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眾之音

陳克祥的來信和劉詩之來稿

音頻 12:58
作者: 肖曼
35 分鐘

本台在8月16日收到山東聽眾陳克祥的來信,講述他與山東博山文化局打官司,雖然他贏了官司,博山文化局應當償還他369419元,但博山文化局與博山法院相互勾結拒不履行,致使他自己負債纍纍,為還債,他願意出賣自己的身體器官。另外,今年8月9日,本台收到北京聽友劉詩之的一篇來稿,題目是:“紀念舉辦奧運會二周年”。 

廣告

首先播出山東聽眾陳克祥的來信,他在信中介紹了自己的處境:

”我叫陳克祥,住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城張村(租住),男,48歲,漢族。身體健康,除精神疲憊外,無其他疾病。本人因為一場民告官的官司,早已傾家蕩產,並欠下了巨額債務。然而,法院為了袒護被執行人(政府)的利益,居然有法不依、知法犯法,千方百計拖延執行,至今已拖16年之久,一分錢也沒有執行到,給我造成了嚴重經濟損失。

由於債務拖欠時間太長,債主早已失去耐心,天天登門催要逼債。面對債務的壓力,我哭訴無門,一籌莫展。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我作為一名孔子故鄉的人更應守信、以誠待人。在走頭無路、無可奈何之際,我別無選擇,只能靠出賣自己身體器官!以此用來償還巨額債務。只要能保住我這條賤命,凡是我身上可以移植的器官任君選擇!

當前,中國政府極力倡導:創建和諧社會,堅持依法治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尊重和保障人權。但實際上卻恰恰相反:博山文化局是政府機關,明明完全具有償還債務的雄厚實力,卻利用手中的權利和特殊地位欺壓百姓,勾結某些法官徇私舞弊拒不執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成為一句空話!

造成今天這種悲慘局面,絕非什麼“失誤”或“錯誤”,而是地方政府在蓄意迫害。十六年的煉獄生活把我折磨得死去活來、痛不欲生。 通過這場官司,我總算領教了什麼叫做政法腐敗、什麼叫做邪惡勢力、什麼叫做沒有人權!

如今,我的合法權益和血汗錢,無端葬送在老百姓依賴的、神聖的人民法院和政府手裡,這不僅是我的不幸,而且是法律的悲哀!在此,懇切請求國際社會各位有良知的人們,伸出援助之手,幫我度過眼前難關,伸張正義!謝謝!“

聯繫電話:13853391164 郵箱:laochen2008@126.com

今年8月9日,本台收到北京聽友劉詩之的一篇來稿,題目是:“紀念舉辦奧運會二周年”,下面是來稿內容

”我國轟轟烈烈舉辦的奧運會二年過去了,大家看到的是圓滿的一面,另一面卻埋在鳥巢地下永遠不為人知了。得與失,圓滿與否,那要看說是真話還說假話了。

每當說起奧運會,我首先想起奧運項目,我們周邊的小國家蒙古,泰國,韓國,日本等在奧運會裡都有他們自己的體育項目入圍,泱泱大國的中華民族居然卻沒有一個項目進去。本來我們的武術在電影里飛檐走壁,出神入化,輕功神乎其神可飛天,氣功無敵頭可砸磚。總覺得精深程度可有一拼,可是人家好像說那是你們集成了周邊國家的運動項目而已,小技巧,小KS啦。那麼幻虛幻實的太極拳呢?很遺憾,據說,還不如印度瑜伽在世界各地有名氣。一個十幾億人的民族沒有自己讓世界認可的體育項目,真是一種恥辱,一種悲哀。但是我們還是有N多理由申辦了。。。。。

不管怎麼說,這次沒有出現抗議、騷亂,可算是成功的(當然在中國不管開什麼會都沒有不成功的),盛況隆重的程度達到空前奢華級別。從花樣百出的場館建設以及動用軍隊治安保駕到用2.2萬人蔘演的開幕式,燒錢壯舉創造奧運史記錄。到底花了多少錢,始終未見國家有關部門正式決算公布,總之含糊說的3000億的預算是遠遠打不住的,沒人追問,一筆新的糊塗賬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不管怎麼說這次中國舉辦的奧運會是奧運史上開創了天價記錄的奧運會。中國太有錢了!一個改變外國人對中國看法的信息通過奧運會傳遍世界,改變外國人說我們貧窮的不良印象,影響極大。看過這屆奧運會後的許多國家都為申辦奧運退避退避三舍,就連接過下一屆奧運旗幟的英國都有些不寒而慄了,與其說奧運是世界體育競技的盛會,毋寧說中國政府把這屆奧運會完全演義成世界體育燒錢盛會。沒有國力的國家或不是高度集權的獨裁專制的國家,按照中國引導的這個燒錢的奧運模式辦下去,恐怕奧運會的盡頭為期不遠了。

