子,胸前別著法院的徽章,來到湖北省高院門口上訪。但接連多日,竟然沒有一個人肯正式接待他。馮繽感到絕望,於是開始堵法院的大門,看到有車開出來,他就用頭往上撞,最後終於等到了案件開庭的傳票。他曾感嘆說,「開庭簡直是我拿命拚來的」。
報導稱,在案件一審時,法庭雖然認可胡敏與孝感中院十年的勞動合同關係屬實,但並沒有判決孝感中院與胡敏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只是要求孝感中院補齊胡敏十年的社會保險金。案件二審結果,維持原判,另行判決孝感中院補償胡敏6000元。

馮繽因為不服這些判決,因此去年10月向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要求啟動再審。申請再審的材料提交已過了大半年,早就超過三個月的期限,馮繽提出的勞動糾紛案件再審的申請遲遲得不到任何回覆。他於是再於6月21日至23日,一連三天身穿法官服,胸佩國徽,站在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大門口的警戒線外再度上訪,手舉一個大牌子,上面寫着一個大大的「冤」字。
糟糕的是,馮繽不但沒因此收到法院的答覆,反而在前天(26日)下午,他竟然接到了工作單位,亦即湖北孝感市中級人民法院給他的革職信,孝感中院把馮繽從該法院助理審判員的職務革職了。
就中國大陸的許多上訪維權案例,透過媒體的披露顯示,有訪民因維權而遭報復對待,有訪民遭到地方政府派差役抓回老家去“曉以大義”或被“整肅”,更有婦女在上訪維權期間被上訪村警衛強姦,社會大眾普遍知道這些弱勢訪民的狀況,他們往往為了能“討個公道及說法”而出極大代價。
而本身貴為法官,可說有一定社會地位的馮繽也被逼得必須“上訪”,而且結果也未能逃脫遭“報復”,被革職的對待。馮繽可說為妻子喊冤上訪而賠上了自己的法官職位,同時也賠上了目前全家賴以為生的飯碗。
雖然也有人認為,馮繽的“不屈不撓”的精神表現了他對法律的信仰,值得肯定,但同時也有人因馮繽的遭遇,而對中國的法律唱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