這屆奧運會賠了多少? 官方非正式說,我們沒有賠,還賺了。收入16.25億美元, 支出16.09億美元,盈餘0.16億美元,也就是1600萬美元,不過拉動中國經濟增長4個點的GDP這個倒是可信的,譬如至今剎不住車的高房價和日益飛漲的生活物價。

受益只有權貴一小部分人,不僅撈足了鈔票,還往臉上貼了金。受害的是廣大老百姓虧空了積蓄,掙紮在社會底層任人蹂躪,餓死,病死被拋到陰暗角落沒人看得見。

高房價的燙手山芋就是奧運惹的禍。新一代負產階級的誕生似乎也沾了奧運的陰光(陽光自然是給一小部分特權階層的),老實講,我這個屁民當時心裡就不同意辦這個根本與老百姓沒有什麼鳥關係的奧運會,主要擔心怕奧運會在北京舉辦再製造出幾個發了亞運會大財的陳希同式的富翁。當年如果沒有亞運會,他不至於一下子撈到40億那麼多。

當然申辦奧運也有促進政府服務人民意識的一點轉變。譬如,申辦奧運之前,中國的警察是不救人難的,中國消防隊也是不救人難的,中國的急救中心是定向救人的。一個實例說出來會讓世界笑掉牙,就在奧運獲得批准前,中國老百姓自己如果出現意外危險,政府職能部門是絕對不管的,某市四個孩子鑽進舊防空洞里玩,出不來了急需營救,有一個人看過美國電影《緊急營救》是描寫消防隊救一個掉進管道了的嬰兒故事,於是他給119打電話求救,119回答:“我們是救火的,沒着大火我們不管這事”。大家給120打電話,120說“我們只搶救危重病人去醫院,這事我們不管了”,有人給110打電話,結果110兇巴巴大聲訓斥:“沒有發現謀殺犯就別來騷擾我們,你們這種無理取鬧行為應該對你們罰款後拘留處理!”。

可憐那幾個孩子只能被整個街區的老百姓在沒有適當工具下施救,直到用了一天時間才砸破鋼筋水泥牆,最後救出來了,可是四個孩子已經死三個(多年不用沉積高濃度二氧化碳有毒氣體)。此類案例舉不勝舉。申辦成功後,政府多了一項服務人民的職能,這種事件少了。這是申辦奧運帶來的進步。

我們辦的特色奧運,就是一個詞:奢華。主要體現在場館建設和奧運服務上,場館建設高投入不求什麼回報。而在服務上我們吃了大虧,是無人知道的,據內部人透露:中國按照世界各國生活習慣飲食風格,一一配備,同時也為了讓外國人嘗到中華美食,我們的傳統食品,製作精良,專品專供(享受高級國家幹部待遇),絕無轉基因,絕無農藥殘留,每一道加工工序都有流水記錄,以便保證質量可靠。

可是,萬萬沒想到,很多發達國家運動員及觀眾根本不相信我們給他們特供食品安全性,他們寧可帶頭去肯德基,麥當勞也不到我們場內的專業專用各種餐廳用餐,其他國家運動員和觀眾緊隨發達國家運動員和觀眾屁股後,他們不來誰都不來,偌大餐廳開始前十天居然沒人光顧!一個內部清潔工親口告訴我,那些剩下的食品,他們內部自然分發不了,怎麼辦?扔!每天都用大汽車一車一車的把那些高級中餐,西餐食品拉到垃圾場倒掉!你說倒黴不倒黴?

而場外的北京城,全城摩拳擦掌準備迎接人山人海般的老外客人,怕客房不夠用,居然準備了數萬套家庭賓館,然而,從開會那天開始直到結束,不要說家庭賓館就連所有正規賓館入住率遠遠不如會前的一半!外地人控制進京,外國人可能基於東突要恐怖襲擊原因,看完就走或飛境外住宿。北京城在奧運期間除了定點志願者和維穩的老太太,居然冷冷清清,很少看到遊人如織的景象,我每天上班從不堵車。

由於環境污染問題,還有個別國家居然聲稱帶防毒面具來參賽,於是我們政府多次保證:北京的空氣質量絕對達標,你們可以帶儀器來測試。的確,為了開奧運,政府下令,北京周邊方圓數百公里內所有涉及污染企業全部停工。可見我們政府對奧運的重視度。

出現這個尷尬局面與當時外部情況國際形勢和國際關係緊張有關,因為西藏問題,人權問題等,尤其發達國家對中國異議較大,以至於奧運火炬傳遞創造了全球抵制的奇蹟,形成了民間圍追堵截的態勢,奧運火炬自從希特勒發明傳遞以來,從沒有出現集體行為,甚至政府行為方式的對奧運火炬拒傳遞抵制,以至於很多明星、大腕拒絕參加這屆奧運會,原定的好萊塢大導演斯皮爾伯格辭去北京奧運顧問,拒絕為開幕式做導演,各國首腦險些不來。總之,中共的政治形象顏面掃地,着實讓我們丟盡了面子。

希望有朝一日我們中國人當家作主站起來的時候,不要忘記挽回這個世界面子。“

劉詩之
2010-8-9 北京